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27, 2009

股市推測

這是周顯寫的兩篇文章, 其中的思路的確不錯~~, 值得學習和思考下.
---------------------------------------------------------------------------------------------------------
從股市投機的方面看,明年(09)至後年(10)的大約半年到不到兩年期間,是股市的「最後泡沫期」,也是「最後逃生期」,這一次的泡沫有多大,有多長,視乎奧巴馬政府的救市力度有多大,暫時還看不出來。

8. 中國的未來

由於中國政府的救市決心,它的經濟到了現在為止,應該已穩定下來。我相信,它的救市措施還會陸續有來。從執政團隊的風格看來,朱鎔基比較看長遠,温家寶則比較市場敏感,故此他應該還有後著,會加大力度去挽救經濟。當美國明年重拾升軌時,中國的經濟增長會很驚人。

從歷史看,當全球陷入衰退,資金會湧向不受影響和仍有增長的地方。1929年後,全世界的資金便湧向了不受影響的蘇聯,和經濟增長的中國。值得注意的一點是,當時的中國是銀本位制,而世界的主流則是金本位和金銀混合本位,當全球經濟衰退時,金價相對銀價急劇上升,這有利於銀本位的中國,相等於貨幣貶值,因而引進了資金。同樣道理,如果人民幣在明年開始貶值,中國的經濟將會進一步看好。

一次世界大戰完結後,歐洲各國內傷,唯獨美國欣欣向榮。美國在1987年股災,日本之後卻屢創高位,陷入最瘋狂的牛市第三期,這證明了當一個國家正在迅速崛起時,不受其他國家的衰退影響。中國的情況也是一樣。

我預言,明年中國的經濟將會繼續快速增長,後年更可能再創新高。但當美國的最後泡沫過後,真正衰退時,中國便難以倖免。

問題是,中國的復甦有多急,新高點會在那一點上,而再來的衰退有多長,有多深,最後,中國的經濟奇蹟會維持多久,是三十年,還是再來十五年?

第一點很容易解答,當資金陸續到位時,經濟就重拾升幅。但毫無疑問,因為經濟的新重點回到農村,經濟的重心會從沿海西移到內陸。至於新高點,則要視乎政策。如果中國政府的政策正確,經濟會增長得很快,但中國的股市的周期比香港慢,我則不敢太樂觀。至於樓市,其周期更長,在未來三至五年,只會有反彈,不可能有升幅。

再來的衰退有多長,亦要視乎政策。這其實是一件簡單不過的事﹕符合經濟定律的政策,就有利經濟發展,反之則否。凡是開放和減低營運成本的政策,就有利於經濟增長,像新勞動法這種違法經濟定律的政策,結果只有一個,就是把中國的經濟奇蹟置諸死地。但正如我先前所言,中國最有可能的去向是某程度的修改新勞動法,我們必須看它的修改有多大,才能決定它今後的命運。

我只能說,假如中國不搞這搞那,也沒有新勞動法,最少也有十年以上的高速經濟增長。因為種種的原因,例如人工成本的增加,國外競爭的激烈,中國經濟也不得不逐步轉型,這其實不需要由新勞動法來加快。而美國甚至是全世界的經濟衰退,對它只能構成極短的影響,因為歷史已證明了,一時的經濟衰退是按不下一個新崛起的大國的升勢的。

1)
http://ladyfirst.hkreporter.com/colum.php?detail_id=570

2)http://ladyfirst.hkreporter.com/colum.php?detail_id=574

巴菲特老師的忠告:不做“市場先生


人們有時說﹐要做個智慧投資者﹐就必須不被情緒所左右。但這不是事實﹔相反﹐你應當逆情緒而行。

即便在近期市場動盪之後﹐道瓊斯工業股票平均價格指數仍較3月份低點上漲了30%左右。你自然會對此感到開心或釋然。但本傑明•格拉漢姆(Benjamin Graham)卻認為﹐你應當訓練自己對此類狀況感到憂慮。

在這種時候﹐求教格拉漢姆的智慧顯得尤為合適。60年前的1949年5月25日﹐這位金融分析的始祖出版了他的《智慧投資者》(The Intelligent Investor)一書﹐本專欄也是為了向這本書致敬而得名的。現在市場似乎正處於格拉漢姆當初擔憂的那種情緒:戰戰兢兢的樂觀、不安全感以及幾乎無可救藥地相信市場已經觸底。

當然﹐你不能抹殺自己的感覺。但你可以﹐也應該逆情緒行動。


股票突然變得更加昂貴起來。根據耶魯大學教授席勒(Robert Shiller)的數據﹐自3月份以來﹐標準普爾500指數的市盈率已經從13.1倍飆升到了15.5倍﹐為將近25年來最大也是最快的升幅。(如格拉漢姆所建議的﹐席勒採用的是經通貨膨脹因素調整後的10年平均市盈率。)

在10週的時間里﹐股票已經從逢低買盤的邊遠走向了實價買賣。因此﹐除非你已經退休﹐並靠投資生活﹐否則你就不應該對此感到慶祝﹐你應該感到擔憂。

格拉漢姆努力防止自己被捲入“市場先生”的情緒波動--即隨著股市走高而興奮﹐隨著股市走低而低落。“市場先生”是他對投資者集體情緒的比喻。

在一篇自傳短文中﹐格拉漢姆寫到﹐他認為無欲無求的哲學如同來自天堂的福音。他還說﹐自己心境的主要構成中包括了“靜定超然”以及“心如止水”。

格拉漢姆的最後一個妻子形容他“高尚﹐但非凡人”。我曾經問格拉漢姆的兒子這是什麼意思。小格拉漢姆說自己的父親“心不在焉”﹐在跟其他人打交道的時候的確有些障礙。小格拉漢姆解釋道﹐他總是在心裡想著很多事情。如果投資者有這種距離感或是超然感的話﹐或許尤其適合於此道。

格拉漢姆曾經說過﹐他對文學、數學和哲學的浸淫有助於他以永恒而非日常的觀點去看待市場。

或許正因為如此﹐格拉漢姆才幾乎不變地將其他人的狂熱視為黃色的警示信號﹐而在別人的哀嘆中卻能看到希望之光。

得益於逆情緒而行的心得﹐格拉漢姆每每總是能發現市場何時走到臨界點。1945年底的時候﹐市場上漲了36%﹐他警告投資者要減持股票﹔次年股市下挫8%。在1958-59年股市好轉時﹐格拉漢姆再次重彈悲觀老調﹔其後股市投資收益連年起伏。1971年底﹐就在數十年來最大熊市襲來之前﹐格拉漢姆忠告投資者要保持警惕。

1974年底股市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的時候﹐格拉漢姆在一次演說中準確地預見到股價可能會在很多年內萎靡不振。

然後他又語驚四座地說這是個好消息。格拉漢姆解釋道﹐想到自己能夠將未來的新積蓄以非常令人滿意的條件進行投資﹐真正的投資者會感到高興而不是沮喪。格拉漢姆還提出了一個更令人吃驚的說法:投資者可以把握長期熊市的“大好時機”獲利﹐這樣的運氣好得令人羡慕。

現在宣佈“購入持有策略已死”已經成為了流行。一些批評人士甚至認為平均成本投資(每個月自動投資固定金額)是種愚蠢的做法。

格拉漢姆曾被問及平均成本投資是否能確保長期投資成功﹐他在1962年寫道﹐只要在各種狀況干擾下都能堅定不移地保持下去﹐那麼無論何時開始實施﹐這一策略最終都將帶來回報。

但他說﹐如果要做到這點﹐平均成本投資者必須要與其他人不同﹐不屈從於過去幾十年間伴隨股市起伏波動而交替變化的狂喜和沮喪情緒。

格拉漢姆總結道﹐我對此表示極大懷疑。

他並不是說﹐沒有人可以不受眾人的情緒波動影響﹐他的意思是很少有人能夠做到這點。要成為一個智慧投資者﹐你必須培養格拉漢姆所說的“堅定性格”──掌控自己情緒的能力。

總而言之﹐這就是要在股市突然上漲的時候抵擋住“市場先生”狂熱情緒的傳染。

Jason Zweig
-------------------------------------------------------------------------------------
在幾乎連續九個星期走高之後﹐上上週美國股市終於首次走低﹐考慮到就在幾個月之前﹐讀者們還在問我股市還會不會有上漲之日﹐這種狀況相當值得關注。上週股市恢復漲勢﹐上週一大幅上揚。自3月9日的低點以來﹐股市已經創下了上世紀三十年代以來最為顯著的漲勢﹐引著我們回溯到大蕭條時期進行對比。

那麼。為什麼沒有更多的投資者歡呼雀躍﹖

是的﹐股市仍然較2007年的高點下跌了40%﹐因此即便在經歷眼下這段歷史性漲勢之後﹐大多數投資者仍然感覺沒有2007年股市高點時那麼富有。但我覺得這不是如此眾多的投資者感覺如此古怪的原因。真正原因是他們想唸那段時間。

如果恐懼和貪婪是投資所特有的情緒﹐那麼沒有什麼能像錯失時機那樣勾起貪婪之心了。很多平常冷靜的人听信了今年1月和2月份極其盛行的末日假定。他們並不是不願意押注股市會很快復甦﹔他們實際上是不相信股市﹐而涌入安全的美國國債﹐大舉增持現金﹐甚至在極端情況下作空市場。然後他們等待著自己的行動得到驗證。

目前來看﹐他們白等了。隨著股市的大幅上揚﹐那些超級安全的美國國債價格急劇下滑﹐由於利率上升﹐今年以來國債價值縮水了大約20%。難怪這些人會感覺心頭火起。

你很少聽到這些人哀嘆自身命運。這是為什麼我會被《華爾街日報》上週一篇文章打動的原因﹔在那篇文章中﹐幾位投資者坦率地承認他們無法驅散股市暴跌的痛苦﹐因此在3月份股市觸底或接近觸底的時候撤資離市了。我欣賞他們的坦率﹐我肯定很多人或多或少地和他們有同樣的感觸。

你沒有必要因為市場走勢和自己所預料的相反﹐而羞愧自己的決策。沒有人永遠正確﹐也沒有辦法預測股市走勢﹐這正是我堅決回避此類預測的原因所在。但這些是重要的經驗心得﹐應能幫助投資者避免讓情緒干擾理性投資。

在我的經驗中﹐基於情緒的投資決策﹐無論當時讓人多滿意﹐但最後幾乎總是錯誤的。隨著股市繼續走高﹐貪婪正在不斷上升成為主導情緒﹐它和恐懼一樣有害。很多人問我現在買股票是不是太遲了﹐他們顯然想得到否定的回答。至少他們還問了﹐這表明他們還有所謹慎﹐希望三思而後行。其他人則是先買了再說﹐以後再考慮。

這就是為什麼我相信嚴守規則的體系極其有助於將情緒與理智區分開來。資產配置模型就有這個功能﹐此外它們還能提供對人有益的投資多樣性。如果你按一項資產配置計劃行事﹐那麼最近這輪股市上揚應該已經推高了你股票投資的價值﹐而國債價格的低迷則拉低了國債投資的價值。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如果你繼續持有3月份時持有的那些股票﹐股票投資在你投資組合中所佔的比例就會超過資產配置計劃的允許值。要讓各類投資恢復平衡﹐你現在就必須賣出而不是買進股票。

同樣道理﹐如果美國國債不是你投資組合的一部分﹐你現在就應當買入而不是賣出國債。從通常的情況來看﹐這一簡單的操作表明理性決策通常與投資者從自身情緒出發所做出的決策相反。

這並不意味著投資者不能在眼下這樣的時機買入股票。上週我曾撰文寫到Buckle連鎖運營商﹐此後我就買入了該股股票。為了有資金買進這支股票﹐我賣出了手頭的一家投資日常消費類股的交易所買賣基金(ETF)的股票。在增加了一只非必需消費股票﹐賣出了一只日常消費股票後﹐我的整體市場敞口保持著一致。隨著經濟逐漸顯現好轉跡象﹐我計劃逐步離開日常消費和醫療類股等抗跌頭寸﹐轉向更多以增長為導向的頭寸。

與此同時﹐我仍然持有著4月份拋售股票所套現的資金。事後來看﹐那次拋售的決定是不成熟的﹐但我對此仍然不後悔。正如我多次說過的﹐沒人可以準確判斷市場時機﹐我並沒有急著將這筆資金重新投回股市。

上週股市走低提醒了我們﹐即便牛市也會遭受下挫。市場最終會下挫10%﹐這將促使我向股市投入更多資金。毫無疑問﹐到那個時候﹐恐懼會再次證明自己的存在。

James B. Stewart

5月 18, 2009

無題

盡日尋春不見春,芒鞋踏遍隴頭雲。
歸來笑拈梅花嗅,春在枝頭已十分。

5月 13, 2009

天賦在於練習, 成就在於時機

一篇幾有趣的文章, 想在任何一個領域成為頂級專家, 必須花超過1萬小時. 大部份公認的天才只是比普通人勤奮. 1萬小時, 等於每日練習8小時要用3年半, 每日4小時, 就要7年的時間才足夠. 如果每日2小時就要14年才可以成功..............................

另外時機也很重要, 要出世及時, 不能太早太遲, 最好能在青少年時通過大量的練習成為某方面的準專家...........

PS:怪不得自己仍是失敗者, 花得時間太少啦........
-------------------------------------------------------------------------------------------------
 瑪律科姆•格拉德威爾

  一

  密歇根大學在1971年成立了它嶄新的電腦中心。它位於安阿伯市的畢爾大道,外牆用淺褐色磚砌成,正前方是深色玻璃。密歇根大學體型龐大的電腦矗立在一個寬闊的白色房間內,擺在中間地帶。一名教職員工回憶說,它看起來就像電影《2001太空漫遊》的最後一幕。旁邊是數十個鍵盤穿孔機(注:最早的電腦輸入裝置,依靠在紙上打孔來向電腦發出指令),那是當時的電腦終端。

  這就是1971年的科技狀況。

  密歇根大學擁有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電腦科技專案之一。在電腦中心的歷史上,成千上萬名學生進入過那個白色房間,其中最著名的一位,是一個名叫比爾•喬伊的靦腆的年輕人。

  喬伊在電腦中心成立的那年進入密歇根大學。他16歲,又高又瘦,頭髮亂得像拖布。在他畢業的北法明頓高中,他被評選為“最好學的學生”。他說,這意味著他“絕不平凡”。他曾認為自己會成為一個生物學家或者數學家。但是大一的末期,他完全被電腦中心給吸引住了。

  從那時起,電腦中心就是他的全部生活。只要可能,他無時無刻不在程式設計。他從一位元電腦科技教授那兒得到了一份工作,這樣他整個夏天都可以泡在電腦上。1975年,他進入了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他在那裡更深地捲入了電腦軟體世界。在博士論文答辯時,他僅憑心算完成了一段複雜的程式設計。後來他的一個仰慕者寫道:“他的導師們大為震驚。隨後其中一個人將這段經歷同 ‘耶穌折服了他的長者’相比。”

  在同一小群程式師的協同工作中,喬伊選擇了重寫UNIX的任務。UNIX是AT&T公司為大型主機寫的一個軟體。喬伊的版本非常優秀。它成為全球成千上萬台電腦使用的作業系統,直到今天仍然是。實際上不僅如此,你知道是誰寫了那些能讓你接入英特網的軟體中的大部分嗎?還是比爾•喬伊。

  從伯克利畢業之後,比爾•喬伊參與創辦了矽谷的太陽微系統公司——它是電腦革命中的重量級玩家之一。在太陽微系統,他重寫了另外一種電腦語言Java。他的傳奇繼續延續。矽谷中人談論起比爾•喬伊時的敬畏,就好像他們談起微軟的比爾•蓋茨那樣。有時,他被稱為互聯網時代的愛迪生。

  比爾•喬伊的天才故事已經被講述過無數遍,而道理總是同樣的:歡迎來到天才的世界!電腦程式設計並不遵循老男孩的規則——在那個世界你出人頭地僅僅因為你的錢和你的社會關係——而是一個城門洞開的領域,判斷所有參與者的標準僅僅是他們的天賦和他們取得的成績。在那裡,出類拔萃之輩勝出。很明顯,喬伊正是其中一員。

  這個版本的故事總是更容易被人接受。但事實並非如此。真相是,在這個特定領域中,那些出類拔萃者取得至高成就的故事裡,其整個過程混合了才華、機遇和反復無常的運氣。

  是否存在這種可能,特殊的時運在其他的真實世界中同樣奏效?讓我們回到比爾•喬伊的故事中去看一看。

  二

  幾乎長達一代人的時間內,世界各地的心理學家們都在熱烈地爭論著一個問題——我們中的大多數人都認為這個問題早就被解決了——是否存在天才這種東西?我們往往以為,天才加上努力等於成就。問題是,心理學家們越是深入研究聰明人的成功生涯,就會發現天才起到的作用越小,而努力起到的作用越大。

  讓我們來看看天才爭論中的案例A。它於1990年代早期,由心理學家K•安德斯•埃裡森和兩名同事在柏林精英音樂學院完成。在學院教授的幫助下,他們將學校的小提琴手們分成三組。第一組明星雲集,都是有潛力成為世界級演奏家的學生。第二組的學生僅僅是“好”。第三組學生都不像是會成為職業演奏家的,他們的更大可能是在公立學校系統中做音樂教師。所有的小提琴演奏者都被問到一個問題:從你第一次拿起提琴開始,在你的整個生涯中,你一共練習了多少小時?

  三組學生中的每個人幾乎都在同樣年齡開始拉琴:五歲左右。最初幾年,每個人練習時間大致相同,都是每週兩到三小時。但是當他們到8歲時,區別開始出現。那些如今顯示出最有前途的學生,開始練習得比其他人更多:9歲前每週6小時;12歲前每週8小時;14歲前每週16個小時;不斷累加,到了20歲時每週練習30個小時以上——這時他們滿腦子想的都是拉琴,變得更好。事實上,到20歲時,出色的演奏者都已經練習了至少1萬個小時。與之形成對比,僅僅稱得上“好”的學生,累計練習了8000個小時;未來會成為音樂老師的孩子,累計練習了4000個小時。

  然後,埃裡森和他的同事們比較了業餘鋼琴家和職業鋼琴家。同樣的規則中,童年時期,業餘鋼琴家每週彈琴從未超過3小時,到20歲時他們的累計練習時間是2000小時。相反,職業鋼琴家穩步地提升每年的練琴時間,到了20歲時,和小提琴演奏者們一樣,他們累計練習已經超過1萬個小時。

  埃裡森的研究中最讓人震驚的是,他和同事沒有發現任何“天賦”的影蹤,比如當同齡人都在苦哈哈地練琴時,某個音樂家已能毫不費力達到很高水準。他們在被圈定的那些研究物件中也沒有發現“笨伯”,比如某個人比所有其他人都更努力,但卻因為缺乏某種東西,不能打破向上的天花板。他們的研究揭示出:一旦一名音樂家擁有足夠能力進入最高級別的音樂學校,將一名演奏者和另一名演奏者區分開來的,就是他或者她的努力程度。事實正是如此,而且更甚——那些最頂尖的音樂家,不僅僅是比其他人要努力或者非常努力,他們非常非常努力。

  要想在複雜任務上做得傑出,就必須達到一個最低練習標準。這一點在對特長和技能的研究中一次次得到證實。事實上,研究者已經得出了自己的結論,他們相信要想取得真正技能,必須達到一個神奇的數字:1萬小時。

  “從這些研究中漸漸浮現的圖景是:要想達到精通的水準,或者成為世界級水準的專家,在任何領域,1萬個小時的練習都必不可缺。”神經學家DanielLevitin寫道,“一次一次地研究,作曲家、籃球運動員、虛構作家、滑冰運動員、音樂會上的鋼琴家、圍棋選手、犯罪高手,無論你從事什麼,這個數字一次一次的出現。當然,這解釋不了為什麼某些人經過同樣的練習卻取得比他人更高的成就。但迄今為止,還沒有人發現任何世界級專家能夠用更少的練習時間取得目前的成就。似乎大腦必須用這麼長的時間,才能學會達到真正精通所需的一切知識。”

  即使對那些我們認為是神童的人也是如此。比如說莫札特,他從6歲就開始譜曲。但是,心理學家MichaelHowe在他的書 《解釋天才》中寫道:“以成熟作曲家的標準來衡量,莫札特的早期作品並不傑出。最早的一些篇章可能全由他父親寫下,也可能後來在不斷改善。莫札特童年時代的很多作曲,比如他的鋼琴與管弦樂協奏曲的前7節,很大程度上是其他作曲家作品的編排。這些協奏曲中屬於莫札特原創的,最早被公認為大師級的作品(No.9,K.271),是莫札特21歲寫就的。那時莫札特已經譜了10年曲。”

  樂評人HaroldSchonberg走得更遠。他爭辯說,莫札特事實上“大器晚成”,因為在他開始作曲超過20年後,他才寫出了自己最偉大的作品。

  棋手要想成為大師看上去也得用上十年功 (只有棋壇傳奇BobbyFischer達到這個級別耗時較少:他用了9年時間)。這差不多也是1萬個小時艱苦練習需要的年份。1萬小時是成就偉大的魔幻數字。

  缺乏1萬個小時的訓練,任何人都不可能掌握高水準競技所需的技能。即使是莫札特,歷史上最偉大的音樂神童,也不能在投入1萬小時之前達到大師水準。並不是因為你足夠好才開始接受訓練,而是訓練讓你足夠好。

  另外一件有關1萬小時的趣事是——毋庸置疑,1萬小時是個龐大的數字。它必須由你來完成,但是如果單靠你個人,尤其是當你還是個孩子時,它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你必須要有鼓勵和支持你的父母。你也不能太窮,因為如果你還得找一份兼職來養家的話,就沒有足夠時間留給你練習了。事實上,大多數人只有在他們加入一個特別訓練項目——比如曲棍球明星訓練班,或者他們得到了某種特別際遇,讓他們得到機會投入大量時間練習並樂此不疲,方可取得那些耀眼成就。

  三

  回到比爾•喬伊。1971年。這傢伙又瘦又高,一頭亂髮,只有16歲。他有數學才能。MIT、加利福尼亞理工學院和滑鐵盧大學(注:加拿大最好的大學)這樣的學校能吸引來成百上千這樣的學生。“比爾還是個孩子的時候,他就想知道一切事物的運行方式——甚至在他還不知道自己想知道之前,”他的父親威廉姆說,“當我們有答案時就告訴他,我們不知道時就塞給他一本書。”開始要申請大學時,喬伊在學術評估考試(注:美國高中生進入大學的標準入學考試)的數學部分表現完美。“一點都不難。還有足夠時間可以檢查兩遍。”他一臉誠懇。

  他的智力得用車載斗量。但這不是唯一要素,也從來不是。他成功之路的關鍵,是他走進了那棟位於畢爾大道上的褐磚建築。

  1970年代早期,在喬伊正學習程式設計的時代,電腦有幾個房間那麼大。一台電腦的價錢就要一百萬美元——那還是1970年代的一百萬美元。電腦非常罕見。即使你能找到一台,你也很難接近它;即使你接近了它,租用使用時間也會花上一大筆錢。

  此外,程式設計本身是件冗長乏味的工作。這時期程式設計得用紙板和卡片。每一行代碼都用鍵盤打孔機打在卡片上。一個複雜程式可能需要幾百張至上千張卡片,光摞起來就有老高。程式編完後,你走到主機前,把你的那摞卡片交給一名操作員。因為電腦一次只能處理一項任務,操作員需要為你的程式預約。你要等上幾個小時甚至一天才能取回你的卡片,這取決於你前面有多少人在排隊。只要你犯了一個小錯誤,哪怕是個拼寫錯誤,你就得取回那些卡片,改正錯誤,然後重新開始整個流程。

  在這種情況下,成為一個程式設計專家難上加難。二十出頭就成為程式設計專家幾乎更不可能。你在電腦室內花上的一個小時中只有幾分鐘是在真正程式設計,什麼時候你才能湊夠一萬小時?“用卡片程式設計不會教會你程式設計。它教給你的是耐心和校對。”一名從那個時期走過來的電腦科學家回憶說。

  1960年代中期,才浮現出一個解決方案。電腦的計算能力終於大到足以同時運行幾項任務。電腦科學家們意識到,如果重寫操作程式,電腦的時間就可以被共用;電腦就可以同時運行成百上千項任務。這意味著程式師不再需要手把手把卡片交給操作員。可以設置數十個終端,全都用電話線同一台主機連接,這樣大家就可以同時線上工作了。

  這裡有一段話描述分時共用的歷史意義:

  “它不只是一項革命。它簡直是天啟。忘掉操作員、堆放卡片的桌子和漫長的等待吧。有了分時共用,你可以坐在自己的電傳打字機前,輸入指令,然後得到答覆。分時共用是人機對話的:程式要求你答覆,等待你輸入答覆,然後你等著它運行,然後給你結果。都是‘有效時間’。”

  密歇根大學已經做到了這一點。它是全世界第一批完成向分時共用作業系統轉換的大學之一。1967年,這套系統的一個樣本已經建立並運作。到1970年代早期,密歇根大學已經有足夠的電腦運行能力,可以讓一百人同時在電腦中心編寫程式。“在1960年代末和1970年代初,我想再沒有像密歇根大學這樣的地方了。可能MIT、卡奈基.梅隆學院、達特茅斯學院(Dartmouth,常春藤八校之一)也有這樣的條件。但也僅止於此了。”MikeAlecander,密歇根大學電腦系統的先驅之一說道。

  這就是當比爾•喬伊1971年秋天抵達安阿伯校區時,命運伸來的橄欖枝。他在高中時期從未碰過電腦。他只是對數學和機械感興趣。但是當電腦程式吸引了他時,他發現他身處世界上非常有限的幾個能讓17歲大學生任意程式設計的地方之一。

  “你知道用卡片操作和分時共用系統操作的區別是什麼嗎?”喬伊說,“那就像是通過寫信下圍棋和面對面下圍棋的區別。”程式設計不再是一個枯燥乏味的活動。它充滿樂趣。

  “我住在北校區,電腦中心也在北校區。”喬伊繼續說,“我在那兒花了多少時間?非常多。它24小時都開著,我整夜呆在裡面,淩晨才走出去。”


  “問題是他們會給每個學生一個裡面有一些錢的帳戶,這樣你的時間很快就會用完。當你登陸時,你要輸入你想使用多長時間電腦。比如他們給你一個小時,這就是你所能使用的時間。但是有個傢伙發現,如果你輸入 ‘時間就是’,然後輸入一個字母,比如‘時間就是K’,他們就不會收你的錢。”他邊說邊因記憶而笑。“這就是那個軟體的漏洞。你輸入‘時間就是K’,然後你可以永遠坐在那兒使用電腦。”

  看一看那些垂青於比爾•喬伊的機遇吧。因為他碰巧進入一所有遠見的大學,他可以通過分時作業系統程式設計而不是卡片;因為密歇根的系統剛好有個漏洞,他可以任意使用電腦;學校願意花錢讓電腦中心24小時開著,他可以整夜泡在那裡;他能夠投入這麼多時間,重寫UNIX的機遇還剛好出現在他面前,簡直就是量身定做。比爾•喬伊很聰明,他好學若饑。這很重要。但是在他成為專家之前,有人提供了機會讓他學習成為專家。

  “在密歇根,我每天程式設計8到10個小時,”他說,“到了伯克利之後更是沒日沒夜。我家裡也有個終端。我一直在電腦上待到淩晨兩三點,看老電影、編寫程式。有時我會趴在鍵盤上睡著。”他假裝自己的頭落到鍵盤上,“你知道鍵盤最後會做何反應?它開始嘟嘟嘟地響。如是三次之後,你就知道自己該上床了。我去伯克利時相對來說還不是個高手。第二年我開始精通程式設計,那時我寫的一些程式三十年後的今天還在被應用。”他停了下,開始在腦子裡計算——對比爾•喬伊這樣的人這不用太久——1971年進密歇根大學,二年級時程式設計時間得到保證,加上暑假和接下來一年在伯克利的沒日沒夜,“可能,一共有,1萬個小時?”他最後說,“基本如此。”

  四

  1萬小時是成功的普遍定律嗎?如果仔細探究,在每個取得偉大成就者背後,我們能否發現一個類似於密歇根大學電腦中心這樣的特殊練習機會?

  讓我們再用例子來測試下。為了更簡單化,我們挑選那些盡可能熟悉的例子,比如披頭士,有史以來最著名的搖滾樂隊。

  披頭士——約翰•列儂,保羅•麥卡特尼,喬治•哈里森和林格•斯塔爾——於1964年2月來到美國,開始了後來被稱為“英國入侵”的美國音樂時期,他們發了一系列熱門專輯,改變了流行音樂風潮。

  同我們的目的相關,關於披頭士的第一個有趣問題是,當他們登陸美國時,他們已經了成立多久。列儂和麥卡特尼在1957年第一次合作,登陸美國前已經攜手7年。(順便提一下,從那時到他們取得富有爭議的偉大藝術成就——《佩珀中士的孤獨之心俱樂部樂隊》、《白色專輯》——間隔了十年。)如果你仔細審視那些年的準備期,你會發現一段非常類似於比爾•喬伊和世界級提琴家的經歷。1960年,當他們還是一個掙扎中的高中搖滾樂隊時,他們接到邀請,去德國漢堡演出。

  “那個年代,漢堡還沒有搖滾樂俱樂部。”PhilipNorman,披頭士傳記《Shout!》的作者說,“有個與眾不同的俱樂部老闆名叫布魯諾,此前是個露天遊樂場演出主持人。他想到一個主意,引入搖滾樂隊在不同的俱樂部演出。他們制定了個公式。那就是大型的不中斷演出,一小時接一小時。樂隊要不停演奏以抓住流動的人群。在美國紅燈區,你可以管它叫不間斷脫衣舞表演。”

  “許多在漢堡演出的樂隊來自利物浦,”Norman繼續說。“這是巧合。布魯諾到倫敦去找樂隊,他恰好在倫敦的蘇活區碰到一個剛巧前去倫敦的利物浦企業家。於是後者就安排送去一些樂隊。聯繫就是這樣建立起來的。漸漸,除了布魯諾,披頭士還和其他俱樂部老闆有了聯繫。他們不斷回去演出,因為他們能得到很多的酒和很多的姑娘。”

  漢堡為何如此特殊?並不是因為它付錢慷慨,或者那兒的音響效果一級棒,事實上都不是。或者那裡的觀眾特別有鑒賞力嗎?不,漢堡毫無特殊之處,除了在那兒的期間,樂隊被迫以大量時間來演出。

  約翰•列儂在樂隊解散後的一次採訪中,談到了樂隊在漢堡因陀羅脫衣舞俱樂部的演出(注:“因陀羅”是印度神話中司雷雨與戰爭的主神,被這個脫衣舞俱樂部用做自己的名字):

  “我們變得更好也更自信。如果沒有整夜的演出,我們做不到這一點。在國外演出就這點好。我們必須更努力,把我們的心和靈魂都放到音樂裡,惟有如此才能出頭。在利物浦,我們每次只需要演一個小時,我們於是只演奏我們最好的曲目,每次都是同樣的歌。而在漢堡,我們每天要演8小時,這樣我們不得不尋找新的演出方式。”

  8小時?

  PeteBest,披頭士當時的鼓手說:“每當我們演出的消息傳出,俱樂部裡就人潮洶湧。我們一周要演七個晚上。開始的時候我們不停地演到12點半俱樂部打烊。後來當我們的音樂更好時,經常要演到淩晨兩點人群才肯散去。”

  一周七天?

  1960年到1962年末,披頭士到漢堡去了五次。第一次,他們演了106晚,每晚五個小時以上。第二次,他們演出92次。第三次,他們演出48次,在臺上待了172個小時。最後兩次漢堡之行在1962年11月和12月,一共是90個小時的演出。加起來,他們在一年半的時間內演出了270晚。到他們1964年一鳴驚人時,他們大概現場演出了12000小時。你知道這個數字有多麼驚人嗎?今天的很多樂隊,整個職業生涯也沒有演出過12000小時。

  漢堡這個風格混雜的熔爐也是讓披頭士與眾不同的原因之一。“剛到那兒時,他們的舞臺演出並不精彩,但回來時已經非常棒了。”Norman說,“他們被迫學會了很多東西。在此之前他們根本沒有颱風,但當他們歸來時,他們已經跟所有人不同了。它造就了他們。”

  五

  如果我們把披頭士、比爾•喬伊和比爾•蓋茨放到一起考慮,我想我們能拼出一條更完整的成功路徑。毫無疑問,喬伊、蓋茨和披頭士都有過人天賦。列儂和麥卡特尼擁有的音樂才華百年一遇。

  但是真正讓他們與眾不同的不是他們的過人天賦,而是他們的過人機遇。非常幸運也非常隨機的,披頭士被邀請到漢堡演出。沒有漢堡這段經歷,披頭士可能會走上截然不同的道路。“我非常走運。”比爾•蓋茨在我們的採訪開始就說。這並不是說他不聰明,或者他不是一個傑出的企業家。這只意味著,他明白能夠在1968年進入湖濱公學是多麼走運,在那裡他十幾歲就接觸到了電腦。

  我們目前所知的所有出類拔萃之輩,都受益於某種非比尋常的機遇。被命運挑中,這條規則不僅僅適用于軟體巨頭、搖滾巨星和體育明星。它似乎是條普遍規則。

  讓我給大家舉一個終極例子,以此來說明那些出類拔萃者們是多麼受益於隱藏的機遇。讓我們看下有史以來最為富有的75個人的名單。每個人的身價都按照現在的美元價值計算。裡面有國王、王后和埃及法老,也有當代億萬富翁,比如沃倫•巴菲特和卡洛斯•斯利姆(墨西哥第一大移動運營商)。

  最讓人震驚的是,在所有75個名字中,有14個是出生於19世紀中葉的美國人,他們的出生時間彼此不會差過9年。思考一下這個事實——歷史學家們從埃及豔後克利奧派特拉和法老王們開始,仔細梳理每一年的人類歷史,翻遍世界的各個角落,去尋找人類巨額財富的痕跡。結果,他們找到的名單中,近20%的名字產生於同一個世紀的同一代人中。

  下面是這些美國人的排名、名字和他們出生的年份。

  1John.D.Rockefeller,1839,石油大亨,標準石油公司創始人

  2AndrewCarnegie,1835,鋼鐵大亨

  28FredrickWeyerhaeuser,1834,

  木材大亨

  33JayGould,1836,金融大亨和鐵路大亨

  34MarshallField,1834,19世紀美國最大的零售商和批發商

  35George.F.Baker,1840,與J.P.摩根同時代的銀行家

  36HettyGreen,1834,投資奇才,號稱最富有的美國女人

  44JamesG.Fair,1831,金銀礦礦主、鐵路大亨和參議員

  54HenryH.Rogers,1840,石油大亨,標準石油公司的三巨頭之一

  57J.P.Morgan,1837,金融大亨

  58OliverH.Payne,1839,煙草大亨

  62GeorgePullman,1831,鐵路大亨,發明了列車豪華車廂

  64PeterArrellBrownWidener,1834,涉足多個行業,最著名的是其對公共交通系統的投資

  65PhilipDanforthArmour,1832,實業家,肉類加工行業大亨

  到底怎麼回事兒?如果仔細思考,你就會發現答案。在1860年代和1870年代,美國經濟開始了可能是歷史上最大規模的變革:鐵路開始大規模修建,華爾街也在這一時期出現,大規模的工業製造從此開始,傳統經濟規則在這一時期正在被打碎和重構。這個名單告訴我們,在大變革發生時,你年紀多大非常重要。

  如果你在1840年代末期出生,你已經錯過了大變革,你太年輕了,不能把握住歷史機遇。如果你在1820年代出生,你又太老了,你的思維方式已經被內戰前的大眾思維方式固化了。但是歷史恰恰留出了一個特殊的、短暫的九年視窗,在這九年時間內出生的人,可以完美地看到未來帶給人類的機遇與發展潛力。上面名單上的14名男士和女士,都擁有很好的遠見和天賦。但是,他們也被給予了特殊機遇。

  社會學家懷特•米爾斯觀察研究了從1830年代開始的精英階層。他仔細查看從殖民時代到20世紀期間美國商業精英們的背景。毫不讓人驚訝,他發現他們大都出身於權貴家庭。但是有一個例外,那就是1830年代群體。這顯示了出生在那個年代你會占多大便宜。它是美國歷史上唯一的一段時期,出身于普通家庭的人能夠真正變成巨富。他寫道:“在美國歷史上,對於雄心勃勃、想要取得很高商業成就的窮男孩來說,他出生的最佳時間是1835年。”

  現在讓我們用同樣的方法來分析下比爾•喬伊和比爾•蓋茨這樣的人。

  如果你同矽谷老兵們交談,他們會告訴你,個人電腦革命史上最重要的時段是1975年1月。那時,《大眾電子》雜誌做了一期封面故事,主角是一個名叫Altair8800的特殊機器。Altair的價格是397美元。它是一個你可以自己在家裝配的新玩意兒。封面故事的大標題是:突破,全球第一台可以同商用型電腦媲美的微型電腦。

  如果1975年1月是個人電腦歷史上的破曉時分,那麼誰是近水樓臺呢?誰佔據了能夠利用這一歷史時刻的最佳位置?適用於約翰•D•洛克菲勒和安德魯•卡內基年代的規則在這裡同樣適用。

  “如果你在1975年已經年齡很大,那麼你可能已經從大學畢業,在IBM裡有了份工作。而一旦人在IBM開始了自己的職業生涯,他們就很難轉向新世界(10.92,-0.14,-1.27%)。”NathanMyhrvold說,他是名供職微軟多年的高層,“你已經有了一家生產大型主機的公司,生意價值數萬億美元,那為什麼還要琢磨微型機算計這個可憐的小傢伙呢?對於那些人來說,這就是電腦產業,它和新革命毫不相關。他們盲目地認為電腦產業的所有前景僅止與此。他們過得也還不錯。只是,對他們而言,他們已經錯過了成為億萬富翁和影響世界的機會。”

  如果1975年時你已經從學校畢業好多年,那麼你屬於舊時代。你剛剛買了房子。你結了婚。還打算要個孩子。你不想放棄你的好工作,而指望用397美元的微型電腦來養老——對你來說,這無疑是指望天上掉餡餅。因此,讓我們把所有1952年以前出生的人排除在外吧。

  與此同時,你也不應在1975年時太年輕。你要確保自己在1975年時剛剛自立。因為如果你那時候還在讀中學,顯然你無法把握住1975年的機會。因此讓我們把所有1958年以後出生的人也排除在外。能夠利用好1975年機會的最佳年齡,換句話說,是大到足夠能加入即將到來的革命,但又沒老到會錯失機遇。理想情況下,你當時應該是20歲或者21歲,也就是說,出生在1954年或者1955年左右。

  測試這個理論非常容易。比爾•蓋茨是什麼時候出生的?

  比爾•蓋茨:1955年10月28日。

  這正是完美的出生時間!蓋茨在湖濱公學最好的朋友是保羅•艾倫,他和蓋茨一起整天泡在電腦上,後來和比爾•蓋茨一起創辦了微軟。那麼保羅•艾倫是何時出生的呢?

  保羅•艾倫:1953年1月21日。

  微軟第三個最富有的人是史蒂夫•鮑爾默 。他從2000年起就開始負責公司的日常運營,被視為軟體世界最受尊敬的企業家之一。鮑爾默的出生時間呢?

  史蒂夫•鮑爾默:1956年3月24日。

  讓我們不要忽略掉那個幾乎和蓋茨一樣著名的傢伙:史蒂夫•約伯斯,蘋果公司的聯合創始人。約伯斯和蓋茨不同,他出身貧寒。他也沒有像比爾•喬伊那樣去密歇根讀大學。不過,不用研究太多他的成長經歷,就能發現他也有自己的漢堡熔爐。約伯斯在三藩市南側的加州山景市長大,那個地方正好是矽谷的中心。他的鄰居中很多人都是惠普的工程師。惠普在當時和現在都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電子產品公司之一。還是個少年時,約伯斯就整日遊蕩在山景市的跳蚤市場,那裡電子發燒友們在交換或者出售多餘的電子元件。在約伯斯成長的年紀裡,他整日呼吸的就是電子商業的空氣,他日後在商業世界統治的也正是這一領域。

  下面這段話出自 《意外成就的億萬富翁》(AccidentalMillionaire),約伯斯眾多傳記中的一本。從中我們可以看出,約伯斯的童年經歷是多麼得天獨厚。“他參加惠普科學家們舉行的夜間談話。他們談論電子科技領域的最新進展。約伯斯揪住惠普的工程師們不放,從他們那兒問到了更多資訊。打破砂鍋問到底,這後來已經成為約伯斯個性中的標誌性一面。有一次他甚至打電話給比爾•休利特,向這位惠普的聯合創始人要一些電子元件。他不僅得到了他想要的電子元件,他還得到了一份暑期工作。約伯斯在電腦裝配線上工作,電腦讓他神魂顛倒。他開始試著去做一台自己的電腦……”

  停!比爾•休利特給他電子元件?這跟比爾•蓋茨有得一比了。蓋茨在13歲時就可以無限制地使用電腦程式設計。這就好像你對時尚很感興趣,而你長大成人的過程中,你的鄰居剛好是喬治•阿瑪尼(注:著名設計師,時尚品牌阿瑪尼的創始人)。約伯斯是什麼時候出生的?

  史蒂夫•約伯斯:1955年2月24日。

  另外一名軟體革命的先驅是埃裡克•施密特。他運營著矽谷最重要的軟體公司之一Novell。2001年,施密特成為穀歌的首席執行官。出生日期?

  埃裡克•施密特:1955年4月27日。

  當然,我的意思並不是說,矽谷所有的大佬們都出生於1955年。總有例外,正好像並不是所有美國的商業巨人們都出生在1830年代中葉。只是這其中有明顯的規律,讓人震驚的是我們卻不把它當回事兒,一點也不想知道。我們假裝認為成功僅僅是個人奮鬥和個人才華的產物。但是我們知曉的從古至今的歷史中,沒有任何事情是如此簡單的。我說的這些故事講述的是,某人被給予了一個特殊機遇,他工作很努力,抓住了這個機遇;某人生逢其時,他的努力和成就能夠被社會認可,並給予回報。成功是他們成長於其中的世界的產物。

  讓我們再提一下比爾•喬伊。如果他年紀再大一些,如果他必須為接觸電腦付出艱辛勞作,他說他可能就選擇學自然科學了。電腦傳奇人物比爾•喬伊就變成生物學家比爾•喬伊了。如果他再年輕一些,他為網際網路寫支持代碼的機會就消逝了,則電腦傳奇人物比爾•喬伊還是可能會變成生物學家比爾•喬伊。比爾•喬伊是何時出生的?

  比爾•喬伊:1954年11月8日。

  從伯克利大學畢業之後,喬伊成為了太陽微系統公司的四個創始人之一。太陽微系統公司是矽谷最早成立的也是最重要的軟體公司之一。如果你還是認為過於偶然的出生時間並不重要,下面是太陽微系統其他三名創始人的出生日期:

  ScottMcNealy:1954年11月13日。

  VinodKhosla:1955年1月28日。

  AndyBechtolsheim:1955年9月30日。

5月 12, 2009

難有完美

隨著股市大升, 今年的幾次的短炒似乎都做錯了決定, 沽得太快太早了. 今年買了很多股票來短炒, 有招行, 中移動, 工行, 比亞迪, 中國動向, 不過每隻都是賺了20-30%左右就走人了. 另外有幾隻想買, 卻沒有付之實行的股票反而升了好幾倍, 眼金金得個望字, 但總算沒有虧損過一次, 也很考自己的耐性, 有時波動很大, 來不及賣貨, 要等下一波的上升, 一等就是好幾個星期. 看著別的股在不斷地升, 心裡的滋味不好受.

畢竟自己都是平凡人一個, 喜怒衰樂, 怎樣也免不了. 未來的大市不大會看, 但手上的超載的股票趁這浪都減持了, 剩下的長倉股票也懶得理了, 大升也好, 大跌也好, 都無所謂了, 但個人想大市大調整多一些^O^.

PS:近日短炒賺到錢的可以做返少少善事, 不是人人都有這麼幸運.

5月 08, 2009

吐血

早上一賣, 下午就大升, 有無咁邪丫

%^&^(&*^$E%#&^(*^#@@!$%*&^

真是時不利兮騅不逝...........

5月 04, 2009

大夢幻日

一切都係幻覺, 幻象, 看到的皆不是真的, 目前仍然是熊市, 熊市, 大熊市.......我在夢遊中...的確是夢遊中.......發夢都夢到恒指大升, 近日可能太累了, 需要休息下.

O咀, 我要O咀........走又死, 唔走又死, 今次的短炒真係難玩.......

5月 02, 2009

Vienna Teng

不錯的女歌手, 誰知道哪裡買到她的C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