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27, 2010

未来十年中国的转型之路

Howard Gold

每一位权威专家和中国通都说,下个10年对中国至为关键。

过去30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史无前例地每年增长10%,数以亿计的人口在中国成为世界工厂的过程中脱离了贫困。但接下来的阶段会更加艰难。

中国政府必须从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这些沿海大城市向内陆纵深地区转移财富。它必须为年轻人找工作,同时为不断增多的退休人员提供生活保障。它必须鼓励人们增加支出、减少储蓄,以减少对出口的依赖并增加国内消费,从而实现经济的“再平衡”。

共产党政府如何应对这一转型,将会决定它是否继续得到中国人民的支持(尽管它在本质上是不民主的),能否防止作为一切威权政府克星的社会动荡发生。如何应对转型,还将决定中国将来国力的强弱。

最近携家眷前往中国途中及归国之后,我反复思考这些问题。

我对中国持怀疑态度已经有一段时间了:2007年上证综合指数超过6,000点时,我警告中国股市存在泡沫。现在这一指数略高于2,500点。

但这次旅行让我对中国取得的成就有了一种新的认知。看着那些崭新的建筑、平坦的道路和明亮的地铁,很难不为之折服。而中国人的乐观,在美国这些天无时不有的悲观失望面前,则是一种让人精神一振的解毒剂。

他们在世界上的地位当然是正在上升,而我们是老牌超级大国,所以最终结果是确定了的,对不对?另外,我们的一切错误都通过电视新闻频道和互联网永无休止地流传,而在中国,政府对新闻保持着严格的管制。

但官办英文报纸《中国日报》(China Daily)对某些问题表现了令人惊讶的公正,比如腐败、经济走向,以及对中国贫富差距越来越强烈的担忧。

这些都是摆在中国政府面前的大问题,而关键时刻就是现在,因为党员和知识分子正在就这些即将在下一个五年计划(是的,他们还有五年计划这些东西)中得到处理的重大问题展开辩论。一般来说,这些辩论会持续到党代会制定出五年计划,然后大家都步调一致。另外,党的领导层将在未来两三年为国家主席胡锦涛挑选接班人,让这种紧迫感更添一筹。

今秋将执教于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的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亚洲区主席史蒂芬•罗奇(Stephen Roach)对《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说,即将到来的第12个五年计划(2011年到2016年),对于中国,对于以中国为中心的地区的其他地方来说,都是一个分水岭。

他对彭博社(Bloomberg)说,今年GDP的增长将会保持强劲,但中国必须下更大力气提高国内消费。目前中国国内消费只占GDP的36%,略高于美国的一半。

怎样提高呢?罗奇说,中国需要形成一张更牢固的社会保障网,提高农村地区收入,并增加服务行业的就业。后来的中国之行期间,我们亲眼看到了证据。一个不断增长的酒店、饭店工作人员队伍,正在为数千万国内外游客提供服务。

但社会保障网是关键。目前有很多中国人提前退休,他们往往都有政府养老金。但到2015年,年龄在60岁及以上的中国人将有大约两亿,而为他们提供支持的人又在不断减少。这是1978年开始实施的独生子女政策的结果。共产主义时代的福利已经取消,中国人觉得他们必须提高储蓄,以便在老去的时候能够应付生活和医疗方面的开支。

这正是需要纠正的经济失衡问题。美国东西中心(East-West Center)的中国问题专家麦智滔(Christopher McNally)说,这虽然是一件难事,但中国政府有必要的财力去做这件事。

中国有令人惊诧的2.5万亿美元外汇储备,是日本的2.5倍,而日本已经是世界上外汇储备第二高的国家。在麦智滔看来,中国还有一样秘密武器,那就是中国的国有企业。

他预计,中国石油、中国人寿和中国联通等中国一些知名国有企业将把它们的派息率从目前已经不菲的1.8%至3.5%进一步上调,以便为国家的更多社会保障项目提供资金。

麦智滔说,把钱从这些垄断型企业和不愁产品没有需求的企业拿来,去用在普通老百姓身上,这会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当然,在美国这样对待企业无异于人人喊打,但请记住,中国国有企业仍有60%-70%的股权掌握在政府手中,政府能够把这些股权给它带来的红利用于别处。

麦智滔说,鉴于中国房地产的价格如此高昂,修建保障性住房可能是纠正经济失衡的关键。在他看来,如果能减少老百姓在住房方面的支出,就能使社会压力有所缓解。

笔者在此次中国之行中,既在那些最时尚的街区看到了崭新的豪华楼宇,也看到了10到20年前为中产阶级工人修建的较老旧住宅楼,这些建筑的阳台上挂着晾晒的衣服,给人一种贫民窟的感觉。

但由于中国人可欣然接受的一些事情是美国人无论如何也没法容忍的,所以中国政府在保障性住房、医疗保健和社会保障方面做出的任何真诚努力,或许都有可能取得良好效果。

由于中国正努力扩大社会保障体系并促进服务业的发展,因此它也在促进内陆地区的发展。中国政府近来推出的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即包括斥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美元在全国各地修建高速公路、高速铁路和其他基础设施。

《华尔街日报》近日报道说,中国预计在未来15年内将新增约10亿千瓦的发电能力,这大约相当于美国现在的总发电能力,而美国的这一能力是好几十年才建立起来的。

中国在默默无闻多年后开始奋起直追了,它的人口是美国的四倍。这是件非常令人惊异的事情。

麦智滔说,中国政府已将四川省会成都确定为中国的软件业中心之一,而将新崛起的都市重庆确定为新的电子工业中心之一。

中国大陆和台湾将双方新贸易协定的签署地选在重庆具有重要意义,这座西南部城市已经是中国的重工业和汽车制造业中心之一,它还靠近有名的三峡大坝。

某种程度上说,重庆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其辖区内居住着3,000多万人。虽然没有多少美国人听说过这座城市,但重庆对中国开发中西部地区却起着关键作用。

中国能够顺利转型吗?这一进程比打造中国目前具有的出口大国地位要困难得多。不过鉴于中国已经取得的成就,我不愿意断言中国会失败。

但这一进程将持续多年,鉴于中国人口预期寿命的增长,这有可能是条崎岖不平的道路。与此同时,中国还必须保持经济的持续增长,而这意味着出口引擎要继续正常运转。由于中国在继续生产低端产品的同时也开始向产业链的中、上游移动,它将对美国和西方构成更加严重的挑战。笔者将在下一篇专栏文章中探讨这一点。

本文译自MarketWatch

(编者按:本文作者Howard Gold是MoneyShow.com的执行编辑。文中所述仅代表他的个人观点。)

7月 23, 2010

中國企業失敗的基因

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專欄作家 吳曉波 2007年5月15日 星期二
這些年,我一直在探尋中國企業失敗的基因,現在,我稱之為“中國式失敗”。

“中國式失敗”的前提是,存在一個獨特的中國式商業環境。在過去的三十年裡,中國一直處在一個劇烈轉型的時代,法制在逐漸的建設和完善之中,冒險者往往需要穿越現行的某些法規,這造成很多商業行為都將在一種灰色的中間地帶運行,企業家將遭遇商業之外的眾多挑戰。

與此同時,這還是一個有“資本身份”的環境,跟幾乎所有發達的商業國家不同的是,我們擁有一個強大的國有資本集團,它們構成了這個國家最重要的資本支柱力 量,對這部分資本的變革、壯大與保護是中國企業改革最主要的方針和使命之一,與其相伴隨的是,國際資本在中國一直受到稅收等多個方面的優厚,而萌芽於民間 的民營資本力量則在成長的過程中處於不利的地位。三大資本在中國經濟舞臺上的博弈,構成了所有經濟現象的內在動力和表像的根源。很顯然,對於處在競爭弱勢 地位的民營企業家來說,他們必須學習著去警惕及防範純商業思維之外的種種風險,這種環境及所需要的應對智慧,並非是西方管理思想及歐美大牌商學院所能夠教 授的。

正因如此,“中國式失敗”在很大程度上便表現為具有濃烈和獨特中國式特徵的政商博弈,我們至少可以看到三種博弈景象:
一、產權清晰化過程中的政商破裂。從1998年起,中央開始實施“國退民進”戰略,國有資本逐漸從完全競爭性領域中次第退出,大規模的企業產權變革由此開始,據國資委的統計,從1998年到2003年,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戶數從23.8萬戶銳減到15萬戶,減少了40%,這些企業要麼消失,要麼就改變了產權屬 性。在這個過程中,一些地方的政府與企業家之間發生了清晰化思路上的分歧,最終,前者因種種原因選擇了拋棄後者的戰略,這種破裂直接導致了企業的快速衰敗。科龍、健力寶兩案堪稱經典,這兩家企業都是在創業型企業家和地方政府的雙重努力下成長起來的,而最終因政商溝通破裂而釀造悲劇。

二、宏觀調控中的利益分野。在中國企業的發展經驗中,宏觀調控往往成為一個半週期性的因素。從1981年開始,中國經濟每隔三到五年必有一次宏觀調控,而每次 整治的重點對象便是民營企業。近年來,隨著國有資本在壟斷性行業中的權重越來越大,其調控的行業性排斥特徵也越來越明顯,有些民營企業冒險突進上游重工行 業或壟斷性領域,其政策風險便往往大於任何經營上的風險。在2004年春夏之際,中國經濟進入新一輪的宏觀調控,在重點治理的行業中,便出現了很多著名的敗局,如資金市場的德隆、房地產的順馳、鋼鐵行業的鐵本等等,它們都因對宏觀形勢的判斷失誤而馬失前蹄。

三、地方利益格局中的犧牲者。香港的張五常教授認為,中國經濟的發展整個兒就是區域激烈競爭的產物。這種態勢直接刺激了地方經濟的快速發展,從而形成了一股自 下而上的改革浪潮,同時,它也在客觀上造成了資源的區域性分割,各省市以鄰為壑,楚漢分明,而那些試圖通過全國性佈局以形成整合優勢的企業則很可能在無意 間陷落於這種利益之爭中。在華晨案例中,我們看到中國汽車產業最富想像力的企業家仰融如何失陷於此。
誕生於市場競爭領域的民營企業在政商博弈中的弱勢地位有目共睹,企業家為之付出的教訓也可謂“血流成河”,企業家馮侖甚至認為:“面對國有資本,民營資本 只有始終堅持合作而不競爭、補充而不替代、附屬而不僭越的立場,才能進退裕如,持續發展。”在今後相當長的時間裡,如何有技巧地游刃於越來越錯綜複雜的政 商博弈之中,將考驗中國企業家的最大智慧。


在中國,企業家應當與政治保持怎樣的距離,這是一個已經被談論了將近三十年的課題。中國的經濟成長越來越呈現出國家商業主義的特徵。在未來的數年內,財富積累的重點將主要在兩大領域展開;其一是以互聯網和移動資訊技術為中心,將誕生大量的新產業和成長機會,很多傳統行業將在這種變革中急劇洗牌,利益將在新 的交易平臺上被重新分配;其二是以壟斷性資源為中心,將發生一系列的資本重組活動,擁有這些資源的政府將把大量的壟斷機會進行市場化出售,而在這一過程中,跨國公司以及民間資本者的政治博弈技巧便顯得非常的重要。往往,巧妙騰挪與弄巧成拙只有一線之隔,一朝得手與穩健擁有不可同日而語。

中國企業失敗的基因(二)

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專欄作家 吳曉波
2007年5月22日 星期二

“原罪”是一個舶來的宗教名詞,卻在企業界是一個正宗的中國式拷問。近年來,關於原罪的討論一直呈現兩極化的態勢,一派觀點認為,民營企業家的創業原罪是一個無法抹去和贖清的罪惡,而另一派則認為原罪是一個偽命題。很顯然,他們都走進了辨控的死胡同。

在過去的三十年裡,中國的企業家階層經歷了數次公眾形象的變遷。在改革開放的最初時期,他們是致富的能人和改革家,是一群勇於打破舊體制、改變自己的命運的人,一度,他們甚至還被視為共同富裕的帶頭人,是“國家的新英雄”,對企業家的稱頌日漸成為主流的聲音,就跟20世紀初期的美國社會一樣,中國進入了一 個財富創世紀,一個對商業頂禮膜拜,深信技術的進步將洗去一切貧困、不平和憂傷的大年代真正到來了,年輕的知識界開始朗誦起亨利•盧斯的那句名言:“商人必須被當作最偉大的職業。”

而隨著社會商業化程度的提高,特別是貧富差距的逐漸拉大,人們也同時開始質疑財富聚集的正當性。在一個制度漸變的轉型國家,任何商業上的突破和創新都意味 著與現行法制的衝突,因此便存在著無數的“灰色地帶”,幾乎所有的企業家在創業的原始積累階段有過種種的灰色行為。2003年10月,在雲南彌勒舉行的一次企業家論壇上,主持人請問在座的數百位企業家,“誰敢說你們沒行過賄?沒有行賄的請舉手”。據當時在場的萬科董事長王石紀錄:“在座的老總就開始你看我,我看你,過了一會兒開始有人舉手了,舉手的姿勢很緩慢,像做賊心虛似的,最後有五、六位舉手。我想在當時的氛圍中,大家都默認:在多數新興企業中,一 定存在行賄,不行賄是不正常的。”很顯然,對原罪的質疑,既是部分的事實,也是貧富差距拉大後的公眾心理失衡的反彈。企業家身上的“改革者光環”已經日漸 褪去,他們漸漸變成了一個獨立的、高高在上、卻始終被一層質疑的目光環繞著的“金色階層”。

過去的這些年裡,在所有關於中國企業的成長史描述中,都繞不開“原罪”,它仿佛企業家頭上懸著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對原罪的清算、否認或道德性批判都不能完全地澄清這個沉重而無解的難題。透過眾多失敗案例,我們發現了下述事實:

企業“原罪”是一個變革時代的必然現象,在一個轉型時代,任何變革便意味著對現有體制的突破,因此“天然”地帶有違反現行法規的性質,這其實不是某些人的 “原罪”,而可以說是一個時代的“原罪”。這一轉型時代的特徵使很多企業家始終無法完全地站立在陽光之下,也造成了很多“貌似偶然”的落馬事件。

企業“原罪”是制度建設滯後的產物。中國企業改革的“自下而上”特徵,決定了制度的變革往往會落後於企業的實踐,這造成了企業家不得不養成了“繞道前行” 的職業習慣,這也最終成為原罪孳生的緣由之一。在有的時候,“原罪”甚至是政商共謀的結果,在鐵本案中,為了促進鋼鐵專案的上馬,地方政府主動為企業出謀 劃策,將專案分塊切小,規避現有的申報制度,當企業最終遭到懲罰的時候,這一切便都成了“原罪”的證據。

企業“原罪”是“監管真空”所縱容出來的產物。在很多企業案例中我們看到,企業家自己的行為不被制度所容也鋌而走險,而相關的政府監管部門卻讓人吃驚地沒 有恪守監管之責,以致于違規行為日漸猖獗,最終竟成法不責眾的局面。而那些冒險者要麼成就霸業,要麼引爆無比慘烈的悲劇。這一特徵在資本市場上尤為明顯, 在呂梁的中科系案以及唐萬新的德隆案,其違規手法之大膽與明顯都已到了路人皆知的地步,但在相當長的時間裡都不見監管者的蹤跡,及其崩塌之際便造成了重大 的公眾惡果。

當今中國的商業界仍是一個潛規則橫行的時期,正如文學家余秋雨對中國歷史所觀察的那樣,“我們的歷史太長、權謀太深、兵法太多、黑箱太大、內幕太厚、口舌 太貪、眼光太雜、預計太險,因此對一切都“構思過度”。”我們至今缺少對一種簡單而普世的商業邏輯的尊重,缺少對公平透明的遊戲規則的遵循,缺少對符合人 性的商業道德的敬畏。所有這一切都使得中國企業的神話或悲劇都難以避免地蒙上了一層莫名的灰色。

這個時代,沒有對錯之分,只有生生不息的成長。事實上,一個國家的商業法則的成熟與確立,往往與那一代企業家的實踐和遭遇是分不開的。正如榮•切爾諾在 《洛克菲勒傳》中所揭示出的,“洛克菲勒和他那一代商業鉅子,在經商中表現出來的無與倫比的才智和貪婪,直截了當地向美國提出了有關規模經濟、財富分配、 企業與政府之間應保持何種關係等一些十分棘手的問題,”這種互動最終推動了美國的經濟立法及商業精神的成熟。而關於原罪的討論、反思及清算,也是中國商業 環境日漸成熟的標誌。

在這個意義上,“原罪”最終將是一個偉大世紀生成過程中、讓人尷尬卻很難避免的“黑點”。

中國企業失敗的基因(三)

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專欄作家 吳曉波
2007年5月29日 星期二


在討論“中國式失敗”的時候,除了體制和制度問題之外,我們還得面對“中國式企業家性格”的思考。哈佛商學院的管理學教授克裡斯•阿基裡斯曾經寫道:“許多具有專業知識及天分極高的人幾乎總能做成他們要做的事,所以他們極少有失敗的經驗,而正因為他們極少失敗,所以他們從來不曾學過如何在失敗中汲取教訓。”

近年來中國企業界敗局連連,跟上世紀90年代中期的眾多草莽人物相比,一個讓人印象深刻的區別是,他們中的不少人擁有令人羡慕的高學歷,他們中有教授(宋 如華)、發明家(顧雛軍)、博士(仰融)、軍醫(趙新先)、作家(呂梁)、碩士及哈佛商學院總裁班學員(孫宏斌)等等,他們也並非對風險毫不在意,托普的 宋如華在創業之初曾經專門拜訪落難中的牟其中和史玉柱,向他們當面討教失敗教訓,甚至在公司規範化經營及戰略設計上,這些公司也與當年的企業不可同日而 語,華晨、德隆、三九及健力寶等公司都曾經重金聘請全球最優秀的諮詢公司為其服務,德隆的唐萬新甚至還有一個擁有150名研究員的戰略部門。

然而,我們仍然看到敗局如宿命般地突然降臨,它們看上去都千頭萬緒,內在關聯十分的複雜,在公眾看來,它們傾轍的表像與內因似乎總籠罩著一層莫名的迷霧。 但是,當我們將它們完全梳理清楚之後竟會發現,儘管這些企業的規模已經遠遠的大於當年的三株、秦池等等,但是,從失敗的“技術含量”來說,卻好象還是沒有 提高的跡象。

它們仍然失陷於兩個因素——

其一,違背了商業的基本邏輯。絕大多數的失敗仍然與常識有關,在托普、順馳等案例中我們都可以看到,當企業家冒險突進的時候,所有的業界領袖以及他本人都 知道這將是一次無比兇險的大躍進,它不符合一家企業正常成長的邏輯,在現金流、團隊及運營能力方面都無法保證常規的運作,所以它們最後的傾轍變成了一個 “理所當然”的結局。在這些敗局中,我們一再得出這樣的結論:所有的失敗都是忽視了經營管理最基本的原則,失去了對管理本質的把握。

其二,是企業家內心欲望的膨脹。對於企業家來說,你很難分清楚“野心”與“夢想”到底有什麼區別,拿破崙說過的那句名言“不想當元帥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被引用了無數遍,它似乎永遠是適用的。這是一個不講究出身與背景的競技場,機會永遠屬於那種勇於追求的人。然而商業終歸是一場有節制的遊戲,任何超出了能 力極限的欲望,都將引發可怕的後果。

近年來,我們更多的看到了一種“工程師+賭徒”的商業人格模式。他們往往有較好的專業素養,在某些領域有超人的直覺和運營天賦,同時,他們更有著不可遏制 的豪情賭性,敢於在機遇降臨的那一刻,傾命一搏。這是企業家職業中最驚心動魄的一跳,成者上天堂,下者落地獄,其微妙控制完全在乎天時、地利與人和。

在商業中沒有什麼是必然的。如果孫宏斌滿足于在天津城裡當地產大王,如果戴國芳不去長江邊建他的大鋼廠,如果宋如華專心經略一個軟體園,如果顧雛軍買進科龍後再不事其他收購,如果唐萬新就只專注於他的“三駕馬車”,那麼,也許所有的敗局都不會發生。但是,這樣的假設又是不成立的,因為,他們崛起於一種狂熱 的商業世紀,這個時代給予身處其中的人們太多的誘惑與想像空間,它讓每個人都夢想自己在一夜之間成為一個超越平凡的人,所以,最好的與最壞的結局往往一體 兩面。這並不是說所有的悲劇都是必然會發生的,相反,如果說跨越式的成長是中國企業勇於選擇的道路的話,那麼,如何在這樣的過程中盡可能地規避及消解所有 的危機,則是一個十分迫切的命題。

我們看到,所有的失敗都是忽視了經營管理最基本的原則,失去了對管理本質的把握,從而在相當程度上導致了經營的慘敗和自信心的喪失。在寫作這些案例的時候,我不由的會想起宋代理學家朱熹的那句被咒駡了數百年的格言——“存天理,滅人欲”,對於企業家來說,“存商理,滅人欲”也許是一個值得記取的生存理念。

7月 13, 2010

Vitas - The Star

唱得幾正的俄國佬.....

7月 09, 2010

洛克菲勒給兒子的信 - 9

第九封:信念是金
  
  ◆格言:信心的大小決定了成就的大小。只要相信我們能夠成功,我們就會贏得成功。我從來不相信失敗是成功之母,我相信信心是成功之父。
  
  (The force which have lighted my way,and time after time have given me new courage to face life cheerfully,have been confidence.)
  
  June7,1903
  
  親愛的約翰:
  
  你說得很對,雄才大略的智慧可以創造奇跡。然而,現實是創造奇跡的人總是寥若晨星,而泛泛之流卻在輩出。
  
  耐人尋味的是,人人都想要大有所為。每一個人都想要獲得一些最美好的東西。每一個人都不喜歡巴結別人,過著平庸的日子,也沒有人喜歡覺得自己是二流人物,或覺得自己是被迫進入這種境況的。
  
  難道我們沒有雄才大略的智慧嗎?不!最實用的成功智慧早已寫在《聖經》之中,那就是“堅定不移的信心足可移山”。可為什麼還有那麼多失敗者呢?我想那是因為真正相信自己能夠移出的人不多,結果,真正做到的人也不多。
  
  絕大多數的人都視那句聖言為荒謬的想法,認為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我以為這些不會得救的人犯了一個常識性的錯誤,他們錯把信心當成了“希望”。不錯,我們無法用“希望”移動一座高山,無法靠“希望”取得勝利或平步青雲,也不能靠希望而擁有財富和地位。
  
  但是,信心的力量卻能幫助我們移動一座山嶽,換名話說,只要相信我們能夠成功。你也許認為我將信心的威力神奇或神秘化了,不!信心產生相信“我確實能做到”的態度,相信“我確實能做到”的態度能產生創造成所必備的能力、技巧與精力。每當你相信“我能做到”時,自然就會想出“如何解決”的方法,成功就誕生在成功解決問題之中。這就是信心發威的過程。
  
  每一個人都“希望”有一天能登上最高階層,享受隨之而來的成功果實。但是他們絕大多數偏偏都不具備必需的信心與決心,他們也便無法達到頂點。也因為他們相信達不到,以致找不到登上巔峰的途徑,他們的作為也就一直停留在一般人的水準。
  
  但是,我少部分人真的相信他們總有一天會成功。他們抱著“我就要登上巔峰”的心態來進行各項工作,並且憑著堅強的信心而達到目標。我以為我就是他們其中的一員。當我還是一個窮小子的時候,我就自信我一定會成為天下最富有的人,強烈的自信激勵我想出各種可行的計畫、方法、手段和技巧,一步步攀上了石油王國的頂峰。
  
  我從不相信失敗是成功之母,我相信信心是成功之父。勝利是一種習慣,失敗也是一種習慣。如果想成功,就得取得持續性的勝利。我不喜歡取得一量的勝利,我要的是持續性勝利,只有這樣我才能成為強者。信心激發了我成功的動力。
  
  相信會有偉大的結果,是所有偉大的事業、書籍、劇本,以及科學新知背後的動力。相信會成功,是已經成功的人所擁有的一項基本而絕對必備的要素。但失敗者慷慨地丟掉了這些。
  
  我曾與許多在生意場中失敗過的人談話,聽過無數失敗的理由與藉口。這些失敗者在說話的時候,時常會在無意中說:“老實說,我並不以為它會行得通。”“我在開始進行之前就感到不安了。”“事實上,我對這件事情的失敗並不會太驚奇。”
  
  採取“我暫且試試看,但我想還是不會有什麼結果”的態度,最後一定會招致失敗。“不信”是消極的力量。當你心中不以為然或產生懷疑時,你就會想出各種理由來支持你的“不信”。懷疑、不信、潛意識要失敗的傾向,以及不是很想成功,都是失敗的主因。心中存疑,就會失敗。相信會勝利,就必定成功。
  
  信心的大小決定了成就的大小。庸庸碌碌、過一天算一天的人,自信為做不了什麼事,所以他們僅能得到很少的報酬。他們相信不能做出偉大的事情,他們就真的不能。他們認為自己很不重要,他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顯得無足輕重。久而久之,連他們的言行舉止也會表現得缺乏自信。如果他們不能將自信抬高,他們就能在自我評估中畏縮,變得愈來愈渺小。而且他們怎麼看待自己,也會使別人怎看待他們,於是這種人在眾人的眼光下又會變得更渺小。
  
  那些積極向前的人,肯定自己有更大的價值,他就能得到很高的報酬。他相信他能處理艱巨的任務,真的就能做到。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他的待人接物,他的個性、想法和見解,都顯示出他是專家,他是一位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
  
  照亮我的道路,不斷給我勇氣,讓我愉快正視生活的理想的,就是信心。在任何時候,我都不忘增強信心能力。我用成功的信念取代失敗的念頭。當我面臨困境時,想到的是“我會贏”,而不是“我可能會輸”。當我與人競爭時,我想到的是“我跟他們一樣好”,而不是“我無法跟他們相比”。機會出現時,我想到的是“我能做到”,而不是“我不能做到”。
  
  每個人邁向成功的第一個步驟,也是不能漏掉的基本步驟,就是要相信自己,要相信自己一定能夠成功。要讓關鍵性的想法“我會成功”支配我們的各種思考過程。成功的信念會激發我信的心智創造出獲得成功的計畫。失敗的意念正好相反,使我們去想一些會導致失敗的念頭。
  
  我定期提醒自己:你比你想像的還要好。成功的人並不是超人。成功不需要超人的智力,不是看運氣,也沒有什麼神秘之處。成功的人只是相信自己、肯定自己所作所為的平凡人。永遠不要、絕對不要廉價出售自己。
  
  每個人都是他思想的產物,想的是小的目標,就可預期成果也是微小的。想到偉大的目標就會贏得重大的成功。而偉大的創意與大計畫通常比小的創意與計畫要來得容易,至少不會更困難。
  
  那些能夠在商業、傳教、寫作、演戲,以及其他成就的追求上達到最高峰的人,都是因為能夠踏實、有恆地奉行一個自我發展與成長的計畫。這項訓練計畫會為他們帶來一系列的報酬:獲得家人更尊敬的報酬;獲得朋友與同事讚美的報酬;能覺得自己很有用的報酬;成為重要人物的報酬;收入增加、生活水準提高的報酬。
  
  成功——成就——就是生命的最終目標。她需要我信用積極的思考去呵護。當然,在任何時候我想都不能讓信念出問題。  
  
  愛你的父親

洛克菲勒給兒子的信 - 8

第八封:只有放棄才會失敗

◆格言:世界上沒有一樣東西可取代毅力。除非你放棄,否則你就不會被打垮。有太多的人高估他們所欠缺的,卻又低估了他們所擁有的。

(Too many people overvalue what they are not and undervalue what they are.)

February12,1909

親愛的約翰:

今天是偉大的一日!

今天,合眾國上下懷著一種特有的感念之情,來紀念那顆偉大而又罕有的靈魂——無愧於上帝與人類的先總統亞伯拉罕•林肯先生。我相信林肯受之無愧。

在我真實的記憶中,沒有誰能比林肯更偉大。他編織了一段合眾國成功而又令人動容的歷史,他用不屈不撓的精神與勇氣以及寬厚仁愛之心,使四百萬最卑下的黑奴獲得解放,同時擊碎了二千七百萬另一膚色的合眾國公民靈魂上的枷鎖,結束了因種族仇恨而使靈魂墮落、扭曲和狹隘的罪惡歷史。他避免了國家被毀滅的災難,將一切不同語言、宗教、膚色和種族組合成為一個嶄新的國家。合眾國因他獲得了自由,因他而幸運地踏上了正直公平的康莊大道。

林肯是上世紀最偉大的英雄,今天,在他百年誕辰之際,舉國上下追思他為合眾國所做的一切,就是一個最好的證明。

然而,當我們重現並感激他的光輝偉業之時,我們更應汲取並光大其人生所具有的特殊教益——執著的決心與勇氣。我想我們紀念他的最好方式就是效法他,讓他從不放棄的精神光照美國。

在我心中,林肯永遠是不被困難嚇倒、不屈不撓的化身。他生下來就一貧如洗,曾被趕出家園。他第一次經商就失敗了,第二次經商敗得更慘,以致用去十幾年的時間他才還清了債務。他的從政之路同樣坎坷,他第一次競選州議員就遭失敗,並丟掉了工作。幸運的是,他第二次競選成功了。但接下來是喪失親人的痛苦的競選州參議員發言人的失敗在等待著他。然而他依然沒有灰心,在以後競選中他曾六度失敗,但每次失敗過後他仍是力爭上游,直至當選美國總統。

每個人都有歷盡滄桑和飽受無情打擊的時候,卻很少有人能像林肯那樣百折不回。每次競選失敗過後,林肯都會激勵自己:“這不過是滑了一跤而已,並不是死了爬不起來了。”這些詞彙是克服困難的力量,更是林肯終於享有盛名的利器。

林肯的一生書寫了一個偉大的真理:除非你放棄,否則你就不會被打垮。

功成名就是一連串的奮鬥。那些偉大的人物,幾乎都受過一連串的無情打擊,他們每個人都險些宣佈投降,但是他們因為堅持到底,終於獲得了輝煌的成果。例如偉大的希臘演說家德莫森,他因為口吃,而生性害臊羞怯。他父親死後給他留下一塊土地,希望他能過上富裕的生活,但當時希臘的法律規定,他必須在聲明擁有土地之權之前,先在公開的辯論中贏得所有權。很不幸,因為口吃加上害羞使他慘敗,結果喪失了那塊土地。但他沒有被擊倒,而是發憤努力戰勝自己,結果他創造了人類空前未有的演講高潮。歷史忽略了那位取得他財產的人,但幾個世紀以來,整個歐洲都記得一個偉大的名字——德莫森。

有太多人高估他們所欠缺的,卻又低估他們所擁有的,以至喪失了成為勝利者的機會。這是個悲劇。

林肯的一生就是化挫折為勝利的偉大見證。沒有不經失敗的幸運兒,重要的是不要因失敗而變成一位懦夫。如果我們盡了最大努力仍然不達目的,我們所應做的就是汲取教訓,力求在接下來的努力中表現得更好就行了。

坦率地說,我無心與林肯總統比較,但我有他些許的精神,我痛恨生意失敗、失去金錢,但是真正使我關心的是,我害怕在以後的生意中,會太謹慎而變成懦夫。如果真是那樣,那我的損失就更大了。

對一般人而言,失敗很難使他們堅持下去,而成功則容易繼續下去。但在林肯那裡這是個例外,他會利用種種挫折志失敗,來驅使他更上一層樓。因為他有鋼鐵般的毅力。他有一句話說得好:“你無法在天鵝絨上磨利剃刀。”

世界上沒有一樣東西可取代毅力。才幹也不可以。懷才不遇者比比皆是,一事無成的天才很普遍;教育也不可以。世上充滿了學無所用的人。只有毅力和決心無往不利。

當我們繼續邁向高峰時,我們必須記住:每一級階梯都供我們踩足夠的時間,然後再踏上更高一層,它不是供我們休息之用。我們在途中不免疲倦與灰心,但就像一個拳擊手所說的,你要再戰一回合才能得勝。碰到困難時,我們要再戰一回合。每一個人的內在都有無限的潛能,除非我們知道它在哪裡,並堅持用它,否則毫無價值。

偉大的機會不假外求,然而,我們得努力工作才能把握它。俗語說:“打鐵趁熱。”的確不錯。毅力與努力都重要。每一個“不”的回答都使我們愈來愈接近“是”的回答。“黎明之前總是最黑暗”,這句話並非口頭禪,我們努力工作發揮技巧屯才能時,成功的一天終會到來。

今天,我們在感激、讚美林肯總統的時候我們不能忘記的是要用他一生的事蹟來激勵自己。即使這樣做了,我們頂天立地的一天仍未到來,我們依然是個大贏家。因為我們已經有了知識,也懂得面對人生,那是更大的成功。

愛你的父親

7月 08, 2010

洛克菲勒給兒子的信 - 7

第七封:最可怕的是精神破產

◆格言:只要不變成習慣,失敗是件好事。你利用了機會,就是在剝奪別人的機會,保證自己。一旦避免失敗變成你做事的動機,你就走上了怠惰無力的路。
(An optimist sees an opportunity in every calamity, a pessimist sees a calamity in every opportunity.)

November 19, 1899

親愛的約翰:

你近來的情緒過於低落了,這很是讓我難過。我能真切地感受到,你還在為那筆讓你賠進一百萬的投資感到恥辱和羞愧。以至終日悶悶不樂、憂心忡忡。其實,這大可不必,一次失敗並不能說明什麼,更不會在你的腦門上貼上無能者的標籤。

快樂起來,我的兒子。你需要知道,這個世界上的每個人都沒有順遂的人生;相反,卻要時刻與失敗比鄰而居。也許正因為這個世界上有太多太多無奈的失敗,追求卓越才變得魅力十足,讓人競相追逐,甚至不惜以生命為代價。即便如此,失敗還是要來。

我們的命運也依然如是。只是與有些人不同,我把失敗當作一杯烈酒,咽下去的上苦澀,吐出來的卻是精神。

在我信誓旦旦跨入商界,跪下來懇祈上帝保佑我們新開辦的公司之時,一場災難性的風暴便襲擊了我們。當時我們簽訂了一筆合同,要購進一大批豆子,準備大賺一把,但沒有想到一場突然“來訪”的霜凍擊碎了我們的美夢,到手的豆子毀了一半,而且有失德行的供應商還在裡面摻加了沙土和細小的豆葉、豆秸。這註定是一筆要做砸了的生意。但我知道,我不能沮喪,更不能沉浸在失敗之中,否則,我就會離我的目標、夢想越來越遠。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更不可能維持現狀,如果靜止不動,就是退步,但要前進,必須樂於做決定和冒險。那筆生意失敗之後,我再次向我的父親借債,儘管不很不情願這麼做。而且,為使自己在經營上勝人一籌,我告訴我的合夥人克拉克先生,我們必須宣傳自己,通過報紙廣告讓我們的潛在客戶知道,我們能夠提供大筆的預付款,並能提前供應大量的農產品。

結果,膽識加勤奮拯救了我們,那一年我們非但沒有受“豆子事件”的影響,反而讓我們賺到了一筆可觀的純利。

人人都厭惡失敗,然而,一旦避免失敗變成你做事的動機,你就走上了怠惰無力之路。這非常可怕,甚至是種災難。因為這預示著人可能要喪失原本可能有的機會。

兒子,機會是稀少的東西,人們因機會而發跡、富有,看看那些窮人你就知道,他們不是無能的蠢材,他們也不是不努力,他們是苦於沒有機會。你需要知道,我們生活在弱肉強食的叢林之中,在這裡你不是吃人就是補被別人吃掉,逃避風險幾乎就是保證破產;而你利用了機會,就是在剝奪別人的機會,保證著自己。

害怕失敗就不敢冒險,不敢冒險就會錯失眼前的機會。所以,我的兒子,為了避免喪失機會、保住競爭的資格,我們支付失敗與挫折是值得的!

失敗是走上更高地位的開始。我可以說,我能有今天的成就,是踩著失敗的螺旋階梯升上來的,是在失敗中崛起的。我是一個聰明的“失敗者”,我知道向失敗學習,從失敗的經驗中汲取成功的因數,用自己不曾想到的手段,去開創新事業。所以我想說,只要不變成習慣,失敗是件好事。

我的座右銘是:人始終要保持活力、永遠堅強、堅毅,不論遭遇怎樣的失敗與挫折,這是我惟一能做的事情。我自己能夠理解,我做什麼才會讓自己感到快樂,什麼東西值得自己為之效命。根本的期望,就像清潔工手中的掃把,將掃盡你成功之路上的所有垃圾。兒子,你自己根本的期望在哪裡?只要你不丟掉它,成功必將到來。

樂觀的人在苦難中會看到機會,悲觀的人在機會中會看到苦難。兒子,記住我深信不已的成功公式:

夢想+失敗+挑戰=成功之道。

當然,失敗有它的殺傷力,它可以讓人萎靡、頹廢,喪失鬥志和意志力。重要的是你將失敗看作什麼。天才發明家湯瑪斯•愛迪生先生,在用電燈照亮摩根先生的辦公室前,共做了一萬多次實驗,在他那裡,失敗是成功的試驗田。

十年前,《紐約太陽報》一位元年輕記者採訪了他,那位少經世事的年輕人問他:“愛迪生先生,您目前的發明曾經失敗過一萬次,您對些有什麼看法?”愛迪生對失敗一詞很不受用,他以長者口吻跟那位元記者說:“年輕人,你的人生旅程才剛剛開始,所以我告訴你一個對你未來很有幫助的啟示,我沒有失敗過一萬次,我只是發明了一萬種行不通的方法。”精神的力量永遠如此巨大。

兒子,你要宣佈精神破產,你就會輸掉一切。你需要知道,人的事業就如同浪潮,如果你踩到浪頭,功名隨之而來;而一旦錯失,則終其一生都將受困於淺灘與悲哀。失敗是一種學習經歷,你可讓它變成墓碑,也可以讓它變成踏腳石。

沒有挑戰就沒有成功,不要因為一次失敗就停下腳步,戰勝自己,你就是最大的勝者!

我對你很有信心。

愛你的父親

7月 02, 2010

看世界杯學股市投資策略

世界杯比賽讓人獲益良多﹐而且不僅僅是與足球有關的內容。看比賽時我開始意識到它與股市在許多方面都很像﹐而且它實際上能教你一兩個賺錢之道。

不相信?下面是我從“綠茵賽場”上學到的與“金錢賽場”有關的七條經驗。

1. 不要大驚小怪。

誰能想像四年前打進決賽的法國隊如今卻如此丟臉地落荒而逃?誰能想到英格蘭隊會與阿爾及利亞隊戰平?誰能想到瑞士隊能戰勝西班牙隊?

然而這些令人震驚之事時有發生。

許多年前﹐我在寫一本與賭球期貨有關的書。當時﹐倫敦的一位頂級書商告訴我他的公司在此類不可能事件上賺了大錢。他說﹐廣大賭徒們通常低估了出現意外情況的可能性。

投資領域也是如此。塔勒布(Nassim Nicholas Taleb)稱此類不可能事件為“黑天鵝”。英國喜劇作家沃德豪斯(P.G. Wodehouse)曾說﹐永遠不要混淆不同尋常與不可能。不久之前﹐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或通用汽車公司(General Motors)似乎也不可能破產。

近幾年的事件提醒我們﹐不同尋常之事時有發生。這麼多人感到驚訝才是唯一令人驚訝之事。

2. 加強防御。

足球這行有句老話:進球只在一瞬間。但英格蘭隊與美國隊的比賽結束後﹐倒霉的英格蘭守門員格林(Robert Green)會告訴你﹐事實與此稍有出入。

失球只要一瞬間﹐攻破對方大門卻要一萬年。

投資者知道這種滋味。一個粗心的錯誤在一瞬間內可讓一筆極佳交易的利潤損失殆盡。

進攻(努力賺錢)比防御(努力不虧錢)更令人興奮﹐但反其道而行之才是明智地管理資金的開始。畢竟﹐為了彌補50%的損失﹐需要100%的利潤。或正如價值投資者所說:第一條規則﹐不要失球。第二條規則是什麼?永遠不要忘記第一條。

3. 要有全球意識。

能讓世界各地的球迷放棄他們對本國比賽、球員和球隊的迷戀並開始密切關注每一支其它球隊的機會不多﹐世界杯便是其中之一。

當然﹐你支持美國隊﹐日本人支持日本隊﹐等等。但每一個人都知道最重頭的是阿根廷隊、葡萄牙隊和巴西隊。而且無論如何我們全都關注。

投資者需要學習相同的訣竅。“偏愛本國股票”一直以來都是大多數投資組合中的一個大問題。大多數人一直把太多的錢留在本國股市。研究發現美國投資者的股票投資組合中通常有80%以上的美國股票。據美國投資公司學會(Investment Company Institute)數據顯示﹐僅有不到一半的家庭在投資共同基金時還擁有投資於海外的基金。

這毫無道理。你已經在美國的經濟上押了重注──你的住房、工作和支持網絡均在美國。而美國僅佔全球股市市值的三分之一。因此﹐如果你只停留在本國市場﹐你就錯失了其餘的三分之二。

全球投資使你的押注得以延伸並使你最大程度的擁有多樣化的投資。AQR Capital Management近期的報告發現全球性的投資組合通常讓投資者的長期收益更佳﹐且短期震盪更少。

4. 不要盲目期待

我理解為什麼不論朝鮮隊表現有多差(朝鮮隊兩場皆輸﹐被進了九個球)﹐某些朝鮮人都會為之歡呼。這畢竟是他們的國家。

我不能理解的是那些把他們的糟糕投資堅持到底的投資者﹐他們期待並祈禱拙劣的管理、糟糕的策略和差勁的產品將以某種方式產生好的結果。期待並不令人興奮。除非真的在這家公司工作﹐否則沒人需要堅持持有他們在華盛頓互助銀行(Washington Mutual Bank)、房利美(Fannie Mae)或通用汽車公司(General Motors)的股票。如果它不能讓你高興﹐停止報怨或祈禱。拋了它。

5. 耐心才能贏。

英國隊再一次讓本國的球迷承受了巨大的失望。我曾在英國生活﹐這種事每四年便會發生一次。

多年前﹐巴西傳奇球星貝利(Pele)曾向一名英國電視記者解釋過這個問題。他說﹐英國隊在場上需要更多的耐心。

並非只有他們需要耐心。太多的球隊試圖速戰速決──把球一腳開出﹐然後期待最好的結果。偉大的球隊(尤其是巴西隊)採取完全不同的方式。他們賴以成名的是把球傳得滿場飛﹐等待最佳的射門時機。這種辦法十分有效。

股市中也如此。從積極投資變成耐心持有的過程曾被投資界的貝利──巴菲特(Warren Buffett)稱作是一種有效的方式。像大多數偉大的投資者一樣﹐他會幾乎無限期的等待得分的機會。這是個更好的計劃。

6. 留意你的安全邊際

在對陣美國隊的比賽中﹐斯洛文尼亞隊在上半場領先兩分﹐他們看上去十分放鬆。但最後他們以平局結束這場比賽也算幸運。這種逆轉隨時都會發生。人不能太放鬆﹐幾乎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

在1929年股市崩盤之後﹐謹慎型價值投資的宗師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在他的投資組合中得出了類似的結論。股價的跌幅比他曾想到的所有可能情況都大的多。(過去幾年﹐房地產投資者也有類似的經歷。)這就是為什麼格雷厄姆開始關注“安全邊際”這一概念。他建議在股票至少低於其真實價值的三分之一時投資者再去購買。以防萬一。

7. 不要把希望全寄托在裁判身上

在金融危機後﹐包括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財政部(Treasury)和美聯儲(Federal Reserve)在內的金融監管者均受到嚴厲的批評﹐這不奇怪。他們不相信出現了房地產泡沫。他們不知道銀行在其資產負債表上做了手腳。他們不知道衍生品市場究竟在發生什麼事情。這份清單令人惋惜。

但如果他們想自我感覺好一點﹐他們或許應當看一看世界杯的比賽。部分裁決極不尋常。在美國隊對陣斯洛文尼亞隊的比賽中﹐第一次擔任世界杯裁判的庫利巴利(Koman Coulibaly)那富有爭議的、且或許是不公正的裁決不但讓美國隊少贏了一場球﹐也讓他本人無法再執法下一輪比賽。這並不是世界杯中唯一的爭議。從歷史上看﹐這也不會是最後一個。不可靠的裁決是足球的特色之一﹐同樣也是股市的特色之一。對庫利巴利而言﹐或許我們可以幫他在華爾街找份差事──當個監管者。

Brett Arends

(編者按:本文作者Brett Arends是《華爾街日報》網絡版專欄作家﹐他的專欄《投資回報》幫助投資者分析最新時事並做出相應投資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