5月 01, 2013

沃爾特·施洛斯專輯




   
你很難不喜歡沃爾特·施洛斯----這個老頭用一輩子的時間和5016%的年複合回報率告訴華爾街,投資是件簡約的事情,完全DIY也能做得很好。真正 有價值的投資理論在上個世紀30年代,格雷厄姆已經幫你弄好了,要做的只是理解與堅持,以及必要的變通。在施洛斯辭世一周年之際,在目前這個經常用 投資來嚇唬人的時代,讓我們再聽聽他那樸素有效的投資方法吧!

     
施洛斯指出;我們的投資方式關鍵在于,我們的買入是與市場反向的,正如格雷厄姆在《聰明的投資者》裏面說的,如果你買股票,就像你買雜貨店,不是買香水,那就對了。

   “
你必須决定你到底想要做什麽。所以我們决定,我們買那些陷入困境的股票,有賬面價值基礎的,股價在低點附近而不是在高位,那些沒有人喜歡的股票。

     
施洛斯的存在,對個人投資者來說應該是個極大的鼓舞,他用自己的經歷和能力證明只要方法對頭,即使是宅在家中也依然有可能成爲一個優秀的投資者。

沃爾特·施洛斯的16個賺錢因素

   
施洛斯認爲,投資者應該使用一種能够使他們安穩睡覺的投資哲學。無論選擇了哪種投資哲學,投資者接下來都必須嚴格遵循他們選擇的理念。長期堅持,幷且隨著 經驗的積累使得該投資理念逐漸變得更加明晰,經過多年的積累最終會收穫良好的效果。在不好的市場年景裏,投資者依然需要對自己的投資理念抱有信心。

  沃爾特·施洛斯有自己的16 個投資經驗,他所認爲的在股市中賺錢的因素爲:

  1、相對于價值來說,價格是最重要的因素。(如果你買進時股價過高,那麽就算是買了全世界最好的公司的股票,也會變成最糟糕的投資。同理,如果你低價買進一隻股票,哪怕公司基本面平平,也可能會成爲你投資組合中的明星。)

  2、用心建立公司價值的概念,記得股份代表了一個企業的一部分,不只是一張紙。

  3、以賬面價值爲出發點確定企業的價值,要確保公司的債務不大于股權價值。

  4、有耐心些,股市不會馬上上漲。

  5、不要因爲消息或股價突然上漲而買入,如果專業人士可以這樣做,就讓他們去做吧。不要因爲壞消息而賣出。

  6、不要害怕孤獨,但必須確信你的判斷是正確的。雖然你不能百分百的肯定,但要努力尋找你判斷的弱點。在股價下降後買入,在上漲一定程度後賣出。

  7、一旦你做出了决定,要敢于相信自己。

  8、樹立自己的投資理念,幷努力遵循它。這正是我找到的成功之路。

  9、不要太急于賣出。如果股票價格達到你所認爲是合理的水平,那麽你可以賣,但人們往往因爲股票上漲50%而賣掉它,將賣出與否和盈利關聯。賣出前重新評估該公司的價值,對照其賬面價值看是否需要出售股票。

  10、當買入股票時,我發現在最近幾年的低點買入是很有用的。

  11、按照資産淨值的折扣價買入,這比以企業盈利爲標準買入更靠譜一些。

  12、聽從你所尊重的人的建議。這幷不意味著你要接受它們。記住錢是你自己的,一般來說,保存財富比掙錢更難。一旦你失去了很多錢,這將很難掙回來。

  13、儘量不要讓你的情緒影響你的判斷。買入和賣出股票,恐懼和貪婪可能是影響它們的最糟糕的情緒。

  14、記住複利的魔力。

  15、喜歡股票而不是債券。債券將限制你的收益,通貨膨脹會降低你的購買力。

  16、小心杠杆。它可能對你不利。

   
這些聽起來簡單,但在實踐中很難,因爲人們總是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

  

            
超級投資者:沃爾特·施洛斯

   
如果世界上有10000篇關于價值投資者的文章,寫巴菲特的至少有5000篇,這倒沒什麽不妥,人們對天才的關注總是不嫌多。但是,在格雷厄姆的信徒中,投資高手還有很多,最不容忽視的一個人應該要算是沃爾特·施洛斯(Walter J. Schloss)。

   說起來,沃爾特·施洛斯和巴菲特師出同門,他比巴菲特大14歲,曾經也是格雷厄姆-紐曼公司旗下的雇員。在爲格雷厄姆工作9年半之後,1955年開始獨立管理資金,幷成立了自己的有限合夥公司,此後一直到2003年他才停止管理別人的錢。

   在替合夥人管錢接近50年的歲月中,施洛斯的年複合回報率高達16%,這是扣除了全部費用的結果,而同期標普500指數的回報率只有10%。換句話說, 施洛斯的投資期間累計回報率爲1240倍。做過投資的人,都知道這是一個多麽驚人的成績,所以,巴菲特後來會稱他爲超級投資者

  施洛斯偏愛冷門股,經歷了美國的18個經濟衰退,時間甚至可以追溯到伍德羅·威爾遜當總統的時候,這個老派的價值投資者,通過這些危機賺了很多錢,而且使他成爲投資史上不間斷投資時間最長的投資者之一。

   2008年《福布斯》的一篇采訪中是這樣描繪施洛斯的,他是個有著濃密眉毛的慈祥的長輩,那種悠閑的方式是賺快錢的投機者無法理解的。他從來沒有擁有 過一台電腦,他從早晨的報紙獲得報價。他的財務信息主要來自公司的財報,通過郵遞或從價值綫(一家提供財務數據服務的公司)得來的二手文本。

   這一點從他小到被巴菲特戲稱爲壁橱的辦公室就可以看出來,施洛斯的公司開始只有他一個人,1973年他的兒子埃德溫·施洛斯加入進來,他們倆從不用 證券分析師,也沒有交易員,甚至連個秘書都沒有。更奇特的是,施洛斯父子爲了保持獨立性,幾乎不與外界接觸,不去調研也不與公司管理層進行溝通,沒有任何 特別的信息渠道,他們只是用簡單樸素的方法作投資判斷。

  因此,有施洛斯的存在,對個人投資者來說應該是個極大的鼓舞,他用自己的經歷和能力證明只要方法對頭,即便是宅在家中也依然有可能成爲一個優秀的投資者。

  

  師承格雷厄姆

  

  沃爾特·施洛斯1916年出生于紐約的一個猶太移民家族,幼時家庭遭遇變故,沃爾特高中畢業後沒有繼續讀大學。

  1934年,施洛斯進入華爾街,當時正處于大蕭條時期的中期。20世紀30年代末,施洛斯參加了紐約證券交易協會舉辦的培訓課程,該課程是由價值投資的開拓者格雷厄姆教授。

  施洛斯一度曾在在Carl M.Loeb公司工作,而格雷厄姆也在那裏開過賬戶,這使得施洛斯得以證實格雷厄姆確實是按照他授課時所說的方法進行實際操作。從那時起,施洛斯就開始宣揚價值投資理論,即以低于剔除所有債務後的流動資産價值的價格購買股票。

  1946年,施洛斯從軍隊中(他參加過二戰)出來後,格雷厄姆立即聘請他到自己的公司工作。施洛斯說,他爲格雷厄姆工作收穫的經驗之一是,格雷厄姆有非常嚴格的原則,幷且不會偏離。當時,施洛斯做的事情就是幫格雷厄姆買那些被低估的股票。

  在接下來的9年多時間,施洛斯從格雷厄姆的身上學到了他後來賴以生存的投資之道,他的選股哲學也應該是在此期間逐漸形成和成熟。

   從個人經歷和投資風格來看,施洛斯是格雷厄姆最忠實的信徒。他非常珍視1934年版本的格雷厄姆的《證券分析》,這本書被他用3條膠帶綁在一起,他在書 的封面寫下以下幾句話:格雷厄姆關心的是如何控制自身投資的風險,他不想賠錢。人們不記得以前發生了什麽,事情發生時的具體情形,以及事情是怎麽發生 的。這也是人們在投資中經常犯的一個錯誤。

  施洛斯認爲格雷厄姆是真正的天才,他的思想具有原創性,與傳統投資智慧大相徑庭。與賺錢相比,施洛斯更感興趣的是思想,因爲思想能够帶來回報。

  

  施氏價值投資

  

  施洛斯崇尚簡約,有著大蕭條時代的節儉,他的妻子曾經開玩笑說他跟著她屁股後面關燈以節省電費。施洛斯會向訪客展示他從信封上取下未蓋章郵票的技巧。那些他鍾愛的價值綫表格來自他兒子掏錢購買的訂閱。

  施洛斯1955年離開格雷厄姆的公司,帶著從19個投資者那裏募集的10萬美元開始了自己的買賣,當時他實際可以算對沖基金。他收取盈利的25%,但是不收基礎管理費。

  巴菲特1984年在哥倫比亞大學的著名演講格雷厄姆-多德郡裏的超級投資者們中,說施洛斯是反駁市場有效理論活生生的例子。在亞當·史密斯的經典書《超級金錢》(1972年)中,施洛斯的烟蒂股票投資法也讓作者大爲驚奇。

  讓施洛斯看上的典型指標是:股票以淨資産的8折交易,3%的股息回報率,幷且沒有債務。他說,我關注的是資産,然後沒有債務,那些資産總會值些錢。

  通常,價格已經下跌的股票會引起施洛斯的關注,他會仔細檢查創出新低的股票名單。如果他發現一隻股票的價格處于兩三年來的低點,他就會認爲非常好。而且,下跌時出現多個缺口的股票以及股價直綫下跌的股票對施洛斯尤其具有吸引力。

   具體來說,施洛斯會挑選那些以淨資産打折價交易的公司,沒有或者很少債務,管理層有足够的公司股票,使得他們有動力去從股東的角度做正確的事情。如果他 看上了,他會買少量,幷讓公司把財報送來。他閱讀這些文件,特別關注脚注。他想從這些數字裏面弄明白的一個問題是:管理層是否坦誠(不是太貪婪),對于他 來說這比聰明更重要。

  施洛斯從未聲稱自己熟悉企業的具體運營,而且幾乎不與公司的管理層交流,這是他與巴菲特的最大區別。他不考慮時 機的選擇,比如是不是買到底部?或者賣到高位?當然,他也不搞趨勢分析,不考慮宏觀經濟。施洛斯的工作時間是從上午930到下午430,只是在紐約交 易所收市後多幹半小時。

  

  保本高于一切

  

  巴菲特說,施洛斯的投資策略是一種保本型的投資方式,它避免涉及那些容易造成永久性本金損失的風險。

  基于保護本金的風險回避態度,施洛斯具有了資産大于收益的概念,這是一個反向投資的觀點。大多數投資者專注于盈利,許多人根本不會購買正處于虧損中的公司的股票。

   施洛斯在1985年接受《巴倫周刊》采訪時認爲,普通投資者將關注的重心放在公司未來的盈利上是有風險的。大多數人都在緊盯公司的收入和未來的盈利潜 力,但我不會加入他們的游戲。個人投資者只有很少的資源,但使用這種投資方法需要與那些有巨量信息的大經紀公司分析師們競爭。成功的秘訣是,專注于保護本 金,你不必去談管理,聽分析師分析,或者去預測宏觀經濟,你需要做的只是以低于其本身資産價值的價格購買股票,然後放著。

  在施洛斯漫長的投資經歷中,以低于資産價值買入的股票最終會盈利,然而這需要時間,他平均持有一隻股票的時間約爲4年,在這個方面施洛斯很有耐心。他認爲,市場的過度下跌導致出現了很多便宜貨,只要時間足够,他將獲得回報。

  好運終將來臨,他如此告訴自己。在此期間,資産價值可以爲股價提供一些保護,以防止價格的深度下跌。他傾向于在股價形成底部前就開始買入,幷在股價繼續下跌時以更低的價格增持股票。

  值得注意的是,施洛斯在他漫長的資金管理生涯中,曾經投資過大約1000只股票,這些股票大多平淡無奇,但是他却創造了16%的年複合增長率。因此,巴菲特認爲施洛斯創造的成功幾乎不可能是因爲機遇,而是由于正確的方法。

         
施洛斯父子成功投資的五大特徵

   

  現代投資理論認爲,回報是對風險的補償,要想獲得更高的回報,投資組合必須承擔更大的風險,即波動性。然而,施洛斯父子的成功幷未驗證這一理論。

  

  尋找便宜的股票

  

  通常,價格已經下跌的股票會引起施洛斯父子的關注,他們會仔細檢查創出新低的股票名單。如果他們發現一隻股票的價格處于兩三年來的低點,他們就會認爲非常好。而且,下跌時出現多個缺口的股票以及股價直綫下跌的股票對施洛斯父子尤其具有吸引力。

   喜歡跌幅很大的股票非常另類。股價的下跌或許是因爲近期事件如業績不如預期;或許是因爲股價持續表現不佳,最終使得最有耐心的投資者也會拋售這些股票。 在施洛斯父子多年的投資生涯中,他們對不同的行業進行投資,大、中、小公司都有,有股價大跌的公司,也有股價持續穩步下跌的公司,這些股票的共同點是股價 嚴重低于內在價值。

  

  資産和公司評估

  

  沃爾特·施洛斯依然堅持以資産爲基 礎的價值評估方法,因爲他認爲公司的資産比其盈利更爲可靠。如果一家公司的有形資産賬面價值爲每股15美元,即使公司沒有賺錢,股價也不會直綫下跌。由于 公司資産會對股價起到支撑作用,因此以每股10美元或者12美元的價格買入這家公司股票的投資者可以感到安心。

  在開始對一家新公司進 行詳細地研究時,施洛斯父子會從頭至尾閱讀公司的年度報告。毫無疑問,財務報告非常重要,但脚注中的信息同樣不可忽視,他們希望所研究的公司沒有巨大的賬 外債務。他們幷不想深入研究公司的業務,也不奢望自己對公司運作的瞭解比公司經理人更加透徹,他們不要求或者希望成爲專家。相反,他們限制與任何一家公司 的接觸,也不會使用自己淵博、深奧的投資經驗來引導公司的判斷。

  由于從事投資的時間相當長,施洛斯父子不得不根據市場條件的變化調整自己的標準。當股價高企時,他們對便宜的定義更具靈活性和相對性。與許多偉大運動員以及其他價值投資者一樣,他們會適應環境,但會堅持自己的核心原則。

  

  儘量保持跟踪

  

   由于施洛斯父子持有一隻股票的時間大約爲4~5年,他們有時間進一步瞭解公司。他們會研究每份季度報告,但不會因爲每天的股價波動或者每股盈利比預期高 出或低出兩美分而患得患失。如果一家公司的幷購决定在他們看來非常愚蠢,他們會感到擔憂,可能會賣出股票。施洛斯父子的投資方法讓他們只關注那些不會迅速 變化的行業,如此他們才能坐下來慢慢等待。在變化極快的行業中,技術革新可能只需要幾周甚至幾天的時間就可以破壞企業價值。

  施洛斯父 子幷非完全被動,他們通過自下而上的方法尋找便宜的股票,在買入股票之後,他們也會分析同一行業中的其他公司,例如這些公司的股票是否同樣便宜,原因是否 一樣?他們最後可能認爲,這些公司中有一家比他們所買入的公司更具有投資價值,這可能是一家質量更好的公司,利潤率更高或者債務水平更低。果真如此,他們 可能將手中的股票調整爲這家質量更好的公司,因爲這兩家公司都處于同一個行業,行業的基本面沒有變化。

  

  買賣時機的選擇

  

   一般情况下,價值投資者在股價下跌時開始買入股票,在最初買入時仍有部分持有者尚未放弃幷賣出股票,股價的下跌將會讓一部分持有者恐慌幷賣出股票,而價 值投資者意識到此時全倉買入就好比試圖接住一把跌落的尖刀,因此他們可能在不同的階段分批買入,這樣既能抓住可能的股價反彈機會,也能在股價進一步下跌時 以類似定投的方式攤低成本。對一些人而言,如沃倫·巴菲特,這可能幷不容易,因爲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正在買入的消息一旦傳出,股價會立刻飈升。這也是施 洛斯父子很少與其他人進行交流的原因之一。

  與决定賣出已經回升至合理水平的股票相比,决定賣出那些未能恢復至合理水平的股票更爲困難。有些時候,人們會一窩蜂地賣出股票,對于價值投資者而言,賣出這些股票的觸發因素可能是公司的資産或者盈利能力與此前預測相比進一步惡化。

  

  分散投資傾向

  

   施洛斯父子的投資組合非常分散,但沒有限制每種股票的持有規模,他們可能會持有100只股票,但很多時候前20只股票占整個投資組合的比重會達到60% 左右。他們偶爾也會將占整個投資組合20%的資金投入一隻股票,但這種情况非常少見。儘管歷史已經證明他們的多數投資都是成功的,但總會有一些投資不能帶 來回報。分散投資可以防範不確定因素。

          
我在華爾街的六十五年

                    
沃爾特·施洛斯(Walter J. Schloss

   
我有一個朋友,他是精神病院的治療師,他問我,是否可以和他的病人說說有關投資的事情。我說好,他介紹了我,然後我開始談論投資。幾分鐘後,前排有個大個 子站起來,他說:閉嘴,你這個白痴,坐下!我看著我的朋友說,我該怎麽辦?他說,坐下吧,那傢伙這幾個月頭次說了明白話。

   
好吧,我想談本杰明格雷厄姆,因爲他給了我很大的幫助,或許你有興趣知道他是怎麽開始的。我們知道他在哥倫比亞大學的背景,他能成爲資金管理者,是因爲 他在投資領域展現了智慧,他在20年代管了一些錢,他享有利潤的50%,如果有損失他也承擔50%。直到1929年前都運作的很棒,但當市場下跌時他的股 票明顯也受到影響。

   
賠了錢讓他心煩意亂。我們也會如此。因此,他研究了很多方法,其中一個就是以低于公司營運資金的價格買入,在20世紀30年代有很多公司滿足這個條件。1936年,他成立了格雷厄姆 - 紐曼公司,

    1946
年初,我從軍隊出來,格雷厄姆雇用我做證券分析師,公司已經有10年的良好運作記錄。當我在此工作時,他的普通股組合有37只股票。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投資公司。他們有410萬美元資本,其中110萬美元投資于普通股。

   
總之,當時我的工作就是找到低估的股票。我們尋找那些股票價格低于每股營運資本的公司,這樣的公司幷不多。我爲本杰明工作的收穫的經驗之一是,他有非常嚴格的原則,他不會偏離,甚至因此還錯過了很多好股票。

   
當時我們會嘗試做的事情之一就是買那些不景氣的二綫股票。現在,因爲股市處于高水平,幾乎沒的類似股票好選了。有大量分析師,大約34萬的特許金融分析師,我的意思是,你想買點好東西都很難。

   
至于投資,我想舉個現實一點的例子。Asarco公司,你可能會不喜歡,但這是一隻典型的具備價值的股票。以前也有別人提過,這只股票是曾在道瓊斯工業指 數裏面。現在它面臨糟糕的情况,沒有人喜歡它的行業等等。股票售價爲每股21美元左右,它每股的賬面價值在40美元左右。幾個月前市場下滑,它也跌 $17的樣子。這是一間銅采集和加工公司,剛剛把分紅砍了一半。(譯者注:1999年以$29.75Grupo Mexico收購)

   
這家公司已經獲取了很多在秘魯的資産。他們有一些大銅礦在這裏。沒有人喜歡它,因爲它沒有增長。但我想ASARCO很便宜。我們自己有一些,所以我不希望你認爲我推薦它只是因爲我擁有它。

   
所以就這樣,我們爲本·格雷厄姆買了很多類似的股票。我們買了很多價值低估的股票,然後他們會有所表現,然後我們會賣掉他們。

     
這就是你想知道本·格雷厄姆嗎?我試圖遵循本·格雷厄姆的做法。當然,現在困難得多,因爲你現在找不到那些股價低于營運資金的公司。你會找到一個公司股價低于賬面價值,這是非常不尋常的,通常是那些有很多問題公司,因爲人們不喜歡買有問題的。

   
我們的投資方式關鍵在于,我們的買入是與市場反向的,正如格雷厄姆在《聰明的投資者》裏面說的,如果你買股票,就像你買雜貨店,不是買香水,那就對了。現 在,但現在似乎沒有這麽好,因爲吉列和可口可樂,就是香水般的股票。但基本上我們喜歡買的股票,是我們覺得低估的,然後我們就必須有膽量在下跌時購買更 多。而這就是歷史上真實的本·格雷厄姆。就是這樣。

 S
沃爾特·施洛斯 Q聽衆

    Q
:現在,也就是常說的市場有時知道的比投資者多。因此,當股價下跌,這可能意味著你分析的是錯的,你不應該購買更多的,你會逃離嗎?

     S
:嗯,可能會發生。你必須有你自己的判斷,幷有膽量跟隨它,市場不喜歡的,幷不意味著你錯了。但同樣,每個人都有作出自己的判斷。這是爲什麽股市非常有趣的原因,因爲他們不會告訴你將會發生什麽。

    Q
:你們有一夥人在本·格雷厄姆下學習,而且大家似乎都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成功的投資者。你認爲你們掌握了什麽秘訣?

    S:
我們都不抽烟(笑)。如果我不得不說,我認爲我們都是理性的。我不認爲當情勢不利時,我們會情緒化,當然沃倫·巴菲特就是最好的例子。我想我們都是好 人,我認爲我們是誠實的。我要說,這是一個好的圈子,沃倫人非常不錯,他每隔兩年邀請我們,我們會去某個地方聚聚。

    Q
:日本現在很多便宜股票,但是公司治理不咋樣,你覺得?

    S:
我對外國公司的看法是我不信任當地的政治。我不知道足够的有關公司的背景。我必須告訴你,我想美國SEC做的很好,拿著美國公司,我感覺更安心,我真的不會說日語,我只是覺得購買美國公司安心些。

   
我們買了些英國公司的股票。但我傾向于遠離外國公司,因爲我只是不明白他們的政治。總有一樣東西來了,你永遠不知道。

    Q
:人們喜歡比較現在的市場和以前的市場。你看到任何歷史的重複?以往任何一年的情况影響了你對今年的評估嗎?

    S:
在去年年底,我告訴你,我的合夥公司拒絕接受新的資金加入,因爲我覺得我根本不知道市場將會咋樣,我們儘量不去揣摩市場將會怎麽走,我找不到任何投資標 的。我的兒子也發現不了。所以他說,如果我們不能找到什麽想買的,那我們還拿我們客戶的錢幹嘛?所以我們不接受新資金。從這個意義上,我認爲去年市場被高 估了。

   
現在市場有兩個方面的。你有一些股票確實遭受了挫折,下跌了50%60%,與此同時,其他有的股票達到了股價的新高附近。我要說,市場沒相同的,你知道嗎?在1962年,市場上一些低價股表現瘋狂。他們漲飛了,新的發行不斷幷且價格離譜,所以我啥也沒幹。

    Q
:你的賣出原則是什麽?什麽情况會改變?

    S:
賣出是艱難的。最糟糕的是,你有時想賣掉,但是隨後發生的變化又影響了你。我們有投資一家公司叫Southdown,是一家水泥企業。我們在12.5美元 買了很多。哦,現在想還覺得很棒。後來賺了一倍,我們賣了,差不多28美元-30美元的樣子,守了差不多兩年時間。後來我再次關注這間公司的時候,它已經 每股70美元了。人會因爲犯錯而自卑。但是,我們只是覺得,在這個水平已經不便宜,所以我們會賣出。

     Q
:你的做法有過顯著變化嗎?

     S:
是的,會因爲市場的改變而改變。現在我再也買不到不高于營運資本的股票了,我們不會消極的說那我們就不買了,那我們不打算玩了,你必須决定你到底想要 做什麽。所以我們决定,我們買那些陷入困境的股票,有賬面價值基礎的,股價在低點附近而不是在高位,那些沒有人喜歡的股票。那麽爲什麽市場不喜歡了?然後 你可能會說凡事必有原因。原因可能是企業沒有利潤了,人們喜歡利潤。人們會關注下個季度的公司情况,但是我覺得下個季度沒那麽重要。

    Q
Tweedy Browne注重定量,巴菲特的更多定性。那麽你的取向?

    S:
我更傾向于在Tweedy Browne那邊。沃倫·巴菲特做的很棒的,甚至是空前絕後的。但是,我們不能像他那麽做。你要做你自己有把握的事情。現在,很多人想模仿、克隆巴菲特。 他們會購買沃倫·巴菲特買的股票。但我不會這樣做。我們運作合夥公司來進行投資,年復一年,我們買入,然後漲起來後我們賣出,我們儘量會買便宜一些的公 司。

   
當然也有人依靠投資這些優質公司賺了大錢。所以,再一次,你要做你有把握的投資。我們覺得買的舒服有把握的公司是風險有限的,我們會買很多。正如沃 ·巴菲特說的,持有一個投資組合是爲了防範無知,我覺得在一定程度上是正確的,因爲我們不會到處去調研,好像彼得·林奇做的那樣。他是在自虐,他一年去 調研300家公司,他不停的從一家公司到另一家。

   
那不是我們的方式。格雷厄姆也沒這樣做。格雷厄姆的觀點是,這些公司的董事,對公司的得失負責。如果一間公司沒有運作好,改變管理,使公司做得更好。這要 花更長的時間。沒有公司想要不斷賠錢,他們會做努力。他們或者合幷或者改變管理。所以我們不會花大量時間去和管理層或者合夥人談。我們也根本不想被投資人 問這問那。

   
老兄,我們幹這一行差不多40來年了,我們知道怎麽幹是行得通的,我們很盡力,我覺得你要瞭解和信任我們。因此,我們的投資人會留在我們身邊,希望如此。

    Q
:你的投資回報是多少?

    S:
你的意思是那些股票? 我估計差不多20%或25%一年。大約每四年我們翻一倍。我們想獲得長期的資本收益,當你買了陷入危機的公司,它不會馬上漲上去,相信我。它一般會下跌。所以你必須等待一段時間,差不多要4年的樣子。一些需要更長的時間。

    Q
:巴菲特一直說要集中投資,不過好像你不是這樣的?

    S:
從心裏來說,我們做不到。沃倫是杰出的,他不僅是好的分析家,而且他很有很好的商業眼光,他知道,我的老天,他買了一家公司,然後那些傢伙拼命爲他工作! 沃倫不僅有很好的商業眼光,他對人的判斷也很准。所以他做的很棒。巴菲特可以找到5間公司都是做金融的,幷且理解這些公司,他很擅長,但是這些我們可做不 到。你要知道每個人都有能力圈。

    Q
:你有涉及到商品投資嗎,你說銀是否被低估?

    S:
我對商品投資沒有涉及。Asarco是間從事銅的公司。我不知道銅是不是會下跌,我只是考慮股票價格是否便宜,我不需要知道銅價或者銀的價格走勢。我對商品走勢沒啥看法,這節省了我們大量的時間。

   Q
:你賣空嗎?

   S:
我以前曾經做過幾次,當時我們總被賣空搞的很煩惱。所以我們再也不做了。

             
沃爾特·施洛斯個人履歷

    1916
年:生于紐約一個猶太移民家庭

    1934
年:高中畢業後進入華爾街,後來接受格雷厄姆的證券交易培訓

    1942
年:參加二戰,升任到少尉軍銜

    1946
年:加入格雷厄姆·紐曼公司,成爲一名證券分析師,他和巴菲特共用一間辦公室,成就了兩位大師超過60年的友誼

    1955
年:創建沃爾特·施洛斯有限合夥公司(WJS),開始獨立管理資金

    1973
:他的兒子加入WJS

    2003
年:停止管理合夥人的錢,成爲全美業績最好的投資人之一

    2012
年:沃爾特病逝,享年96歲。巴菲特聽聞這一消息後,發表聲明稱施洛斯是與自己相交61年的朋友,他的投資記錄輝煌,但更重要的是,他樹立了正直的投資管理典範,他信仰的道德標準與他的投資技巧同樣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