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30, 2009

傑出的醫藥股

經過一大輪的研究, 終於找出了在香港上市的最佳醫藥了, 可惜有點遲了, 估值已經非常之合理了, 沒有了暴利空間.

這就是1177中國生物製藥, 在香港上市已超過9年了, 開始在創業版, 02年起轉去主板. 先說股東背景是屬正大集團. 正大是泰國著名的華裔財團, 亦是最早進入中國市場投資的外資之一, 80-90年代成日在電視見到正大的廣告, 在國內深耕了有30年了.

其股價由上市到現在升了大約5倍左右, 相比其他生物股不盤出色, 營業收入由4億升到23億, 其盈利由4500萬升到08年的3億, 有6倍多的增長, 但是其間它有一次資產出讓, 賣了給博士倫, 獲利15億, 目前公司還有18億的現金. 現金流多年以來都是正增長, 自02年之後, 沒有從股市再集資了, 負債亦很輕微大約18%左右.

中國生物制藥的業務開始以眼藥水和肝病為主, 後來05年將眼藥水賣了給博士倫後. 變成肝病為主了, 但是公司的研發能力非常雄厚, 這幾年研發了很多心腦血管, 肝病, 抗腫瘤, 糖尿病用藥, 令肝藥的比重降到50%之下, 而且沒有動用額外的資金. 公司到09年合共獲得發明專利授權218項、實用新型專利授權3項及外觀設計專利授權20項. 這相比在香港上市的製藥公司, 可以話是獨樹一幟了. 而且公司的派息也在持續增加.

按09年的業績計, 目前PE25倍, 其平均增長有29%左右, 估值合理不算抵買. 另外羅欣和威高也做得不錯, 但還在創業板, 風險較大, 而且競爭優勢不太明顯.

12月 25, 2009

平安隨想和2010年展望

年頭說過今年是股票收集年, 自己大致收集完成了. 手上的股票組合都是金融, 消費股和少少環保相關的股票, 暫時沒有意慾改動, 很可能2010年大部份的時間就在等待了, 估計狂牛在明年還不會看到, 賣出的機會或在2011/2012年. 如果來個環保的大泡沫, 哪就更好了, 畢竟自己也有少少.

股市會否調整到2萬點之下, 實在難以捉摸, 如果調整得夠多, 有閒錢時, 會再買多少少的金融股和消費股, 否則就真的在等了. 但有兩點可以肯定的, 美金長線向下和人民幣還在上升的軌道中.

祝大家聖誕快樂和新年快樂!

12月 22, 2009

反其道而行 基金經理吸金70億美元

今年投資者大多恢復了元氣﹐而大衛•泰珀(David Tepper)可謂賺得砵滿盆盈、領跑吸金狂潮。

知情人士透露﹐今年迄今為止泰珀名下的對沖基金盈利將近70億美元﹐而他還即將再讓自己入帳逾25億美元。這將躋身近年來單年收入之前列。

他的制勝秘訣就是押注數十億美元﹐賭美國不會重蹈大蕭條的覆轍。

大衛•泰珀
在今年2、3月之間﹐泰珀吸納了股價暴跌、許多投資者都避之惟恐不及的銀行類股。泰珀日復一日買進當時股價不足3美元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 Corp.)的股票以及當時股價不足1美元的花旗集團(Citigroup Inc.)優先股。他的一位投資者堅稱市場還將大幅跳水﹐而與他持同樣樂觀看法的朋友們在與他採取統一步調時則憂心忡忡﹐他們猜測政府可能要將這些銀行收歸國有。

泰珀回憶道﹐我覺得自己在孤軍奮戰﹐有些時候甚至根本沒有人開價。

泰珀的搏弈獲得了回報。截至12月初﹐市場復蘇幫助他名下公司Appaloosa Management在扣除費用後狂賺錢120%。這些收益令主攻問題公司股票及債券交易的泰珀管理資金規模達到了約120億美元﹐使得Appaloosa成為全球最大的對沖基金之一。

泰珀現在又給自己設定了新目標。他買進了將近20億美元備受打擊的商業抵押貸款擔保證券。這些證券中有的是由紐約兩家從事高級房地產業務的公司Peter Cooper Village & Stuyvesant Town和 666 West 57th Street所發債券進行的擔保﹐過去兩年中它們的市值遭到了重挫。泰珀的辦公室位於新澤西郊區﹐可以俯瞰夏特山希爾頓酒店的停車場。

一些專家預計商業地產市場將傳來更多壞消息﹐而且說如果泰珀沒有看準﹐那麼有可能令自己近期的收益縮水﹔而泰珀說自己保持樂觀。

一度受到荷包殷實的投資者熱捧的對沖基金在2008年損失慘重﹐重挫了19%。去年﹐將近1,500只對沖基金關門歇業﹐佔此類基金總數的16%。對沖基金調查公司Hedge Fund Research Inc.提供的數據顯示﹐今年它們又捲土重來﹐截至11月份盈利19%﹐創下十年來最佳年度戰績。

泰珀成長於匹茲堡一個中產階級社區﹐他的父親曾經是一位每周工作七天的會計師﹐還有一次因為彩票中獎71.5萬美元。泰珀在上世紀80年代末期幫助高盛(Goldman Sachs)從事垃圾債券交易。泰珀總是穿著牛仔褲運動鞋來上班﹐而且他還會自嘲﹐對自己的成功輕描淡寫。他聲稱是自己使得“就是這樣了”這句俚語在華爾街流傳開來﹐它用來解釋當情況有變時需要對投資頭寸進行調整。

在一次又一次和提升合伙人的機會擦肩而過之後﹐泰珀離開了高盛﹐並在1993年創立了Appaloosa。到2008年﹐他的年均回報率約為30%﹐淨值估計約為20億美元。

泰珀現住在新澤西州一棟他在1990年時花120萬美元買下兩層小樓中。泰珀不久前買下了橄欖球隊匹茲堡鋼人隊(Pittsburgh Steelers)的所有權﹐然後每個主場比賽他都乘飛機前往觀戰。泰珀在2004年給自己的母校卡耐基梅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的商學院捐款5,500萬美元﹐並將它改名為泰珀商學院。

這位嗓音沙啞﹐帶著眼鏡的交易員很愛笑﹐不過他手下說老板生氣時很快就滿面怒容。泰珀在辦公桌的顯眼位置放著一個前雇員送的禮物──一對銅質睪丸復製品雕像。他在交易日里總會摸摸這座雕像乞求好運﹐結果總是引得同事們暴笑。

這些年來﹐他最大的收獲來自於大筆買進受到冷遇的投資。1997年亞洲市場崩潰的時候﹐泰珀在已經包括大量俄羅斯債券的投資組合中又加入了韓國股票。此舉使他在兩年後市場反彈時賺了10多億美元。2003年他在垃圾債券上大獲成功﹔2007年他又押注鋼鐵、煤炭和其他資源企業﹐2008年大宗商品價格飆升時﹐他再次大賺一筆。

不過﹐由於泰珀有時會把一半以上的投資組合都投到單一的交易想法上﹐他也容易遭受慘烈而突然的損失。

這種做法讓他去年虧了逾10億美元。2008年1月﹐法國興業銀行(Societe General SA)交易員科維爾(Jerome Kerviel)被查出損失了50億歐元(合72億美元)﹐成為世界上最大的交易損失之一。由於擔心市場會暴跌﹐泰珀賣掉了大量持股。然而﹐價格卻並沒有下挫﹐這讓Appaloosa損失慘重。去年春季﹐泰珀轉而看好大型公司股並買進了一些﹐不過卻隨著股市的下滑而遭了殃。

2006年泰珀重金押注汽車配件供應商德爾福公司(Delphi)。但去年4月﹐他和一群投資者退出了一樁向這家破產企業注資至多26億美元的交易﹐引發了一場激烈的官司大戰﹐到今年夏季才得以解決。Appaloosa在德爾福的投資損失了近2億美元。

2008年﹐泰珀最大的基金縮水25%﹐超過了行業19%的平均降幅。

泰珀18年以上的老客戶席利(Alan Shealy)說﹐和泰珀一起投資就象是飛一樣﹐有幾個小時無聊透頂﹐然後是一陣陣的心驚肉跳。他是典型的機會主義者﹐投資任何資產類別﹐不過你必須要有一個鋼鐵般強壯的胃才行。

進入2009年﹐泰珀小心謹慎﹐公司資產中有20多億美元是現金﹐佔了30%以上。他極度渴望買進。泰珀用母校教授邁爾策(Allan Meltzer)說過的一句話對自己的投資理念進行了詮釋──“樹總是要長的”。換句話說﹐增長是經濟體的自然狀態﹐因此樂觀通常是會有回報的。

今年2月10日﹐泰珀讀到有關財政部開始推出所謂的“金融穩定計劃”(Financial Stability Plan)的文章。計劃包括政府收購銀行優先股、進而向銀行注資的承諾。優先股比普通股的回報機會要小﹐不過風險也要小。

當時﹐投資者們擔心政府最終不得不把大型銀行收歸國有。美國官員們說﹐他們並沒有這樣的意圖﹐不過投資者對此表示懷疑。把大型銀行收歸國有可能會令普通股股東遭遇滅頂之災。

來自財政部的消息被泰珀視為政府將支撐銀行的證據。他指示手下的交易員開始買進銀行股票和債券。

當時很少有投資者和他一樣樂觀。財政部長蓋特納(Timothy Geithner)推出計劃的當天﹐道瓊斯指數跌了逾382點﹐跌幅近5%。隨後的幾天中﹐銀行股繼續下挫。2月20日﹐美國銀行股價跌至2.53美元。到3月5日﹐花旗交易價格跌至0.97美元。

泰珀回憶起在公司小小的交易大廳中對合作伙伴之一的盧卡奇(Michael Lukacs)說﹐這太荒唐了﹐太瘋狂﹐瘋狂﹐瘋狂了!政府怎麼會說話不算數?他們不會讓這些銀行垮台的﹐人們失去理智了!

泰珀與盧卡奇和Appaloosa的另外一位高管伯林(Jim Bolin)聚到一起開會。泰珀堅持認為﹐刺激支出和低利率將提振經濟。他說﹐他估計美國政府將花旗等銀行收歸國有的幾率只有20%。

伯林對銀行持樂觀態度﹐不過仍認為持有銀行債券比高風險的股票要更安全。泰珀說他聽了他們的看法﹐不過他覺得已經到了押大注的時候。Appaloosa的人說伯林往往比泰珀更為保守。

在幾週時間里﹐泰珀的團隊購買了各種品種的銀行投資﹐包括債券、優先股和普通股。就在幾個月前﹐政府曾注資數十億美元維持美國國際集團(AIG)等公司的生存﹐就像他們現在對銀行所做的那樣。但是﹐這並未阻止這些股票的大跌。

3月份時該公司較年初一度損失了10%左右﹐總計約合6億美元。泰珀拿起電話做了更多交易﹐過去他常常把這件事交給下屬完成。這一次﹐他想直接與華爾街經紀人交流﹐看看情況糟糕到了什麼程度。

答案是:非常糟糕。泰珀說﹐他被告知他是大筆買進的唯一大投資者。

管理20億美元資產的投資公司Solaris Asset Management的首席投資長格里斯基(Timothy Ghriskey)回憶說﹐客戶們都擔心遊戲發生了改變﹐資本主義已不同於以往了。這是發自內心的恐慌。他說他在此期間只買了少量銀行類股。

在冬末的一天﹐泰珀聽到了他自己的客戶席利的質疑之聲。

席利回憶說﹐自己當時稱銀行的問題還遠遠沒有結束。不過﹐管理愛達荷州一家投資公司的席利仍堅持站在泰珀一邊。他說﹐我發現這些頭寸的流動性很強﹐因此如果他是錯的﹐他就會離場。

自2000年以後﹐泰珀就不太關注他的投資者的神經了。這一年﹐他曾打賭以科技股為主的納斯達克指數將會下跌。但很多投資者抱怨說﹐泰珀偏離了他的債券投資的根本﹐因此他取消了做空。當納斯達克市場幾個月後暴跌時﹐泰珀大為惱火。到2009年3月下旬﹐花旗集團的股價上漲了兩倍﹐泰珀的其它投資﹐包括垃圾債券也在上漲。他和他的團隊買進了更多﹐在各銀行發售股票時花費了10多億美元。泰珀說﹐他持有的花旗集團股票的平均成本是0.79美元﹐美國銀行是3.72美元。

到夏末﹐泰珀僅在花旗集團和美國銀行的股票上就獲得了約10億美元利潤﹐自1月份以來﹐他的總收益超過了45億美元﹐漲幅高達70%。

在Appaloosa高管伯林敦促謹慎行事後﹐泰珀也賣出了一些股票以鎖定利潤。但該公司仍持有大量美國銀行和花旗集團的股票﹐這兩只股票現在的價格分別是15.03美元和3.40美元。

泰珀仍然保持樂觀。他說﹐他預計利率將維持在低位﹐並認為股票和債券處於合理價位。

這種信念推動了另一個冒險的做法。

在今年的每季度末﹐泰珀都注意到投資者拋售商業房地產支持的問題債券。他從來沒有涉足這些投資﹐但他和他的10人團隊做了一些研究﹐認為這項投資具有吸引力﹐其中一些債券交易看來很安全﹐並能獲得15%以上的收益。

泰珀緩慢地投入10多億美元﹐取得了高評級的商業抵押支持證券10%至20%的所有權。他將重點放到了紐約Stuyvesant Town和666 West 57th St.等物業的貸款支持債券上。

他賭的是:如果經濟好轉﹐他將從這些債券上賺取巨額利息。但如果這些物業賺不回來投資﹐泰珀認為他還擁有這麼多債權﹐因此對物業的重組將有很大發言權。這意味著﹐他最終都可以左右逢源。

一些分析師警告說﹐他的這種做法風險很大。商業房地產的價值繼續下跌。債務類產品的所有者並不一定總有很大權力影響商業房地產的重組。而且﹐由於這些大物業的債務被分割成了許多塊﹐有許多投資者參與﹐任何控制權之爭都將格外複雜。

泰珀說﹐杞人憂天的想法是錯誤的:如果你像我們一樣認為經濟將會不錯﹐那麼我們會做的很好。

Gregory Zuckerman

12月 19, 2009

If------ By Joseph Rudyard Kipling

If you can keep your head when all about you
Are losing theirs and blaming it on you;
If you can trust yourself when all men doubt you,
But make allowance for their doubting too;
If you can wait and not be tired by waiting,
Or, being lied about, don’t deal in lies,
Or, being hated, don’t give away to hating,
And yet don’t look too good, nor talk too wise;

If you can dream---and not make dreams your master;
If you can think--- and not make thoughts your aim;
I f you can meet with Triumph and Disaster
And treat those two imposters just the same;
If you can bear to hear the truth you’ve spoken
Twisted by knaves to make a trap for fools,
Or watch the things you gave your life to broken,
And stoop and build ’em up with worn-out tools;

If you can make one heap of all your winnings
And risk it on one turn of pitch-and toss
And lose, and start again at your beginnings
And never breathe a word about your loss;
I f you can force your heart and nerve and sinew
To serve your turn long after they are gone,
And so hold on when there is nothing in you
Except the Will, which says to them: “hold on!”

If you can talk with crows and keep your virtue,
Or walk with kings---nor lose the common touch;
If neither foes nor loving friends can hurt you;

If all men count with you, but none too much;
If you can fill the unforgiving minute
With sixty seconds’ worth of distance run---
Yours is the Earth and everything that’s in it,
And---which is more---you’ll be a Man, my son!

如果在眾人六神無主之時,
你能鎮定自若而不是人云亦云;
如果在被眾人猜忌懷疑之日,
你能自信如常而不去枉加辯論;
如果你有夢想,又不迷失自己;
如果你有神思,又不致走火如魔;
如果你在成功之中能不忘形於色,
而在災難之後也勇於咀嚼苦果;
如果你聽到自己說出的奧秘,
被無賴歪曲成面目全非的魔術而不怨艾;
如果看到自己追求的美好,
受到天災破滅為一攤零碎的瓦礫,也不說放棄;
如果辛苦勞作已是功成名就,還要冒險一搏,
哪怕功名成烏有,即使慘遭失敗,也要從頭開始;
如果你跟村夫交談而不離謙恭之態,
和王侯散步不露諂媚之顏;
如果他人的愛憎左右不了你的正氣;
如果你與任何人為伍都能卓然獨立;
如果昏惑的騷動動搖不了你的意志,
你能等自己平心靜氣再作答時。
那麼,你的修養就會如天地般博大——
而你就是真正的男子漢了,我的兒子!

12月 18, 2009

讀鄧普頓勝道

牛市因為悲觀情緒而誕生,因為疑慮交加而成長,因為樂觀情緒而成熟,因為亢奮、狂喜而死亡。極度悲觀瀰漫時,正是買進的最好良機,而極度樂觀洋溢時,正是賣出的最好良機。
- 鄧普頓

某日一口氣地讀了鄧普頓勝道這本書, 這是近來難得一見的佳作, 差點錯身而過.

本書的主要觀點是教讀者如何做一個低買高賣和逆向投資的價值投資人, 如何趁市場恐慌時, 克服恐懼拚命吸納. 當然這種作法並不是盲目的, 他要求投資人要了解股價突然大跌, 是因為公司出現短暫的困難, 或是因完全失去競爭力, 造成滅頂之災. 買股票時除了要研究該公司之外, 還要了解它的主要競爭對手的情況.這些研究都要事前準備好, 時機到了就能馬上出擊, 還要了解到股票和公司是完全兩樣的東西, 因為很多時股價和公司的價值脫節, 高出太多或低估太多.

鄧普頓喜歡把焦點放在股價和價值差距極大的股票上, 用市場價格比實際價值低一半或用該股票5年後的純利不超過5倍市盈率來買入該股票, 預測公司未來成長時, 一定要保守. 投資人必須等到雨天(熊市)才買入股票, 然後等到晴天(牛市)才出售股票. 這些都要求投資人有極佳的耐心. 還有中熊市中買入質地較低的股票往往比買入優質公司為佳, 因為在熊市中較差的公司跌幅遠大於優質企業, 反彈時更加大, 但別忘了一定要分散投資.

另外他提到投資在不同的國家時, 該國的存款率一定要高, 借款不多, 這個國家的貨幣風險最低. 還有碰到平價股時, 但該企業已經受到政府的管製不容許它擴充或加價時, 就要放棄該股票了. 如果持有的股票漲到估計價值之上, 很可能已脫離投資圈, 進入投機行列了, 再不走就變成博傻遊戲.

鄧普頓運用的估值方法有很多, 有價格對營業額, 價格對現金流, 有同一行業的企業比較, 有PEG的比較, 有帳面值的比較, 或用價格對重置成本的比較, 亦有用到收購價值的比較, 公司回購等等.

最終都是一句, 吃得苦中苦, 方為人上人.

12月 16, 2009

打烊啦

09年已經接近尾聲了, 剩餘十幾日就收市了, 是時候準備一下聖誕節使使錢, 和拿些長假去下旅遊, 散散心了.

12月 02, 2009

太失敗

7月初弄了一個小型價值股的組合, 和自己的真實組合做個對比, 結果投資模擬的組合比真實組合的回報高了30%, 5個月的回報高達70%..........

模擬組合包括波斯登, 葉氏化工, 中國民航信息和新華文軒, 真實組合包括招行, 人壽, A50, Soho, 旺旺, 蒙牛, 惠理.

芒格論規模效應(ZT)

規模效應又稱規模經濟,即因規模增大帶來的經濟效益提高,但是如果規模過大,則可能產生資訊傳遞速度慢且造成資訊失真、管理官僚化等弊端,反而產生“規模不經濟”。對此查理•芒格在1994年南加州大學商學院的一次講演中做過重要的論述。


芒格認為,在考察一家企業成功或一家企業失敗的案例時,規模效應的作用至關重要。比如按照全球所有商學院有關規模優勢的理論:隨著公司經驗的增加,公司將變得更有效率進而導致成本的降低。這就是說,經手的量越多,技法就更精通。這就是不可估量的優勢,與企業的成敗興衰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以幾何學來類比,如果你鑄造一個鐵圓形池,隨著池子越築越大,其表面所需要的鐵的面積就能構成更大體積。這就是所謂的“規模效應”。芒格舉例電視廣告,他說,在早期,僅有三個有線電視網覆蓋了90%的人群,電視廣告風靡。如果你是寶潔公司,儘管廣告費用巨大,但它財大氣粗,通過一個廣告就能甩掉大量的瓶瓶罐罐。而那些小公司,卻因為產品銷量少而無法輕易使用廣告。直到後來廣告的普及,才使這些小公司也有機會出頭。

芒格認為,規模優勢還與資訊競爭優勢相伴而行。例如在一個偏遠的地方,看到箭牌口香糖和格洛茨口香糖放在一起,一個標價40美分,一個30美分,你會為了10美分把從沒聽說過的品牌塞進嘴巴嗎?箭牌受惠於其知名度,就具備了規模優勢,也就是資訊競爭優勢。

芒格指出,規模效應在心理學上還有個淵源,就是“社交證明”(social proof),因為人總是有意無意受到其他人喜好和行為的影響。如果人們都簇擁去買同一個東西,我們就通常會認為它品質更好,於是也亦步亦趨。

又例如報業,除了一些超級大城市,美國每個城市都只剩下一家日報。當這家日報擁有很大的發行量,也就意味著有很大量的廣告。一旦兩者結合起來,哪個讀者還願意看那些薄薄的,信息量少的報紙?所以,這就是階梯式的“贏者通吃”,也是規模效應的一種。

再比如,國外有paypal,那麼涉及到支付的網站業務都會和paypal合作;國外有ebay,那麼很多公司基本上不做同類的C2C,也是直接合作;國外有skype;那麼基本上其他公司很少再放資源去開發同類型的VOIP;有MSN、雅虎通,最終也會實現互聯互通。而後進者,則非常難撼動先發者的優勢地位。除非有很大的技術等優勢,否則很難成功。

芒格同時指出,規模效應可能造就行業佔據絕對優勢的少數大公司,但並非無懈可擊。他說:並不總是越大越好,大規模的弊病就是官僚主義。在這樣的情況下,內部的激勵機制會失效。例如早期的AT&T(美國電話電報公司),在那樣的壟斷大公司下工作,誰還會在乎股東的利益?你的工作從你的文件籃(IN-BASKET)轉到別人的文件籃中,你就以為已經解決問題了。所以它逐步演變成臃腫、麻木的官僚機構。所以生活就是兩種力量的無止境對抗——一方面取得規模效應的優勢,一方面就是踩著美國農業部的腳後跟行事,美國農業部沒幹幾件有用的事,卻能夠忙得不亦樂乎。

和規模效應相對的,是“專業化”。例如大而全的《星期六晚郵報》曾經顯赫一時,但現在已經不在了。芒格幽默的說:我們手邊都是《越野摩托》這樣的雜誌,他們的讀者都是喜歡在比賽時開著摩托車翻跟頭的傻瓜,但他們非常熱衷於此。這本雜誌的利潤率說出來會令你垂涎三尺。

芒格在分析規模效應時,特別提到連鎖店。他說:說到規模效應,連鎖店值得一提。連鎖店具有巨大的規模效應。例如沃爾瑪,在面對零售巨人西爾斯.羅巴克(西斯連鎖百貨公司)時,他們在城市的郊區一步步打敗小的供應商,直到最後開始進軍城市區,去毀滅“大人物”。占盡優勢的西爾斯百貨公司卻在長期的優勢下逐步陷入官僚化,在這樣的體系下,如果你有新點子,保不准會成為這個系統的敵人(既得利益者阻礙了創新和變革)。

關於行業的競爭格局。芒格指出,儘管最終不少市場淪為少數公司的天下,但不同行業的競爭結果卻是截然不同的:例如航空業,幾乎沒有公司能最終從這個市場上賺到錢。而例如麥片公司,幾乎所有的製造公司都能賺到可觀的利潤。又如碳酸飲料的兩個巨頭:可口可樂和百事可樂,非常穩定的賺取利潤。芒格說的,即寡頭壟斷競爭格局下的“囚徒困境”:少數(特別是行業只剩下兩個巨頭)寡頭競爭時,似乎表面競爭激烈,實際上都在試圖維持一個“平衡”,主動進攻者可能會導致激烈的反擊使得兩敗俱傷。所以,我們對某些行業僅剩餘兩家寡頭的壟斷競爭行業,比如蘇甯與國美,人壽與平安,需要格外注意:這些公司的經營業績可能會非常穩定。例如乳製品行業(現在由於行業激變,情況更複雜)、家電零售行業、原來的電信運營行業等等。

另外,芒格指出,很多人根本不能區分,哪些是可能害死你的科技,哪些會有益,而巴菲特卻非常明白。芒格講了一個精彩的小故事:有一天,有個人跑去跟巴菲特說:有人發明了一種新的織布機,效率可能是我們機器的兩倍。巴菲特聽了後跟芒格說:夥計,我希望這不是真的,否則我們就要關門大吉了。芒格理解他的原意是:紡織業是個競爭過度的行業,改進機器會促使商品生產率大幅提升,但好處只會落在客戶身上,而廠家撈不到一點好處。而相反,芒格說:如果你在奧什科什擁有唯一一家報社,有人發明了更有效率的排版術,你使用這種技術,花費的成本都會從客戶那兒係數返還。芒格的意思很明確:只有對於具有壟斷優勢的企業,科技的提升才能將帶來的成本降低效果留在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