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 28, 2011

股市繁榮時切勿隨波逐流 Copy from WSJ

在火爆的股市中保持頭腦清醒并不容易。

近來﹐華爾街盡顯一派繁榮景象。自去年夏天以來﹐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已經上漲了22%﹐納斯達克綜合指數(Nasdaq Composite)也上漲了30%。市場情緒回升。大批多頭占據市場。在收益頗丰的2010年之後﹐股票策略師預測﹐2011年的股市仍然會有不錯的表現。

在這種時候﹐很多投資者可能會不顧一切﹐愿意一頭扎進去而不計後果。畢竟﹐所有人都說股市將會節節攀升﹐對吧?你不想錯過這种机會!也許你應該趁著現在還為時不晚而趕緊加入?

這足以考驗最自律的投資者的決心了。

現在到了深吸一口氣、集中精力﹐并再次提醒自己恪守長期投資理念的時候了。

沒錯﹐股市的確大幅走高。而且﹐華爾街可能會漲得更高﹐但也可能不會再漲。沒人知道未來會怎樣。對股市“發燒”是投資者的大敵。以下是為你開的七副退燒藥﹐請酌情用半杯水沖服。

1、不要跟著感覺走。

我們都會產生一股想要在股市上漲之後買入股票的沖動﹐但這其中的真正原因与經濟前景或者投資風險毫無關聯。

這完全是本能的反應。我們會本能地隨著蜂擁的人群一起奔跑﹐通過數量占先來尋找安全感。這種做法是有原因的。數千年來﹐這個本能成功地讓我們的祖先避免了落入猛獸口中的危險﹐但對投資來講卻會產生可怕的誤導作用。投資中不存在緊急情況:隨著時間推移﹐自律性的投資戰略能夠輕而易舉地戰勝短線投機行為。

2、不要從眾。

他們通常都是錯誤的。研究反復證明﹐公眾會在錯誤的時機投資——他們會在股市上漲之後樂觀買入﹐而在股市下跌之後恐慌拋售。

金融公司TrimTabs Investment Research的數據顯示﹐儘管過去十年間股市表現基本持平﹐但普通投資者還是虧了錢。而且﹐金融研究公司Dalbar發現﹐即使再往前追溯几十年﹐情況依然如此。如果有人在20年前向標准普爾500指數(Standard & Poor's 500-stock index)投資1,000美元并且保持不動的話﹐到2009年底他將會得到大約5,000美元。

而如果你盲目從眾——高買低拋——你最後拿到手的不會超過2,000美元﹐所以不要從眾﹐他們的投資記錄糟糕透頂。

3、不要受短線消息影響﹐不論是好消息還是坏消息。

短線消息在近期內可能會對股票價格有所影響﹐但基本上不會產生任何長期的影響﹐而且很快就會被人忘記。

大部分股市價值來源於公司未來几十年內將會獲得的利潤。未來几個月的影響極其有限。

頂級投資公司GMO的總監本•印克(Ben Inker)分析認為﹐即使是未來十年的利潤也僅占股市市值的大約25%。誰又會在意下個季度的盈利呢?

4、不要過於樂觀。

股市近期的增長伴隨著很多的風險。美國政府目前每年的財政赤字高達1.3万億美元﹐用來刺激經濟增長﹐而美聯儲(Federal Reserve)卻在印製甚至更多的貨幣。

美國全部的債務——包括政府、家庭和公司——已經達到了歷史上的最高水平﹐而且還在增長。

儘管這些資金大量涌入﹐但房價實際上已經再次出現了下跌﹐就業市場的情況也比官方統計數据顯示的要糟糕得多。

与此同時﹐中國与其他的新興市場都在努力遏制日益蔓延的通脹﹐原材料價格出現飛漲﹐人們對歐洲再次爆發債務危机的恐懼正在蔓延。我們有足夠的理由保持頭腦清醒。

5、千万不要相信空談家的蠱惑。

太多的股市空談家在電視上高談闊論﹐他們給股市製造了一種虛假的緊張刺激的氣氛。

不﹐華爾街并未“勢如破竹”﹐也沒有“取得一連串的勝利”。而且沒有人意欲先發制人、買入股票。

這是怎樣的一個騙局呀!

如果你要買入股票﹐股價走高是坏事﹐而不是好事。這些空談家會去到超市﹐然後說出“哇!我們應該赶緊購買更多的漢堡包——它漲價了!”這樣的話嗎?

還有﹐股票与人們踢出的足球也不同。它并不是處在一种連續的運動狀態。独“股市正在上漲”這種說法僅僅意味著“股市出現了上漲”。毟所以﹐如果說今天的股價比昨天高了一些﹐那么它還會讓你有興趣買入嗎?

6、考慮一下華爾街削價賣出的頻率。

你愿意以正價買入股票嗎?股價已經出現了很大的漲幅。你真的認為它們不會再跌下來嗎——不論是從相對意義還是絕對意義上講?

這還真不好說。

在過去十年間﹐我們曾經看到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僅報6,600點﹐亞馬遜公司(Amazon.com)的股價為6美元﹐埃克森公司(Exxon)的預期市盈率不過7倍﹐免稅市政債券的回報率是需繳稅的美國國債的三倍﹐而通漲保值政府債券簡直是白送。

金融市場打折銷售的頻率似乎与折扣家俱店一樣頻繁。為什么在接下來的十年內就會有所不同呢?

7、看看是誰在為此次股市繁榮搖旗吶喊。

現在揮舞花球的大部分人﹐在1999年和2007年的時候都在做著完全同樣的事情。他們是可以信賴的指導者嗎——抑或不過是一只坏了的手表﹐總是顯示現在是該買入股票的時候了?

同時﹐大多數準確預測了上一次危機的人如今都特別謹慎——比如說赫斯曼基金公司(Hussman Funds)的約翰•赫斯曼(John Hussman)和GMO投資公司的杰里米•格蘭瑟姆(Jeremy Grantham)。大量數據顯示﹐目前的股票價格正處於高位﹐而從這一水平獲得的長期回報很可能會令人失望。

Brett Arends

1月 24, 2011

地產股究竟有多麼便宜?

張化橋

謝謝大家邀請我參加今天的研討會。 我只代表個人,不代表我的雇主。 請先讓我給出結論,再給論據: 在香港上市的42家中國的地產公司的股票大都很便宜, 但是不像有些人所說的那麼便宜, 而且也有一些股票是價值陷阱(即,看起來便宜但實際上不便宜)。 如果你能避開價值陷阱,分散持有多個地產股票長達4-5年,你的回報率會很不錯的。


分析地產股的三種方法各有優缺點,投資者要多看幾個指標,多用幾種方法。 另外,大家不要死板和固執。 除了定量的指標之外,也要看定性的指標(比如管理層的激勵機制,土地儲備的位置和價格,以及項目質量的好壞)。


(1) NAV,即淨資產值的估算方法。 這種方法歷史悠久,也最廣為接受。 把所有的項目按合理的銷售價格,建造成本,和稅收做一個估算。 然後把未來的現金收入用一個貼現率折回到今天,減掉淨的債務,算出來一個總數。 這個數就是公司的淨資產值(NAV)。 這個方法在我看來是最被濫用的一個方法。 我感到多數人算出來的NAV都太高,不切實際,原因是多方面的。 第一,他們假定的售價太高, 或者成本太低(包括利息和營銷)。 當然,人們低估了監管部門折騰企業的能力和花招, 以及企業攻關費用的巨大。 第二, 人們一般高估企業管理層控制項目進度的能力。 今年的1億元銷售收入與明年的1億元含金量不同。 這會直接影響NAV。 第三, 有些地塊在可預見的未來根本不能動工, 因為沒有需求。


(2)市盈率。 我以前一直很反對用這種方法, 但近來我開始悟出了它的道理。 如果一家公司的管理層是進取的,它就應該經常有利潤和現金流,如果它老是告訴股民,他有5棟非常值錢的樓,19塊待開發的土地,你想股東們會耐心地等它多久? 資金周轉慢是五種疾病的表現:要么管理層是懶漢,或者無能,或者沒有動力,或者很優秀但是犯了一些決策錯誤,或者行業出了大問題。 市盈率的方法就逼著管理層不斷在高速公路上加油。


(3)市帳率。 股票價格除以公司的每股賬面價值。 問題在於,有的公司的賬面價值作了很大的調整(物業重估),而有些沒有,或者重估的程度不一樣。 有些評估師十分慷慨,有些比較保守。 有些地產公司有收租物業,評估得很頻繁,有些公司反之。 而土地和在建項目不能重估,這就影響了跨公司之間的比較。
市帳率的最大缺陷是, 它只能反映靜態,不能放映動態。 此話怎講? 市帳率只能反映地產公司今天的貴賤, 但不能放映它未來的貴賤。 如果這家公司未來5年一直坐在那幾塊地上曬太陽, 那麼五年以後它的股票會更加便宜。 另外, 我們不要假定土地價格永遠往上漲,不要認為政府不會用稅收和行政的辦法改變遊戲規則。 如果一家公司長期無所作為, 它的土地增值和物業增值跟小股東有何關係呢? 相比較, NAV和市盈率的方法就可以抓住動態。


我們還要考慮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 資金快速周轉的公司永遠處於戰爭狀態, 內部系統運轉有序, 員工勤奮且訓練有素, 大量土地和房屋常年處於正在出售和即將出售的狀態, 這樣的公司在風險控制方面好過慢騰騰的公司。 我們經常聽到某地產公司的老闆說,最近資金緊張,要藉高利貸,或者要發盈利警告,或者要改變業務策略,或者要低價出售心愛的辦公樓,原因是某個大項目本來準備五月份開盤銷售的, 結果形勢突然變了(比如, 銀行加息了, 政府政策變了, 附近的樓盤打折扣, 附近修高速公路, 或者老天爺下連陰雨, 等等)。 你就知道這不是一個好公司。 他們今天有這個藉口,明天還會有一個你完全想不到的另外的藉口。 我認為, 最好的防禦是進攻,最好的風險防範是高速的資金周轉。


另外,我想談談兩個有意思的觀點:一是投資物業在地產公司的估值裡面要大打折扣,二是所有開髮型的地產公司也都應該有很大的估值折扣。


我們經常看到某些地產公司的市值嚴重低於它們所擁有的幾幢辦公樓或者購物中心的價值。 除了他們在項目層面有負債以外, 他們已經把很多營業面積用很低的租金長期租給了大客戶(沃爾瑪或者微軟), 所以未來的租金收益率成問題。 有些物業雖然沒有這樣的暗傷, 但是租金回報率也不高。 在正常情況下, 這些物業的帳面價值(重估過的價值)只是自我安慰而已, 別人不會用那個價格購買它的(當然,除了少量不理性的國有企業以外)。你也許會說, 物業在未來可以升值啊! 但是, 它也可能貶值。 而且很多物業實際上是不能出售的: 首先是要交高昂的土地增值稅, 然後是營業稅, 還有企業所得稅。 對於在香港上市的公司來說, 分紅的匯出還要再交5%的預提稅。 所以, 這些物業看著好, 聞著香, 但是不好吃。 當然, 它們的NAV要有折扣。


我們再看看開髮型的地產公司吧, 人們計算NAV時,一般假定所有的建築面積都會出售, 但是公用面積(會所,車庫,等等)並非都可以出售, 另外,如果有20%的房子賣不掉(樓層,朝向,設計或者質量有問題或者需求不足), 而這家地產公司的淨利潤率也是20%(這個數字已經不低), 那麼這個公司的全部利潤就是無人要的存貨!也難怪他們總是缺錢。


說完了壞話, 再說點好話。 我認為, 現在多數中國地產公司的股票很便宜, 充分反映了我講的幾個風險。很多中型的地產公司的成長性也很不錯。 如果未來4-5年,股票市場對這個行業依然如此看淡, 也就是說,估值的折扣依然如此大, 而它們的利潤(或者NAV)可能翻一番以上,那麼,這樣的回報是相當不錯的。 當然,股市氣氛的好轉就是你的額外利潤。 如何選取投資對象? 我建議大家特別關注資金周轉快,銷售額有成長的公司。 竊以為幾十個中型公司都符合這個標準。 未來幾年,這個板塊很可能跑贏其它板塊


地產公司成為“價值陷阱”的故事
下面兩個故事是從我的小書《一個證券分析師的醒悟》中摘錄下來的, 供參考。 2001年,有一個化妝品公司在香港上市。 當然,不論IPO發行定價,還是後市的表現,都取決於公司的利潤(和現金流),而與公司究竟有多少固定資產或者物業沒有太大關係(當然,扣除那一點小小的租金收入) 。 但董事長不明白這個道理,為了讓初次上市的資產價值大一些,好看一些,他就把價值十億元的辦公樓也放在上市公司裡面。 顯然,他的投資銀行沒跟他講清這個道理,或者他拒絕弄懂。


上市了一年以後,當他明白了股市奧妙時,他問我他可不可以把那個辦公樓拿出上市公司。 我告訴他,當然可以,但是相當麻煩:這是一項關聯交易,上市公司必須聘請獨立的財務顧問做估值,報請小股東批准,而且他還要拿出真金白銀來從上市公司買回這項資產。 所以,這個辦公樓在上市公司裡,其實幾乎是沉澱的資產,在上市公司的整個估值中是零蛋,也就是免費的。 有沒有這項資產,幾乎不影響股票的價格或估值。 有些股民甚至基金經理會說,你看,這個股票好便宜,它的市值低於這棟樓的價值,而它的化妝品業務是免費的。 他們正好搞顛倒了:資本市場給化妝品業務有正確的估值,但那棟樓是免費的。


還有一個故事。 韓國有一個上市的百貨公司有大量的超值物業(大多是30年前或者20年前用非常低的價錢購置的)。 公司的股票的估值當然是有一個市盈率(大約13倍),或者企業價值除以現金流的一個倍數,enterprise value/EBITDA,大約7-9倍。 雖然它的市淨率很低,但大多數人不太重視這個指標,因為大家認為物業重估的水份太多,沒有太多意義。 另外,如果你長期持有這些物業,又不變賣,對於小股東來講,它的實際意義就只是租金收入。 自用物業就是租給自己,也可以算出回報率。 如果回報率低,如果公司總的利潤近些年沒有明顯增長,未來的前景一般,那就很可能出現一種情況,公司的估值很可能低於物業處置的淨收入。 或者它的物業價值被市場完全忘掉。 這好像很不公平,但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


小股東很自然地問,你的物業即使很值錢,跟我有何相干? 最近,某基金經理談起這家韓國公司時,抱怨股票分析員水平太差。 “某某大銀行負責研究這個股票的分析員甚至不知道這家百貨公司擁有大片值錢的物業,包括那些百貨商場和購物中心”。 我安慰她,“你的牢騷有一點點道理,但是,這個分析員知道不知道這家百貨公司的持有物業,對於他的分析和評估沒有太多的影響。這家公司用很低的租金把物業租給自己用,這已經轉化成了他自己的商場的毛利,它的物業又不想變現,和分紅,反復強調公司和家族的“五代人的眼光”,股民為什麼要陪你玩呢?在我的眼裡,這家韓國公司是一個典型的“價值陷阱”。


在美國,這樣的公司比較少,因為在那裡,家族公司越來越少,而專業化(外人)管理的股權分散的公司一定會盡量把價值挖掘出來。 如何挖? 很簡單:把物業快速變現,加大分紅,借債來做生意以提高淨資產回報率。 這已經成了標準動作,所以一旦有公司的業務往西邊走(夕陽,或者現金流強壯但增長有限),市場馬上就明白管理層大概會如何做。 (所有的觀點只代表個人,不代表我的雇主)

2011年投資──不可隨大流 Copy from WSJ

2011歡迎你!它已經讓投資者們感受到了熱情﹐股市正在回升﹐各大股指都達到了衰退前的高點。事實上﹐這種感受對本專欄來說有點過於樂觀了﹐我們一直都對大眾的看法心存謹慎。


Reuters
中國仍然是2011年最有吸引力的市場之一。圖為中國一家燈籠廠。
今年的大眾觀點基本上都是樂觀向上的。這些觀點有可能是對的。但如果真是這樣﹐獲利的機會就有限了。只有當大眾觀點判斷失誤的時候﹐投資者才能真正獲利。

與平時一樣﹐常識讓人們不會總去預測未來﹐而大眾觀點則純粹是關乎預測。沒人能將這種技能玩得出神入化﹐而練習這項技能則讓人沉迷不已﹐尤其是一年之初的時候。投資則總會牽涉到一點點對於未來的假設﹐雖然未來或許並不可知。

去年的這項練習中﹐常識異乎尋常地具有了先見之明﹐這令我有膽量冒險再次嘗試評估2011年的大眾觀點﹐以及它在哪方面有可能出問題。

──股票。連續兩年實現兩位數百分比的漲幅之後﹐大多數人無疑都會看好股市﹐許多權威人士再度預測標普500指數將上漲10%以上。看好股市也不乏理由﹐消費者支出增加、股市人氣上升﹐工業產出增長﹐美聯儲(Fed)依然在採取支撐經濟增長的政策。股市的兆頭很少像現在這麼好過。

然而人人看漲卻令我擔心﹐與去年這個時候一樣。我當時說﹐我預計年內會有至少一次10%或以上的調整﹐而那時會是買進良機。我預計2011年會有另一次更為溫和的調整﹐而到年終的漲幅將會在8%-10%之間。今年大型股或許會超過中小型股﹐人們會開始更為注重估值﹐而非增長。

──利率。大眾的觀點再明顯不過地顯示出﹐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破產之後那波歷史性的債券市場漲勢已經告終﹐2011年的利率絕對會上調。對此我持懷疑態度。去年8月和10月﹐債券市場屢創新高﹐而利率依然保持在歷史低點之時﹐這種異口同聲的說法怎麼沒出現呢?大眾看法的問題在於﹐債券已經有過調整了。交易所交易基金iShares巴克萊綜合公債指數基金的股票在去年最後兩個月下跌了2.6%﹐以債券的標準來說﹐這已經是很大的波動了。

我承認當前的利率依然很低﹐長期來看﹐利率基本上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上調。但我願意擔這個風險﹐預言2011年大部分時間利率都將保持在低位﹐而且債券價格的大調整已經結束。我會小心提防長期債券﹐購買中期和短期債券以及信貸違約掉期(CDS)。不過以當前的價格和收益率﹐我願意增持債券。至少投資者知道他們並不是在市場高峰的時候買進。

──黃金和大宗商品。2010年黃金一直持續上漲﹐不斷創下新高﹐其他許多大宗商品也是這樣。隨之而來的知名度只會讓它更受人歡迎﹐成了人們茶余飯後談論的重要話題。

這一切讓我警惕。考慮到黃金在工業上用途有限﹐傳統上它主要是作為動盪時期的避險工具或對沖通脹的工具。我相信美聯儲的說法﹐即通脹已經得到控制﹐而雖然聯邦赤字的規模讓人束手無措﹐但我也沒看到近期會有經濟混亂的跡象。

除黃金之外的其他大宗商品則是另一回事﹐因為它們有其工業上的用途。隨著全球經濟復蘇增強﹐我會將重點放在大宗商品生產商身上﹐而不是大宗商品本身。在當前這個復蘇階段﹐能源通常也表現不錯﹐我會增加這類頭寸。同時我還會繼續持有或增持大宗商品交易所交易基金。

──海外股。國際股市過去數年的表現一直超過美國股市﹐但去年則不及美國股市﹐而大眾認為海外市場的好時候已經過去了﹐尤其是中國。2010年中國股市動盪不已﹐iShares FTSE China 25 Index Fund去年全年增幅僅略高於5%。

我承認﹐大眾觀點在這裡不那麼明確﹐但我覺得海外市場依然有吸引力﹐尤其是中國。我還期待身為發達市場的歐洲走出債務危機﹐而德國將會是眾所矚目的焦點。

James B. Stewart

1月 20, 2011

從國道到高鐵:一場變遷一場夢 Copy from WSJ

李迅雷

中國現在到處都在修建高鐵,從有了第一條高速公路到有高鐵,間隔時間不過20多年。國道的限速最高是80公裡/小時,高速公路最高限速到120公裡/小時,而高鐵的最高限速據稱今年可以到380公裡/小時。速度的提升不僅僅改變了我們的時空觀,還有更多我們意想不到的改變。

321國道:讓中國走上制造業大國之路

在沒有高速之前,國道是中國交通的命脈,即便現在,也同樣承擔著貨物運輸的重要作用。321國道,從成都出發,經過內江、瀘州、貴陽、桂林、梧州、肇慶至廣州,跨越四個省,長度為2220公裡。這是一條非常值得懷念的道路,因為它是從西部通向中國經濟最發達的省份廣東,通向讓中國成為制造業大國的珠江三角洲。

321國道是一條中國西部農民遷移之路,四川是中國人口第一大省(在重慶沒有設直轄市之前),也是外出農民工最多的省份,而貴州是中國最窮的省份,地少人多導致貧困;與321國道挨得比較近的是湘西,同樣是非常貧困的地區,而即便是粵西,同樣也是比較貧困。這些地區的外出農民,在過去30多年中,不斷地沿著321國道去珠江三角洲地區打工。如今,他們打工的地方已經成為全國最發達的城市。

我們可以看一下,廣東的GDP去年已經達到4.56萬億,佔全國的八分之一,如果再過上5、6年,很可能趕上韓國經濟總量。同樣,廣東的外來人口也是全國最多的,應該超過3千萬,其中大部分是農民工,而東莞又是廣東吸納外來務工人員最多的地方,最高年份達到近千萬人。因此,東莞成為全球規模經濟效應的神話,堪稱世界城市發展史上的奇跡:磁頭和電腦機箱產量佔全球的40%,覆銅板和驅動器佔全球30%,IBM、康柏、惠普、貝爾等電腦公司都把東莞作為重要零部件採購基地。中國服裝的1/5出自東莞,而羊毛衫年產2億件以上;它還是中國家具的最大出口基地。而深圳2010年的出口額有望超過2000億美元,這一規模正是印度作為全球第二人口大國2010年的出口總額。

珠三角的工業奇跡也造就了中國奇跡,2011年,又將是一個刻骨銘心的年份,因為中國制造業的增加值將超過美國,中國真正成為全球制造大國。而讓中國成為制造業大國的,正是那些沿著321國道、318國道(中國最長的國道,從西藏樟木沿著北緯30度線到上海)以及其他傳統路線到達珠江和長江三角洲的農民工。

過去30多年中國經濟奇跡般地增長,美國《時代》周刊在2009年將“中國工人”評為年度人物亞軍,而照片上的幾位在深圳打工的女工,在90年代則是中國農民。中國農民在過去30年中不斷向東部沿海遷移,為中國制造業發展提供了無窮無盡的廉價勞動力,在單調無比的流水線上連續工作10小時的深圳女工,成就了多少企業家把自己的小廠變成全球行業龍頭的夢想。2010年中國人均GDP將超過4000美元,已經成為中等偏下收入國家,我們應該在321國道上豎起紀念碑,紀念那些曾經改變中國命運的農民工。

高鐵改變房地產格局:讓二三線城市的地價飛起來

據報道,今年中國高鐵運營總裡程將突破1.3萬公裡,距鐵道部2004年制定的2020年中國高鐵總裡程1.6萬公裡以上已經非常近了,中國的高鐵總裡程將超過發達國家高鐵總裡程之和,而美國至今為止還沒有高鐵。

中國高鐵的最高運行速度也開創了世界第一,速度的提升縮短了空間的距離。比如,武廣高鐵開通之後,長沙到廣州只需要兩個小時,這樣一來,長沙和中國最發達城市的距離一下子縮短了,原先長沙的房價非常低,在武廣高鐵通車前夕,就開始“飛”起來了,如長沙的武廣新城樓價一年就漲了30%,據稱要媲美廣州的天河城商圈。而湖南的郴州原本是很少有遊客的地方,如今,從廣州過去才1小時,那裡成為廣東遊客周末度假休閑的地方。

高鐵確實重新設定了中國的版圖,原先認為偏遠的地方,一下子拉近了距離,而從區域經濟的角度看,它帶來的不僅是產業發展的機遇,更直接的是地價上漲帶來的投資機會和當地政府財力的極大提升。

因此,高鐵的發展不能簡單理解為交通工具的改進,而是觀念、生活、投資機會以及GDP增速。然而,當你坐在空盪盪的高速列車上,宛如坐在德國或法國的火車上,沒有了喧嘩和擁擠,沒有了散發出各種味道的難受,如夢一般駛向未來。奢華氣派的高鐵車站,如機場一樣,讓歐洲的火車站相形見絀。即便是中途的小站,也似村落中突然矗立起的宮殿,與周圍的建築物形成鮮明的反差。

高鐵的出現,實現了很多人的夢想,讓旅行變得很輕鬆,讓商務活動變得很快捷。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夠享受得起高鐵帶來的便利。比如武廣高鐵全程一等車票價為780元,二等車票價為490元;而火車的硬座價140元,硬臥才248元。從武漢到廣州飛機機票平時的打折價平均才400元,低於二等車的票價。要知道,中國目前還有多少人沒有坐過飛機,至少10億人吧。因此,高鐵如果變成“高收入群體專列”,恐怕不是這一巨額投資的初衷吧。

高鐵超前民生滯後:何時讓農民工輕鬆回家

原本在《中長期鐵路網規劃》中2020年應達到的新建1.6萬公裡高鐵目標,如今卻放在鐵道部十二五規劃中,該規劃提出每年投資不少於7000億,其中今年3500億用於高鐵,這就是說,高鐵建設規劃將超前五年輕鬆實現。其實,中國超前完成的項目何止只是高鐵,高速公路、機場及很多公共設施的建設大多超前,這也許就是中國投資拉動經濟的模式決定的,在追求GDP增長的同時,並不太注重民生和發展可持續性。

有統計表明,2010年春運期間,全國鐵路平均運距為500公裡/人,遠遠高於公路的50公裡/人,但是鐵路只完成了全部運量的8%,承擔運量大頭的還是公路。而公路又是怎樣一番景象呢?據去年2月9日的《南方日報》報道:“佛山、東莞、廣州等珠三角城市返鄉農民工組成的10萬摩托車返鄉大軍,沿著321國道返回廣西、貴州、湖南和四川老家過年。他們穿著厚實的棉衣,結實的綁腿……車上大多數是小兩口子,或者夾帶一個小孩,奔馳在國道上,成了春運交通線上一道道特殊的風景。”看來,為了省下幾百元的長途汽車錢,不惜拖兒帶女、披星戴月、冒著嚴寒行駛千裡也大有人在。記者所稱的“風景”,確實與坐在滬蓉動車“和諧號”的高級軟臥車廂上其樂融融的場景形成鮮明反差,後者的票價高達2000元。321國道給珠三角地區輸送了繁榮和富裕,但回饋卻是那麼冰冷。

中國30多年的變遷確實如夢一般,我們曾經是泱泱農業大國,如今卻成了制造業大國,農業比重已經縮至10%。農民遷移成就了企業家的夢想,城市化成就了房地產商的夢想,而交通通訊的便利更讓全體國民受益。但面對那些最底層、最辛苦的人們,我們這些已經實現了夢想的企業家、地產商等等是否也應該奉獻點什麼呢?讓支付不起回家路費的人們也能登上和諧號列車。而作為鐵道部門,是否可以降低高鐵的票價讓車廂坐滿,是否可以在春運期間增開或多開“高鐵民工專列”?

1月 10, 2011

史玉柱“轉型”第一單:65億投民生銀行

兩個月前,史玉柱說,未來他可能從一個實業家向一個資本家轉了。這應該只是再度強調的一面。事實上,實體公司經營之外,他一般扮演著一個投資家角色,堪稱幹得不錯。
    不過,1月7日一則消息還是讓人感覺到史玉柱所謂的轉向有些不同以往。當天,民生銀行(600016.SH,01988.HK)停牌公告稱,將通過定向增發募資215億元,向7家公司發行不超過47億股A股股份,且規定三年內不得轉讓。
    7家增發物件包括上海健特生命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健特”),史玉柱為背後實際控制人。它將注資65億元。
    史玉柱微博上興奮
    史玉柱幾乎在第一時間以博客形式對外宣揚道,健特認購14.24億股,每股4.57元,需65億元,鎖定期3年。他透露民生銀行融資的理由是“核心資本告急”,65億元“算點小貢獻”。
    “健特以前主營業務腦白金,8年前出售該業務。目前該公司貸款為零,但對巨人旗下其他公司有不少債權債務。這次增發消耗完巨人投資的現金,失去再投資能力,俺該消停了。”他補充道,有些壯懷激烈。
    這立刻引來大批褒貶,許多人罵民生,罵他是個黑心資本家,參與增發那麼多,導致民生近來股價大跌。8日淩晨2點多,史玉柱發博回應說:“可以罵我是黑心資本家,請別抹黑增發議案。”
    淩晨近3點,他又發了一條,說下半月股指大跌,拖低銀行股,罵他參加增發的人,心情就會好點,並強調“快點跌吧!快點跌吧!”
    史玉柱或許應該已陷於興奮狀態。從8日淩晨2點到上午10點多,他一直沒停止更新。沉默一天后,昨天上午10點又出來回應說,他不是前10大股東,也不是董事會戰略決策委員會成員,無權參加提案形成決策,只是18名董事中一名“微不足道的非執行董事”。
    “但我喜歡民生銀行。”他最後補充說。
    並不安穩的投資家
    與史玉柱熟交的業內好友表示,史玉柱早就涉足金融領域多時,一直堅持價值投資,之前他也是民生銀行的股東之一。
    健特確實曾是民生銀行、華夏銀行前十大股東,至今仍是華夏的前十大股東之一。史玉柱之前說,當初投資兩家銀行,只是一種無意行為,但確實賺了不少。過去多年,他經營過保健品、網遊。三塊中賺錢最多的還是金融投資,來自金融的收益超過前兩項的總和。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史玉柱的行動更加明確,不斷說自己只看好兩個行業,即網遊與銀行。當年7月,巨人還投資南寧商業銀行3.6億元。但他也有矛盾舉動。幾乎同期,他不斷拋售華夏銀行與民生銀行股份。前年,健特曾是民生銀行第三大股東,但之後大幅減持,最終脫離前十股東行列。史玉柱當時解釋說,拋售銀行股,是為了“抱著現金過冬”。
    史玉柱並非只傾向于金融與網遊。除了早期的生物健康類產品,他在酒類、商業地產、礦業領域也大有斬獲。
    本報梳理了2004年之後他的投資專案,大約8個。
    其中2008年至2009年3個,即與五糧液集團投資開發“黃金酒”、5100萬美元注資51.com、增資賽輪股份、珠海建設21萬平方米的研發中心(未來會出租)。
    進入2010年,史玉柱投資密度更大,範圍更廣。涉及電影《萬王之王》、房地產與醫藥企業金宇集團(319萬股占1.13%)、有色金屬股廈門鎢業(459萬股占0.67%)、廣東明珠(507萬股占1.48%)。而在一個月前,史玉柱又準備對網路導航企業2345.com注資。
    其中廈門鎢業為史玉柱帶來近億元紙面財富,而金宇集團、廣東明珠則大約各為幾千萬元級別。不過,51.com、《萬王之王》至今沒給他帶來真正回報,其中前者的IPO之旅目前已擱淺。而他投資的賽輪股份原本打算登陸創業板,但最後並沒通過審核。
    如今,他將現金全部消耗在民生銀行上,大概這是他未來多年鍾情的去處了。但這舉動,可能會讓他再度陷入公眾質疑中。過去多年,他多次說某個事業是一輩子的事,最後卻常變更。比如之前他說,會一輩子紮根網遊,這是“下半輩子歸宿”,但去年前不久,他又說,投資銀行不會賠錢,自己未來甚至會脫離之前的兩個行業。
    不知道在金融領域折騰之後,史玉柱是否還有下半輩子的新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