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30, 2008

狼虎

遠在美國金融風暴未出現之際, 個個都說到外國銀行如狼似虎, 中國一旦開放金融市場, 國內機構會大敗而退, 將市場和優質客戶讓給外資銀行. 可惜世事如棋, 誰會想到今次的次按風暴, 正好對外國金融機構發出致命一擊. 一來資本實力失損, 二來嚴重失去客戶對其的信心, 外資銀行所謂優質服務, 原來含有極大的風險.

收購完成

招商銀行(3968.HK)及永隆銀行(96.HK)聯合公布, 招行完成以193億港元收購永隆大股東伍氏家族所持53.12%股權交易。 招行將按收購守則將向餘下永隆股份提出無條件強制性全面收購建議。 招行預期將於10月6日按每股156.5港元向餘下股份提出全面收購要約。

招行首席執行官兼行長馬蔚華將出任永隆董事長兼非執行董事; 招行副行長張光華將出任副董事長兼非執行董事; 工銀亞洲(349.HK)前首席執行官朱琦被任命為永隆行政總裁兼常務董事。 招行副行長李浩、投資銀行部總經理鄭先炳及戰略發展部總經理許世清出任非執行董事, 加盟永隆董事會。 永隆前行政總裁伍步謙將任非執行董事, 鍾子森任常務董事。 永隆銀行今日收報155.10港元, 升9.1或6.23%, 成交9.99億港元; 招行報18.22, 跌0.52或2.77%, 成交18.68億港元。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80930/LTN20080930219_C.pdf

美國救市失敗, 居然只跌了1千點不夠, 買不到15元的招行, 只好在17元買了一些. 自7月以來, 已經買了7000股了, 平均價20.1元.

大風大浪的日子, 沒有實力的投資者最好都是持現金為妙, 否則好容易被海浪捲走.

9月 27, 2008

股神巴菲特18億港元入股比亞迪10%

環保概念, 似乎老巴幾看好國內的電動汽車產業, 目前國內都幾多電動自行車, 在深圳成日見到...........呢隻野星期一會否大漲, 有興趣的又可以跟風了. 再向巴菲特借多一千萬.
--------------------------------------------------------------------------------------------------

新浪科技訊 9月27日消息,比亞迪(01211.HK)今日宣布,被投資界譽為“股神”的巴菲特旗下投資公司今日將以8港元的價格認購比亞迪2.25億股,涉資18億港元,交易完成後,巴菲特持有比亞迪10%股份。

  比亞迪27日通過國外企業通訊社對外發布消息稱,該公司27日與巴菲特的投資旗艦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旗下附屬公司MIDAMERICAN ENERGY HOLDINGS COMPANY簽署了戰略投資及股份認購協議。根據協議,MIDAMERICAN將以每股8港元的價格認購2.25億股比亞迪公司的股份,約占比亞迪本次配售後10%的股份比例,本次交易價格總金額約為18億港元。

  據悉,9月29日,MIDAMERICAN將和比亞迪公司將在香港共同召開新聞發布會,MIDAMERICAN主席David L. Sokol先生將親臨香港與比亞迪主席王傳福先生聯合主持該新聞發布會並向媒體進行詳細說明協議的內容以及本次認購的相關信息。

  比亞迪創始人、董事會主席王傳福非表示,比亞迪非常歡迎像Berkshire Hathaway和MidAmerican這樣的長期投資戰略伙伴,該投資將幫助比亞迪新能源汽車及其它環保產品在全球的推動具備戰略意義。

  巴菲特表示:“能夠作為比亞迪和中國人的合作伙伴,我們對此非常興奮,王傳福先生具備獨特的管理運營能力和優良記錄,我們盼望著和他的合作。”

  MidAmerican主席 David Sokol 先生表示:“非常高興能有機會投資像比亞迪這樣優秀的企業, 他們的產品對于環境保護作出了傑出的貢獻。比亞迪的創新技術在全球持續探討的全球氣候轉變及環保方面的課題上,均擔當重要的角色。”

  比亞迪創辦于1995年,並于2002年在香港上市,目前主要擁有IT和汽車兩大產業。比亞迪在廣東、北京、上海和西安等地區建有七大生產基地,總面積將近1000萬平方米,並在美國、歐洲、日本、韓國、印度、台灣、香港等地設有分公司或辦事處,員工總數已超過13萬人。在電動汽車領域,比亞迪具有全球領先的電池技術優勢和整車生產平台。

9月 25, 2008

孤獨的行者

約翰•聶夫被市場人士稱為低市盈率的投資者,或反向投資者,他在溫莎基金處於搖搖欲墜的情況下接手了該基金,成為該基金的基金經理,直到退休。在他執掌31年溫莎基金的過程中,總投資回報率55.46%,平均年複利回報率達到13.7%,成為與林奇齊名的投資家。

聶夫是一個價值投資者,他的投資哲學與這一流派的投資家區別不大,他選擇股票的核心原則是:低市盈率的公司+7%的增長率+合適的分紅率。

聶夫在他的開篇文章中,敘述了他投資花旗銀行的孤獨歷程。1991年,大多數投資人對花旗銀行憂心忡忡,花旗被許多不動產難題糾纏,特別是設法處理發展中國家的不動產貸款的巨額壞賬,收到媒體和投資評級機構的猛烈抨擊,花旗的PE在7-8倍之間,而溫莎基金在此之前就開始開始不斷買入,每當買入均遭遇了花旗的不斷下跌。到1991年10月,媒體仍然在發出判處花旗死亡的結論,而溫莎持有花旗的股票達到2300萬股,受益人有5億美元資產將受到威脅。聶夫的投資理念受到挑戰,但是他沒有失去信心,仍然在不斷地對花旗的經營做深入的分析,預測1991年之後花旗業績會隨著壞賬的處理開始回升。1992年,花旗盈利開始顯現,股價開始回升,溫莎的堅持獲得了豐厚的收穫。聶夫感言:

1、成功的投資不需要人氣旺盛的股票與絕對多頭市場;
2、正確判斷和堅持信念是成功的先決條件;
3、推理判斷幫助我們選出潛力股;
4、堅忍的的毅力則讓你不像其他人那樣迷失方向;

花旗的冒險故事  

  1991年5月,大部分投資者都在為花旗銀行(City Bank)憂心不已,當時不動產問題正在清理中,在清理發展中國家災難性的放款之後,花旗銀行的前景一時黯淡無光。為了應付不動產放款的呆帳以及校正龐大的壞賬問題,花旗已經提撥數十億美元,但前面還有如山般高的障礙有待克服。當時其他銀行業正從類似的問題中脫身,但關於花旗的新聞還是層出不窮,主管官員也在猛查它的帳簿。大陸銀行(Continental Bank)的幽靈在提醒投資者不要忘了,今天意氣風發的老牌銀行明天也有可能消失得無影無蹤。花旗的股價幾乎天天重挫,批評的聲浪淹沒了花旗精力充沛的董事長約翰•李德,這是他一生中最重大的一次戰役,如果處理不善的話,他必須黯然下臺。

  在溫莎基金的我們,審慎評估花旗的處境之後,認為此時正是買進的良機。

  從整個過程看,好像溫莎嫌自己所持有的花旗股票太少似的,這家銀行早在1987年就吸引了我們,因為在摩根的股價大漲之後,我們希望找到另一檔股票來取代它。花旗的股價那時是盈利的7-8倍,前董事長華爾特•芮斯頓(Walter Wriston)將花旗改頭換面,進入了短暫的全盛期,芮斯頓的努力使得花旗一年增長了15%。20世紀70年代初,花旗屬於“漂亮五十”(Nifty Fifty)的一員,是股票市場上家喻戶曉的成長股之一。花旗的成長率減緩並在投資者中失寵之後,溫莎卻大力買進。不過道路之顛簸卻是始料未及的。

  從一開始,花旗就在考驗溫莎的反向操作能力。1987年花期股價大跌,市盈率遠低於當時的一般水準。市盈率低反映投資者十分憂慮花旗對拉丁美洲國家的放款——尤其是對墨西哥的放款因油價急轉直下而惡化。股票市場只考慮到了這些卻忽略了更重要的一件事——花旗在銀行業主管機關的壓力下,不得不提撥一些準備金以防放款成為呆帳,所以,1985年和1986年花旗背負著沉重的負擔。投資者見到這些虧損不免會臉色發白,我們卻得出了截然不同的結論:花旗列示的盈利非常保守,實際上可能更高一些。

  到了1988年,花旗似乎即將對我們的這種信念給予獎賞,這家銀行的虧損創新紀錄之後一年,正邁向盈利創新高之路。然而,緊接著經濟衰退來襲,對於過度開發的商業不動產企業打擊尤重,它們破產之後,把無法履行債務的不動產貸款的爛攤子留給了銀行。銀行當時亟需補充資金,一般的做法是以一般或者更低的價格擺脫這些放款。花旗當時採取了聰明但讓人不解的做法,抱牢它的放款而非出清。

  雖然這些惱人的問題揮之不去,溫莎卻在一片哀號聲中穩定增加持股。但事情愈來愈糟,由於溫莎的持股節節攀高,我忍不住找李德談話,把心裡的想法告訴他。談話之後,我對他堅忍不拔、不眠不休的工作精神大為折服。我也很關心他的個人生活,雖然處境十分艱難,我勸他仍不要放棄打高爾夫。有一次,對著台下的投資者介紹他時,我坦承起初對李德的名字有點摸不著頭腦,由於新聞媒體的報導老是提到“焦頭爛額的約翰•李德”(beleaguered John Reed),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還以為“焦頭爛額”就是他的名字。

  總之,不管所謂的權威之士講得如何頭頭是道,1990年年初,我們買了更多的花旗集團股票。雖然不動產市場慘澹如昔,我們卻相信花旗集團在消費者心目中佔有很高的地位,終有一天會在市場上贏得認可。我們注意到,有關問題影響的主要是該行的商業不動產業務,消費業務的盈利卻大有斬獲,居於主宰地位的信用卡業務也經營得有聲有色,前董事長芮斯頓的努力——在發展中國家紮根——開始對盈利帶來貢獻。我們認為不動產會再度翻身,所以一如既往地認為這是受益人大賺一筆的好機會。1990年花旗並沒有賺到錢,原因只是該行提撥不動產相關準備金。儘管處境艱難,其他業務賺到的錢和不動產部門賠掉的錢差不多。

  但花旗再度粉碎了我們的希望。1991年溫莎投資的銀行股票中,只有花旗的盈利不如預期。所以我們做了一些似乎很有道理的事,由於我們的平均持股成本是33美元/股,而當時花旗的股價是14美元/股,因此我們買進了更多的花旗股票。1991年,股價繼續下跌,媒體一再痛責花旗。《商業週刊》(Business Week)1991年10月號一則刺眼的標題說,“花旗的噩夢愈來愈糟”。12月,《機構投資人》(Instiutional Investor)雜誌用一篇特別報導配上全頁的死魚照片,表達出華爾街的感受。不少人認為花旗即將破產,據說羅斯•裴洛(Ross Perot)正在放空花旗股票。市場上傳說的實際情況比花旗的財務報表所呈現的更糟,這引起了新聞媒體的恐慌性騷動。為了平息謠言,花旗銀行不得不公開宣佈:主管機關還沒有判它死刑。

  溫莎此時持有2,300萬股花旗,受益人的資產有5億美元身置險境。與此同時,眾議院銀行委員會主席約翰•丁格爾(John Dingle)暗示花旗可能會技術性破產,花旗一家亞洲分行遭擠兌的報導也在傳開。1991年年底,花旗股價一路下滑到8美元/股左右。

  我不能說這是叫人歡欣鼓舞的時光,但我們堅持自己的信念,我壓根沒想過在報酬率令人滿意之前賣出股票。即使在大量失血之後,我們仍然覺得這家公司的價值大致上毫髮無損。由於成本大幅下降,盈利轉好的畫面清楚地呈現在我們眼前。依我們的看法,隨著不動產問題煙消雲散,1991年之後盈利將止跌回升。我們發現花旗的處境和1987年的美國銀行(America Bank)有些相似。美國銀行後來枯木逢春,股價漲了8倍以上。

  我們忍受著槍林彈雨的襲擊,最後終於嘗到了甜美的果實,獲得了非常高的報酬。1992年年初,花旗盈利和股價都明顯回升,這一年結束之前,我們的持股已經獲得了利潤,溫莎敢於為人不敢為的做法終有所獲,值得等待那麼長的時間。

  溫莎投資花旗忽上忽下的經驗說明了很重要的一點:投資要成功,不需靠光彩奪目的股票和多頭市場,正確判斷和堅持信念是我們之所以獲勝的先決條件。利用判斷力,可以找到好機會;堅持信念,可以在別人爭先恐後往某個方向跑時毫不動搖。花旗的例子生動地證明了這一點。對我們來說,醜股票往往是美麗的,如果溫莎的投資組合看起來不錯,我們就不會花那麼多的功夫。花旗不是第一隻這種股票,當然也不會是最後一隻。

9月 22, 2008

建倉旺旺

今日旺旺受國內的毒奶粉事件, 出現了恐慌性沽售, 趁這機會買返了幾千股, 作為長線投資的組合. 這次已經是第2次建倉了, 而買入價居然比第一次的買入價更低, 股市果然永遠都有下一班車. 估值高估時不妨再等等, 不用心急.

更想不到的是即日的回報亦有15%........市況果然好瘋狂. 小心小心. 明天毒牛會跌幾多呢? 90%?

9月 21, 2008

部署

上星期採用的進攻的策略, 已經取得滿意的回報了, 令人驚嘆的回報, 相信會在這星期延續. 不過在環球經濟動盪之下, 股票仍然有相當大的沽售壓力, 為了保持還足夠的現金流, 會在未來的1-2星期內轉攻為守.

在高位減持招行, 轉為高息防守性股票, 等待下一次急挫時, 再轉守為攻. 減持之後, 仍然是組合中最大的成份股. 在大時代之中, 要實施靈活調配的策略. 但組合仍然以長期投資的目標為主. 當優質股的基本面沒有重大變化之際, 肯定會愈跌愈買, 賤賣資產不是我的作風. 眼見價值10元的優質股, 跌到5元出售, 點可以不買呢?

經濟周期的大循環, 相信沒有公司可以完全避免, 但這正是該公司的價值被低估的時候, 投資人才可以用非常合理或低估的價錢成為該公司的股東. 如以長期投資為本, 就不要被市場先生帶著走, 當然亦有少數高人, 在經濟的高峰期以察覺到危機, 沽貨離場. 不過這只是極少數人!
------------------------------------------------------------------------------------------------
投資回報的來源
  大衛•史雲生
  
  在資本市場上,投資人可以運用下列三種工具來創造投資回報:(1)資產配置(asset allocation);(2)選擇買賣時機(market timing);(3)選擇投資標的(security selection)。精確地掌握這三種管理投資組合工具的本質與力量,就能清楚地區分哪些是達成長期投資目標的重要因素,哪些是不重要的干擾因素。如果你要建立一個具有長期一致性的投資計畫,首先就要去瞭解資產配置、選擇買賣時機、選擇投資標的等三種工具的相對重要性。
  
  資產配置是長期的決策,表示投資人將一定比例的資產配置於特定種類的投資工具上。例如一個著眼於長期投資的投資者,他可能選擇將30%的資產配置在國內股票,20%放在國外股票,20%擺在不動產,15%持有通貨膨脹連動債券(inflation-indexed bonds),15%購買傳統債券。這項資產配置實際上代表著一組投資人不會輕易變動的投資目標,而投資人會根據這些目標來衡量最後的投資結果。
  
  選擇買賣時機指的是偏離長期投資目標的短期操作。投資人基於對不同資產的相對評價(valuation)採取主動式操作,主動選擇買賣時點(active market timing),藉著調整資產長期配置比重來創造短期、較佳的投資回報。例如,投資人認為股票市場目前具有投資價值,而債券市場則處於相對高位。在這種情況下,他便暫時將國內股票持有比重由30%調高為35%,同時將債券的資產配置由15%降為10%。經由加重持股、調降債券比重所產生的回報——不論盈虧——都代表主動選擇買賣時機的操作結果。
  
  選擇投資標的,指的是在不同的資產類別裡(如股票)選出標的來建立投資組合。選擇投資標的之前先要決定,是進行主動式操作(active management)還是被動式操作(passive management)。被動式操作基本上是在複製市場指數,所以沒有選股的問題,而主動式操作則必須先篩選個股。在美國股市裡,因為S&P500、S&P1500、Russell3000、Wilshire5000等指數都涵蓋廣泛的行業,可作為市場的代表,並可作為被動式操作投資人的合理績效指標。而主動式操作具有跟市場對做的味道,因為投資人會試圖加碼買進價格有吸引力的股票,並減碼價格昂貴的股票。對主動式操作的投資經理而言,他的操作績效與指標間的差異就代表他選股所創造的額外回報。
  
  資產配置是決定投資回報真正的關鍵。許多研究法人投資組合的重要報告都指出,90%的回報來自於資產配置,其餘的10%才是取決於選擇買賣時機與投資標的。而一份探討法人績效的重要報告更認為投資回報完全來自於資產配置,並且摒棄選擇買賣時機與投資標的在回報之間的相關性。總之,深思熟慮的投資人應該非常重視資產配置的決策。
  
  由於學術界都強調資產配置的重要性,部分市場人士誤以為有某些亙古不變的金融定律,形成資產配置在投資決策流程裡至高無上的主導地位,其實不然。前面提到的研究其實反映的是投資人本身的行為而非金融理論,當你瞭解資產配置在建立投資組合的力量後,你就會明白為何選擇買賣時機與選擇投資標的僅僅是配角而已。
  
  在建立一個良好的組合時要遵循下述三項投資原則:首先,長期投資人的組合應該明顯以股票投資為主。其次,細心的投資人應該將投資組合進行充分分散。最後,敏銳的投資人在建立投資組合時會同時考慮稅賦負擔問題。總之,這種主要投資股票、充分分散、並考慮稅賦的原則,已經廣泛獲得學術界與一般投資人的認同。話雖如此,在實際資產配置時卻很少有人這樣做。
  
  在多數投資人的組合裡,資產配置決策扮演真正的核心角色。因為組合裡的每類資產(如股票)通常會被廣泛地分散投資而沖淡選股的影響。投資人通常也會維持合理穩定的各類資產(股票、債券)配置,投資時機的重要性也同樣被稀釋掉一部分。如此看來,選擇買賣時機與選擇投資標的這兩項工具並不重要,僅有資產配置足堪重責大任。在瞭解資產配置對投資績效的重要性後,敏銳的投資人自然會用心來思考如何來建立周詳的資產配置。
  
  投資專家查雷•伊力斯(Charley Ellis)注意到,投資人通常不會投入大多數的時間與資源在最重要的投資決策上,相反,常常因為證券交易的誘惑與市場買賣時機的變動,使他們浪費時間與資源去攪動投資組合,這樣既糟蹋金錢又毫無效率。雖然選中熱門股或選對買賣時機,可以讓他們在人來人往的雞尾酒會上高談闊論,但是維持長期不變的投資組合,被證明對長期投資是否成功更加重要。
  
  若要制定出具體可行的投資組合目標,你必須先瞭解基本的投資原則,界定自己特定的投資目標並瞭解自己的風險承受能力。基本的投資原則可作為投資人的架構來建立可達成自己需求的投資組合,清晰表達的目標可以界定投資人渴望達成的任務,而投資人的風險偏好則切割出投資人可以從事的投資範圍。當投資人擁有上述這三項武器後,就會提高未來投資成功的概率。

9月 18, 2008

再次建倉410

感謝市場先生的愚昧, 使我今日在2.77買入數千股410, 心中始終相信潘石屹的能力在地產商中是首屈一指, 而且他經歷了很多次國內地產的牛熊市, 善於在地價低迷時入貨, 和將產品提高附加價而去銷售, 這在國內地產商中是難得的. 加重要的是目前有100多億的現金, 市值才152億, 扣除現金之後, 整間公司的資產只值49億, 這實在令人難以至信.

加上其物業位置CBD抗跌能力特別強, 我最近在深圳的CBD看了不少樓盤, 成交價仍然在每平方米2萬以上, 比周邊的樓盤明顯高很多, 更重要的是, 其於北京CBD可以銷售的商業大廈並不多, 亦利於Soho保持較高的銷價. 加上其入貨成本比其他的地產商還要低, 其銷售團體亦相當強勁, 中長線來說是穩健之選. 短期再次暴跌的空間亦不大.

仲有前門的項目還未注入Soho, 目前前門已經成為北京新的觀光點, 同北京的朋友談過, 他們都極力推薦到前門一遊, 特別是夜晚更加動人.

凱恩斯

最近在讀緊厚達數千頁的凱恩斯傳記, 點解在這段期間讀這本書, 因為凱恩斯除了是極著名的經濟學家外, 其投資本身已經是一個傳奇人物. 亦是一位親身經歷了1929大蕭條和 第1, 第2次世界大戰, 仍能在投資領域賺大錢的人. 亦是已知的首位運用集中式投資股票的人士.

今次的金融超級風暴無論如何都比不上1929年..........可惜的是, 要做到凱恩斯的境界不容易. 人總是太短視, 太執著眼前的財富.
-----------------------------------------------------------------------------------------------
凱恩斯在1938年5月8日致劍橋大學國王學院財產委員會的備忘錄的一部分,從1937年8月31日至1938年1月1日,短短4個月內,學院的股票貶值了足足20%,財務委員會的大多數成員惶惶不安,而凱恩斯卻是寵辱不驚,娓娓道來。這可能也是凱恩斯對自己的投資生涯與經驗的最好總結:

  “事實上,我從以上經歷接受的主要教訓是與我20年前開始時相信的正好相反,當時我第一次建議學院投資普通股,當時我相信可以採用當時被稱為信用週期的策略獲利,即蕭條時持有股票,繁榮時售出。我們購買了包括每一主要行業的少量熱門股票。自那時起,出現過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頻繁和劇烈的市場漲跌。我們在價格大跌時購買了一些股票,這一點相當成功,然而我們卻沒能較好地在不同的貿易週期的階段利用有規律的市場運動買賣普通股票。比如,在過去的9年中,曾有兩次,我們的這類投資在短短幾個月中總體損失了20%- 50%,而我們沒能逃避這種週期運動。事實上,我兩次都在某種程度上預見了災難,然而,這些短期的嚴重損失及沒能有效利用市場波動並沒有影響最終成功的投資效果

  “通過這些經歷,我清楚地認識到,由於各種原因進行大量投資轉移是不切實際的,而且確實不可取。那些售出過晚、購入太晚的人,反復操作會增加大量費用,並產生極易波動的投機心態。如果這種心態傳播開來,將會加劇對社會嚴重不利的市場波動。現在我認為,成功的投資取決於三個原則:

  “(1)仔細選擇幾項投資(或幾種類型的投資)。應考慮到該項投資目前的價格與幾年後可能出現的實際價格以及投資項目的內在價值,同時還要與其他可供選擇的項目進行比較。

  
“(2)長期大量持有這些股票。也許要堅持幾年並直到價值完全顯現出來,或者明顯有證據表明購買這些股票是一種錯誤。

  “(3)合理的投資組合。過於集中地持有某些品種存在各種各樣的風險,如果可能的話,應戰勝風險(例如在選擇其他有價證券時,應持有黃金股票,因為黃金股票往往與市場漲跌反向波動)。

  “用15先令的價格賣出1英鎊,同時希望用12先令6便士的價格買回的做法是錯誤的。而拒絕用15先令買1英鎊也是錯誤的,你的理由是這1英鎊不可能是真的(大量經驗表明,用15先令有時可以買到1英鎊。因為這時很多人都在等待它下跌到12先令6便士)。另外一條重要的法則是避免第二等級所謂安全投資。這樣的股票不會上漲,而且必然會下跌。這是普通投資者失敗的一個主要原因。理想的投資組合應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購買完全有把握未來能獲利的品種(它們未來的升值和貶值取決於利率);另一部分是相當看好的有價證券,它的大幅升值可以補償那些即使用世界上最高超的技巧操作也難逃厄運的相當數量的投資專案。

  “以下事例可以證明,選擇正確的股票比正確利用市場的波動在熱門股票和現金之間來換手能夠獲得更多的利潤。如果後者的目標在於(如果對大額投資負責任的話)尋找某些特殊股票,那麼應避免在跌勢上難以大批出手的品種,而且組合必須包括若干極易轉換的熱門股票以分散風險。這意味著,指數的波動可以作為與投資策略相關的實際價值運動的導向。選用的指數顯示(1月1日公佈的指數),1929年和1937年有兩個高峰,1932年或1933年和1938年有兩個低谷。英國股市從100點下跌到50點,又漲到90點,然後回落到74點;美國股市從149點下跌到46點,回升到88點,然後回落到55點。這些1月1日指數公佈的並不是絕對的高峰和低谷,但那些平均在100點賣出英國股,又在50點的價格重新投資,再以90點賣出,74點買進(同樣,美國股市在149點售出,46點買進,88點售出,55點買進)的人一定是在預測信貸運動週期方面有超人的技巧。如果他用一半資金買進英鎊證券、另一半買進美元證券的話,除去他在操作中損失5%的利率,他已經在9年內將投資價值從100提高到182。事實上,“賈斯特”的投資值在這段時期內從100提高到262,因此,升值(162%)幾乎是那個信貸週期天才盈利的兩倍。

  “市場蕭條是無法躲避的,只能靠清醒和耐心度過難關。在低谷時期,你可以尋找一些相比之下不合理下跌的證券進行投資,這樣做往往比來回進出市場更為可取。投資者的心態一定不能受股票每日價格起伏的影響,也不能因市場一時的震動失去理智。你不瞭解價格波動的幅度,正如人們普遍認為的那樣,並不意味著你的投資是安全的。目前投資農產品比投資錫礦要危險得多,而我們購買瓦拉比項目一直是比“賈斯特”的普通股風險更大、獲利更少,而且麻煩更多。

自問EQ過人, 都被今日招行插到落15.x 感到難以至信, 差的想將手上的股票賣哂, 轉入招行.....正在考慮之際, 但要趕去開會了, 沒有時間做野, 中午吃飯時, 大談今次的超級金融風暴, 有個BP說, 今日可能會是大奇蹟日, 單日轉向, 我們都說不要講笑啦, 你估仲有直通車咩, 而且A股自身難保.......結果下午在另一會議時, 朋友已經打電話來招行大反彈.......收市仲要高收.......Shit.........

另外Soho都出了業績了, 結果都好正路, 上半年入帳的只有1億, 會計帳上蝕錢好正常. 看來要買返1萬股啦, 哈哈, 實在太平, 太cheap了. 雖然潘石屹係奸左的.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80918/LTN20080918326_C.pdf

9月 17, 2008

信自己

最近自己的投資觀離群眾愈來愈遠了, 觀點的分岐愈來愈大, 連討論的意欲也愈來愈少. 每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理念, 這些都很難改變, 自己亦找到了屬於自己的投資方向.

對自己來說始終喜歡由下而上的選股方向, 以中國為中心, 而且偏向喜愛中速成長型股票, 對於周期型的股票毫無興趣. 很懷疑是否有人可以同時研究留意5,6個不同的行業, 而且同時關注不同行業的國策, 投資真的需要這麼累?

所以我喜歡找些不用成日去留意觀察的行業和優質的公司, 如銀行, 保險就屬於這一類, 日常消費股亦是, 地產亦要留心一下周期發展, 但相對來說也容易很多. 投資於這3個行業, 實在足夠了. 何必太多心呢, 不專一何來專家呢?

美國的金融風暴,是自己玩火玩上身,燒死自己,其經濟哪有這麼容易復甦, 中國的股市雖然跌到仆街, 但經濟衰極都有7-8%的增長, 最後的贏家是誰, 未來自有分曉.

我思故我在! 做人就要信自己!

9月 16, 2008

沉默是金

都係繼續聽下歌, 等待最佳的出手機會. 或許當我都認輸時, 就是港股見底時^___^.

出事了

雷曼之死, 已經令招仔損失左7千萬美金了.........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80916/LTN20080916771_C.pdf

截至本公告日本公司持有美國雷曼兄弟公司發行的債券敞口共計7,000萬美元,其中,高級債券6,000萬美元,次級債券1,000萬美元。截至目前,本公司尚未對上述債券提取減值準備;本公司將對上述債券的風險進行評估,根據審慎原則提取相應的減值準備,並根據有關規則予以披露。

9月 15, 2008

超級金融風暴

今次美國班金融精英玩財技, 累別人輸錢算是小事了, 但玩到連自己都死埋, 都算是奇聞了.
五大投資銀行, 居然死剩兩間, 真係和90年的日本有得比, 如果連大摩和高盛都死埋就好玩了.

今次的風暴會持續幾耐就沒有人知道了, 不過別人的危, 就是我的機會.

9月 11, 2008

上帝救救我

聽下有趣的歌都幾好玩架

飛流直下三千尺

不同的角度, 看到的東西絕然不同, 哈哈哈




價差交易

今日賣出部份中人壽, 買入部份招行.

9月 09, 2008

人嚇人無藥醫

自港股插破21000之後, 差的以為自己身處的香港已經變成末日的世界, 隨時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 而北美州因為次按已經快要陸沉了, 從而引發海水高漲, 七大洲都要玩完了, 史前的洪水將再次重來, 地球再一次需要大禹冶水, 方舟打救世人.

9月 08, 2008

淡馬錫38.8億入股利豐(0494.HK)

=.= 比坡佬買到平貨先, 利豐居然得不到自己本地機構的支援, 真係可悲.

利豐公布,按每股23.09元,向新加坡(新聞 - 網站 - 圖片)淡馬錫發行1.68億股新股,佔擴大後股本4.62%,集資約38.8億元。集資所得用作營運資本,包括支付收購項目。認購價較上周五(5日)收市價22.55元溢價約2.39%。

交易完成後,淡馬錫持有利豐股權將擴大至4.97%。

董事總經理馮國綸表示,引入淡馬錫成為策略投資者,有助利豐發展亞洲區業務,把握目前可能出現的收購機會。(su)

9月 03, 2008

妖妖妖

昨日先同朋友吹開水, 話1886匯源果汁不錯, 現價都可取. 不過就是同可口可樂競爭的太利害. 可樂最近隻粒粒果汁好似非常受歡迎............

今日就被可口可樂收購左了, 比我1年前的賣出價10元仲要高, 真是世事難料, 妖完再妖.

9月 02, 2008

每一次蕭條都孕育著繁榮

莫比爾斯 美國波士頓大學碩士以及麻省理工學院(MIT)的經濟與政治學博士,研究新興市場已經有三十年的經驗。1987年加入佛蘭克林鄧普頓基金集團,現負責新興市場研究與投資組合,管理佛蘭克林鄧普頓開發中國家基金、佛蘭克林鄧普頓GS新興國家基金、佛蘭克林鄧普頓GS亞洲成長基金,以及佛蘭克林鄧普頓GS拉丁美洲基金。

  1986年,當馬克•莫比爾斯(Mark Mobius)作為基金管理人首次將資金投向馬來西亞、菲律賓等國家時,“新興市場”這個詞還未出現,這些地區還被稱之為“欠發達國家”。憑藉在這些市場數十年投資的出色業績,2006年,作為一名富有冒險精神的基金經理,他與巴菲特、彼得•林奇等並列為《紐約時報》“全球十大基金經理”。

  一年365天有250天在外的莫比爾斯 在接受記者採訪前一天剛乘坐私人飛機從莫斯科飛到北京,馬不停蹄地與中國一家上市公司高管會面。用莫比爾斯的話說,所有這一切都是為了在其他投資者找到這些被低估的公司之前捷足先登。

  從香港起步

  莫比爾斯的投資經歷是從香港開始的,當他在1967年的一個夏天來到香港時,看到在這個人口稠密的小島上,狹窄的街道上擠滿了年輕人,他們手裡揮舞著毛主席的小紅寶書,振臂高呼,充滿了革命激情。

  莫比爾斯在香港斷斷續續住了近30年,香港對他的影響也是深刻的。在去香港之前,莫比爾斯從未在任何一種商品上投機過,但到香港後沒幾個月,他就開始頻繁出入銀行,與香港其他鐵杆作黃金投機生意的人一起瘋狂地買賣金條。這期間給他印象最深的一課是風險的價值——要想得到回報,就要承擔風險。當時香港的股市極不穩定,需要鋼鐵般的意志才能度過令人毛骨悚然的危險期。

  此後他創立自己的諮詢公司,開始經營企業,可能正是這段經歷,使莫比爾斯對於各行各業的企業運營都有深入的瞭解。其後,他在80年代加入了鄧普頓基金集團。

  在這數十年間,莫比爾斯經歷過泰國的大崩潰,享受過俄羅斯私有化盛宴,在中國農村坑坑窪窪的路面上騎過自行車,也曾在山路上被顛得骨頭都快散架了。“要靠自己的親身體驗”,這就是莫比爾斯投資的重要法則:實地考察,深入研究企業的每一個細節。和公司經營者握手寒暄前,他通常都會先檢視這家公司的辦公環境,從設備到裝潢,甚至到地毯是否乾淨,主管人員的衣著、言談、表情、個性等等,都會影響到最後的投資決策。而每參觀一家公司或一個國家,莫比爾斯都努力用他的全球投資經驗、對比世界上不同地區相同行業、處境相似的公司,從而得出有意義的結論。

  比如,莫比爾斯獲悉南非一家鑽石勘探公司在試驗用一種新方法開新礦,他就詢問正在西伯利亞尋找鑽石的一家加拿大公司,他們是否考慮過採用同樣的方法,如果沒有,又是為什麼。莫比爾斯說他喜歡利用同公司高管之間的溝通向他們提出一些具有普遍性的問題,以拼出一幅關於他們所處國家和地區經濟總趨勢的更為清晰的畫面。

  將情感排除在外

  在長期投資實踐中,莫比爾斯學到的重要一點是,“當經紀人在各個管道瘋狂向你推薦股票時,就要保持萬分警惕,而市場所有人都在高喊血濺街頭時,就出現了入場時機。”

  正當莫比爾斯向記者強調這一點時,他的手機恰巧收到了一條短信,莫比爾斯拿起來看了看笑著說,這就是一個經紀商發過來推薦一家波蘭的水泥公司,“市盈率只有5倍,看起來很便宜。如果換成是你,你會買嗎?”莫比爾斯反問記者,沒等記者接話,他接著介紹了他的選股理念,那就是購買在未來5年中具有良好成長潛力的公司股票,而不是機械地應用市盈率、市淨率等指標。尤其是當別人跟你說“想都不用想”、“大家都在買”諸如此類的話時,一定要提高警惕。

  莫比爾斯說,如果你將情感因素排除在方程式之外,那麼無論市場漲跌,你都能穩操勝券。

  莫比爾斯的投資一定程度上也要依靠鄧普頓在全球各地的分支機搆,但是各地的研究員似乎都有一種天然地為他們熱衷的公司吹捧的傾向。因此在聽完他們的高調和預言之後,莫比爾斯說他不得不先暫停,再長時間地觀察,從一個更冷靜、更成熟的角度來審視他們的分析。

  莫比爾斯從自己經歷出發提出兩點建議,首先要始終著眼於長期,而不是短期效益,其次要不帶成見、不帶偏見地對比全世界的公司、地區和國家。

  成長性是第一位

  記者採訪莫比爾斯之時,中國股市從6000多點跌下來,已達腰斬,但這在莫比爾斯眼裡算不上驚心動魄的,“俄羅斯股市能在一年內飆升200%,也能在一周內迅速下跌40%;在土耳其,一個月內高達50%的波動並不稀罕。”他認為,高波動性是新興市場共同的特徵,這種高波動更多地是建立在大眾心理因素之上,連成熟市場也不例外。

  莫比爾斯說,他的一位朋友在100美元時買入一隻金融股,而在一年不到的時間,這家公司面臨被收購,對方提出的收購價每股僅2美元。“你覺得這發生在成熟市場還是新興市場?”莫比爾斯問道。而事實上,這就是發生在美國的貝爾斯登事件。“但正是由於這種波動,如果能得到恰當管理,從長遠看,就能產生遠遠大於平均值的超額收益。”

  在過去20年中,莫比爾斯經歷了國際股市的八次熊市,他得出的一個經驗是,市場就是在非理性的恐懼和同樣缺乏理性的繁榮中周而復始,並且,幾乎每一次熊市持續的時間都比牛市短,熊市的下跌也遠遠不及牛市的上漲幅度。

  莫比爾斯的弟媳曾在1993年買過他管理的一隻新興市場基金,但不幸的是,她購入的時機正值新興市場異常繁榮的高點,由於墨西哥比索危機引發的新興市場1994年蕭條隨之而來,弟媳損失慘重,在莫比爾斯前往她家探望時還一度被她拒之門外,直到莫比爾斯答應給她一個補回損失的辦法——“買入更多的新興市場基金。在你手中有錢的時候,就一直是投資的最好時機。”

  “而有時候,為了打敗指數,你不得不在一段時間內承受比指數還差的表現,”這是莫比爾斯在數十年投資生涯中的深刻體會,他的一個方法是,買入股價正在下跌而不是攀升的股票。

  上個世紀90年代,鄧普頓曾啟動一隻印尼基金出售給日本投資者,當時正處於印尼股市全線下跌之前的巔峰期,莫比爾斯問日本一名基金管理人選股策略,得到的回答是“選擇正處於上升階段的股票。”莫比爾斯在印尼找不到合適標的,只能按兵不動。但是投資者坐不住了,他們委託資金就是希望能在印尼大賺一筆,“快啊,趕緊百分之百投進去!”而莫比爾斯承受住了壓力,絲毫不動。

  不久,股價開始一落千丈,投資者又坐不住了,“停止買入,趕緊拋掉。”而莫比爾斯一邊抑制住憤怒,一邊不停地告訴他們,“目前賺錢的唯一途徑是買入。”

  同樣的事情在不同市場、不同階段會輪番出現。對於A股目前的狀況,莫比爾斯毫不諱言:“A股現在是熊市,下跌預示著中國經濟將來可能放緩,同時也有市場本身的原因。目前的下跌正是向理性回歸,對手中有錢的投資者來說是件好事,因為每一次蕭條都孕育著繁榮的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