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30, 2008

或許有人想看

坦白說這兩本書含金量都不太高, 不過是免費版, 看看都無妨

我用一生去寻找:潘石屹的人生哲学
http://book.sina.com.cn/nzt/live/fin/wyysqxz/index.shtml

潘石屹:永远不做大多数(精彩章节)
http://book.sina.com.cn/nzt/1099896975_pashyiyoynbuzhdadusu/index.shtml

8月 27, 2008

安全著陸

隨著一眾中資股的恐怖業績公布, 終於令恒指的P/E水位有所下降, 抵消了本地藍籌的不利業績影響.........龍頭之一的中移動更是交出令人興奮的中報.

在不少的以內地為基地消費股身上都看到不少人仔升值帶來的匯對收益.

哈哈之前對中移動的猜測果然沒有錯, 由母公司負責3G網路, 的確是負責的上市公司.
-------------------------------------------------------------------------------------------------
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王建宙表示, 雖然市場關注內地政府的不對稱電訊政策, 但母公司承擔較落後的3G制式TD-SCDMA、上市公司為農村地區提供最基本移動服務, 加上配合國家自主創新的電訊制式政策, 相信其及母公司所承擔的社會及財務責任, 已反映不對稱政策。 王建宙指, 電訊業重組在加大行業競爭時, 亦增加發展機會, 達到三贏局面。中移動未來盈利增長動力, 除積極發展3G業務外, 增值及語音業務是未來增長點。

王建宙表示, 中移動將向母公司租用TD-SCDMA網絡設備, 營運費用將按租用實際設備的折舊比例計算, 由於上市公司及母公司的2G及3G網絡將共用核心網絡, 相信3G的實際租用費較同業低。 王建宙透露, 母公司將於明年6月推出第2階段TD-SCDMA網絡商用測試, 由覆蓋10個城市增至38個, 包括31個省會, 以及大連、寧波、廈門、深圳及秦皇島等城市, 網絡基站亦由第1階段的1.5萬個, 增至2.3萬個。母公司將會於今年10月與電訊設備商洽商訂單, 但目前難以估計具體資本預算; 母公司已基本完成第1階段的資本開支, 約為150億人民幣。

8月 26, 2008

豬肉佬的業績

今期豬肉佬份業績都好靚仔, 怪不得股價自上市自來係咁升啦 =.= 點解當年上市時大跌時自己沒有買呢........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80826/LTN20080826151_C.pdf

業績大爆發的旺旺,康師傅

旺旺的業績真係做得不錯, 在原料大幅上升之下, 都能取得令人驚訝的業績. 相比之下康師傅有些令人失望lor.

-------------------------------------------------------------------------------------

旺旺:

2008年上半年(「本期」)取得銷售總額為7.094億美元,較去年同期成長41.8%。其中米果佔32.0%,乳品及飲料佔34.4%,休閑食品佔32.8%。本公司權益持有人應佔溢利成長53.9% 達到1.290 億美元。

總銷售額成長41.8%,從2007 年上半年的5.002 億美元增加到2008 年上半年的7.094 億美元。所有產品都實現了銷售額的較高成長,其中米果與同期比銷售額大幅成長53.7%。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80826/LTN20080826388_C.pdf

康師傅:

上半年的營業額較去年同期上升36.36%至2,049百萬美元。方便麵、飲品及糕餅的營業額分別同比上升49.38%、25.19%及42.99%至982百萬美元、943百萬美元及68百萬美元。於期內,本集團的方便麵、即飲茶、包裝水及夾心餅乾持續穩居中國市場領導地位。

上半年整體毛利率同比成長0.23個百分點至32.94%,毛利額同比上升37.29%,除稅前溢利錄得230百萬美元,較去年同期上升40.85%。扣除利息、稅項、折舊及攤銷前盈利(EBITDA)較去年同期上升37.18%,達到322百萬美元;本公司股東應佔溢利上升33.18%至128百萬美元。

8月 25, 2008

中國人壽中期

中國人壽截至今年6月底半年純利人民幣158.38億元,較去年同期倒退32%,每股基本盈利人民幣0.56元,不派中期息。總保費收入及保單管理費收入人民幣792.85億元,按年增長24.4%;實現淨保費收入及保單管理費收入人民幣787.37億元,按年升24.2%。保險業務支出及其他費用合計為人民幣831.03 億元,按年增加8.04%。

期內淨投資收益人民幣253.02億元,按年增長5.1%;已實現金融資產收益淨額人民幣7.42億元,大減67.2%;金融資產公允值虧損淨額人民幣64.95億元,去年同期為收益108.42億元。總投資收益率2.31%,大減2.88個百分點,淨投資收益率2.99%,也減0.37百分點。保險給付和賠付期按年增長20.5%,至人民幣508.24億元,主因是保險業務的增長及部分產品滿期給付。遞延收益增加按年升224.7%,至人民幣144.63億元,主因是保險業務的增長,以及投資收益率下降導致的攤銷降低。截至6月底,中壽保險營銷員總數達67.6 萬人,較去年底增加3.8 萬人。

按照保監會公布的數據,中國會計准則下中國人壽2008年上半年市場份額約為42.8%,較2007年末上升了3.1個百分點。

2008年上半年,資本市場的深度下調給中國人壽的投資帶來了巨大壓力。公司表示,在市場利率上行和信貸緊縮的背景下,公司適時調整投資策略,降低股票投資比重,加大固定收益類產品的投資力度,進一步優化了投資資產組合。截至2008年6月30日,股權型投資占投資資產的比例由2007年底的22.95%降低至13.25%,債權型投資占投資資產的比例由2007年底的52.13%增加至58.59%,定期存款占投資資產的比例由2007年底的19.83%增加至20.98%。

安踏中報

粗略看了一上, 大致上表現不錯, 唯一比較擔心係發展會否過速.
另外存貨同轉率, 應收應付率同比有所下降.

• 營業額突破人民幣22億元,增長超過50.0%
• 毛利率增長5.1%至38.9%
• 息稅前利潤增長77.3%達人民幣418.6百萬元
• 淨利率上升5.7%至19.7%
• 股東應佔溢利為人民幣434.3百萬元,增長超過一倍
• 每股基本盈利上升54.5%至人民幣17.44分
• 建議股息每股港幣10分,總數為人民幣218.7百萬元股息分派及本年度中期盈利的50.4%分派
• 在過去十二個月,安踏授權零售店增加955間至5,193間
• 在過去十二個月,總店舖銷售面積上升41.6%至500,829平方米
• 在過去一年,平均店舖銷售面積由83.4平方米增長至96.4平方米
• 平均售價(按批發價)增長:鞋類產品上升7.2%至人民幣92.1元/服裝產品上升5.5%至人民幣43.8元
• 出售產品數量增長:鞋類產品上升46.3%至13.0百萬雙/服裝產品上升37.5%至21.1百萬件

8月 23, 2008

平保的中報

最近平保出了中報, 業績可以說是失敗的, 投資團隊沒能避開A股的泡沫, 銀行業務的發展更加失敗, 比國有銀行仲差, 產險基本上是零分, 壽險部份可圈可點, 續保率方面做得不錯, 但增長也是落後行業的增速. 計埋富通的收益, 這份業績................

但最大的問題不是今期的純利變化, 這只是短期現象而已, 最大的問題在於平保的金控道路發展完全錯誤, 沒有集中發展自己的優勢, 反而將在力量集中在弱勢業績. 所謂的三匹馬, 多元化只會進一步消耗他的資源.

還有平保的管理層是否當投資人已經失左億, 居然說現時資本非常充足, 沒有任何的集資需要, 如沒有需要為何要在年初提出一千多億的巨額集資, 管理層是否言而無信, 吹完水就算? 企業的執行力在哪裡? 這樣子的議而不決的管理層, 能成就偉大的公司?

8月 22, 2008

乾眼症克星EyeDefender(轉)

來源: http://blog.earlzhang.com/it/920/

上班,就是對著電腦螢幕;下班,也要用電腦。

於是乎,眼睛的健康就是大問題了。雖然也用潤潔這樣的眼藥水,但終究不是治本的好方法。

幸好,發現了EyeDefender這款軟體。

裝了這款軟體,目前設置為每45分鐘軟體自動提醒我休息2分鐘。當然,若這個軟體只有這個功能,那麼也就沒什麼值得誇耀的了——類似的軟體多的是。

難能可貴的是,在這休息的2分鐘裡面,你可以選擇自行閉目養神,也可以選擇使用EyeDefender提供的視覺訓練(visual training)。所謂視覺訓練,也就是通過在螢幕不同的位置顯示不同方向運動的圖案,來控制你的注意力運動,進而控制你的眼珠執行諸如縮放瞳孔、繞圈、上下左右移動等運動,既訓練了眼部肌肉,也增加了眨眼的次數。

電腦乾眼症為何出現?摘引這篇文章中的介紹:

電腦已成為乾眼症發病的重要原因。其原因主要是與使用電腦時眨眼次數不足密切相關。因為當人們注視螢光屏時 ,眨眼次數會在無形中減少 ,由每分鐘眨眼 20~ 25次 ,減少至 5~ 10次 ,從而減少了限內潤滑劑──淚液的分泌 ;同時眼球長時間暴露在空氣中 ,使水分蒸發過快 ,造成眼睛乾澀不適 ,長期如此就容易造成乾眼症 ,嚴重的甚至會損傷角膜。另外 ,電腦螢光屏由小螢光點組成 ,眼睛必須不斷地調整焦距,以保證視物清晰 ,時間過長 ,眼肌會過於疲勞。電腦螢光屏的電磁波、紫外線、放射線、刺眼的顏色和紅外線等也會刺激眼睛 ,引起眼睛乾澀、疲勞、重影、視力模糊甚至頭頸疼痛等毛病。

EyeDefender無疑就是以毒攻毒,利用事先設定好的程式來強制使用者增加眨眼和運動,從而起到休息鍛煉結合的功效。以筆者這兩天試用下來的結果而言,效果很顯著,疲勞程度是大大降低。推薦大家不妨一試。

http://eterlab.com/eyedefender/

8月 18, 2008

令人失望的中期業績

=.= 每股純利RMB0.9元, 增長了119%, 純利131億人民幣. 資產比年尾增長了6%, 不良借貸下降了10%, 減值準備高達200%....... 實在令人失望, 做不到每股1元人民幣.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80818/LTN20080818495_C.pdf

http://www.cninfo.com.cn/finalpage/2008-08-19/42261114.PDF

8月 17, 2008

射擊

美國個選手真係好慘, 居然又一 次在最後一槍PK左...................

8月 14, 2008

評康師傅事件

今次在網上傳到風風火火的康師傅礦泉水事件, 可惜沒有對其股價產生負面的影響, 實在令人遺憾.
記憶之中康師傅的壞消息, 到今日已經不止一單, 差不多每半年都有一次, 大多數都是競爭對手的打擊技倆.

不過總結來說, 康師傅反而愈戰愈強, 市場份額亦愈來愈大, 可見消費者對其非常之有信心, 亦沒有消費者因吃了或飲了康師傅的產品而出事.

靠造謠生事而致勝的日子已經過去了, 想勝取消費者的歡心, 最好的方法都是做好品質管理, 合乎消費者的口味.

8月 13, 2008

利豐中期業績

利豐今次的業績不過不失, 在美國經濟持續放緩的情況下, 仍錄得可觀的增長. 歐洲市場的貢獻差不多達到美國的一半了, 顯示歐洲市場的策略成功.

另一值得注意的地方是美容化妝品的擴張, 可以減低在成衣貿易上的風險, 亦反映出管理層的敏銳沒有和市場脫節, 近年很多時裝品牌紛紛擴張到美容化妝品的市場, 而當中有不少亦是利豐原有的客戶.

唯一擔心的地方是經營成本上升較快, 管理層似乎未有對應的方法去控制經營成本...............

至於全球化的問題根本不用擔心, 世界正朝著地球村的方向進軍, 這是大勢耶, 歐洲的一線時裝品牌, 都要外判的日子亦不遠.

營業額 47,393 +25%
核心經營溢利 1,532 +30%
佔營業額百分比 3.23%
公司股東應佔溢利 1,238 +18%
每股盈利-基本 36.0港仙 +17%
每股股息 24港仙 +14%
• 在市場佔有率增長下,營業額及核心經營溢利均取得強勁升幅
• 固有業務及收購增長帶動理想業績表現
• 在經濟不明朗環境下外判採購協議簽訂進展加快
• 歐美的本土發展策略進展理想
• 三年計劃目標維持不變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80813/LTN20080813197_C.pdf

第三槍

想不到業績公布前, 居然還有機會, 再次在24元左右增持招行, 有人送錢比你使, 點可以唔要呢......呵呵呵

8月 12, 2008

壯年巴菲特

選自《Value》雜誌 www.valuegood.com
2008.7月刊 投資理財 文/張志雄

壯年巴菲特
——《投資大家巴菲特》導言

(一)

一直很謙遜的巴菲特在管理資產能力方面卻當仁不讓,多次自認為是天才,如要印證的話,比較好的辦法是研究他早期管理對沖基金的生涯,即1956年至1969年的巴菲特合夥基金狀況,尤其是投資目標和方法。
我們不妨從巴菲特1959年至1969年給合夥人的信中找出些許眉目。

先談投資目標吧。
一般人(包括我)和絕大部分基金經理或所謂的投資專家都會有這樣的想法(大家不一定明說),遇到大牛市,要盡可能地賺錢,等到大熊市,最好是徹底休息,盡可能少賠錢。投資嘛,是靠天吃飯,水漲船高。

其實,這也算是有“自知自明”的表現吧。問題是,我們沒辦法預測大牛和大熊,更別提牛熊的轉換了。我們經常弄不清楚自己是處於大牛(熊)的某個階段,只能事後諸葛亮,結果,為了讓自己不錯過大牛市,要麼在熊市初期大拋股票,要麼在熊市中期大買股票。

巴菲特的投資目標與我們大多數人恰恰相反。
第一種定義更確切地說是“傳統投資”,其真正的含義是“當大多數人賺錢時,我們也賺,而且賺的程度差不多;當大多數人輸錢時,我們也輸,而且輸的程度也相當。”這和我們的理念是完全不一樣的,我們的定義是“當大多數人賺錢時,我們也賺,而且賺的程度差不多;當大多數人輸錢時,我們也輸,但是輸得少一些。”很少有投資計畫可以達到第二種定義,我們當然也不保證一定能達到這個目標,但是我們正在朝這個方向努力。(1966年7月12日)

概而言之,巴菲特的投資目標是:
在熊市中取得優秀的業績,在牛市中取得平均業績。(1960年2月20日)

換句話說,以道鐘斯指數為業績基準(20世紀70年代後的伯克夏改為標準普爾500指數),如果市場下降35%到40%,巴菲特合夥基金大約只會下降15%到20%;如果市場基本持平,巴菲特的業績大約會在10%左右;如果市場上升20%或者更多,巴菲特將盡力達到這個水準。

巴菲特假設長期而言,如果道鐘斯指數年複合收益率達到5%到7%,他的合夥基金業績達到15%到17%。
巴菲特從來對那些在牛市中洋洋得意的投資人不以為然,後來把他們比作光著屁股的裸泳者,大潮退去,定會羞愧不已。他早年對“靠天吃飯”的投資人的形容是坐在池塘裡的鴨子:

當池塘裡的水(市場)上升時,鴨子也隨之上升,當池塘裡的水下降時,鴨子也就回到原處。我認為鴨子只應因自己的行為得到讚譽或指責,而河水的上升或下降是鴨子無法控制的……河水的高度對巴菲特合夥基金的業績也非常重要,然而,我們這些鴨子有時自己也會拍打拍打翅膀的。(1964年7月8日)

不幸的是,絕大部分資產管理人(包括基金經理)都是不會拍打翅膀、坐在池塘裡的鴨子,按巴菲特的看法,他們沒資格替別人管錢,因為他們根本沒有投資能力,只靠池塘裡的水位不斷上升而賺錢。而巴菲特對自己的要求是:

我們的投資策略就是不管漲潮退潮,都要努力地向前遊。如果合夥基金只能取得像仰泳也能達到的業績,那我們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1965年1月18日)

當然,對一般投資者而言,做一隻水漲船高的鴨子也不壞,所謂的長期持有(投資)或買入持有就是這個意思。但我們沒必要把錢交給主動投資型的那些鴨子,他們以收管理費為生,狠的還要業績分成,憑什麼?2008年的巴菲特仍勸大家買管理成本低、上升型的鴨子——指數基金,就是基於這個道理。

明白了嗎?當那些基金管理人以動人的、有說服力的歷史資料來證明長期投資的收益時,你得問他們:“你如何拍打自己的翅膀,比無能的鴨子業績更好一些?”如果他講不清楚,你再問他們:“你們這兒有沒有指數基金?”與其我們把這群鴨子養得肥肥的,不如自得其樂。

那麼,巴菲特又是如何拍打翅膀,成為與眾不同的鴨子,最後成為一隻天鵝的呢?
1962年1月,巴菲特開始向合夥人系統地介紹自己的投資方法,它分三大類:

第一類投資:
“Generals”(低估類投資)
這類投資是指那些價值被低估的證券,在合夥人期間,它基本上是基金占比最大的投資。巴菲特通常會在5到6只這類證券上建立相當大的倉位(大約占合夥基金資產額的5%至10%),在其他10到15只證券上建立相對較小的倉位。

低估主要是從定量指標上來說的。這類投資缺乏市場魅力,乏人問津,通常並無因素表明其股票價格會馬上回升,它們的主要優勢是價格便宜,也就是說,其價格遠遠低於這家公司對一個私人股權投資人的價值(內在價值)。

巴菲特又補充道:
雖然定量的指數非常重要,但定性的指標同樣重要。我們喜歡優秀的管理層、不錯的行業以及過去僵化的管理層或股東中的一點‘騷動’,不過,最看重的還是價值。(1964年1月18日)

因為這些證券一定是有缺陷的,也正是由於缺乏市場魅力或是可能導致價格回升的因素遲遲不出現,巴菲特才能以相對其內在價值較低的價格買入。

投資這類證券,安全邊際最重要。通俗地說,對買入時點的選擇遠遠強於對賣出時點的選擇,只要買入是一個好價格,賣出是不是好價格並不重要,不必一直持有至“最後一段甘蔗”,冒著又被套牢的風險。

第二類投資:
“Workouts”(套利類投資)
與“Generals”不同,這類投資的價格更多取決於公司的經營管理決策而非買賣雙方的供求關係,也就是說,巴菲特可以合理地預測這類投資實現收益的時間、金額以及阻礙因素。影響投資價格的公司行為包括合併、清算、重組和分立等,巴菲特一般不借款(1967年他引用一位合夥人的評論:“對一個頭在水下的人來說,即使是五分鐘,也是非常漫長的。”),但對套利類投資使用了部分借款,上限是淨資產的25%。如果剔除杠杆所帶來的好處,這類投資的年化收益率一般在10%至20%之間。

巴菲特不會根據流言或內幕資訊採取行動,一直要等到從報紙上得知此類公開信息後才採取行動。這類投資的主要風險並不在於大盤趨勢(雖然在一定程度上也有關聯),而在於可能影響公司行為並使其無法實現的事件,這類具備殺傷力的事件包括反托拉斯或者其他的政府行為、股東反對、稅務限制等。這類投資的利潤率一般非常低,一位朋友形容這就像是別人拿走了95%,而我們在撿剩下的5%。然而,其回報可預見性較高且持有期限較短,因而,年化收益率還是相對可觀的。(1964年1月18日)

1963年1月18日,巴菲特向合夥人彙報:
從審計報告中可以發現,去年快速換手的股票總額達到340,000美元,這主要是我們在接近年末時的一些workout交易。這類交易幾乎沒有競爭對手,能在鎖定的一小段時間內創造10%(交易利潤率而非年化收益率)的利潤,還降低了基金的市場風險。

第三類投資:
“Controls”(控制類投資)
是指巴菲特要麼控制了這家公司,要麼買入了相當多的股份,從而可以影響公司的經營管理政策。一般說來,它是由Generals而來,即如果在相當長的時間內,Generals類投資的股票價格一直沒有體現其價值,巴菲特就會買入相當大的比例,最終可能會控制部分股份甚至是全部股份。

巴菲特的腦子很清楚,在Generals的投資狀態下,他是在搭公司管理層的“順風車”,只求獲利了結。但到了Controls,巴菲特在1965年1月18日便表示:
我們並不想因主動而主動,如果結果一樣,我寧願讓別人幹活。但如果主動管理能夠優化資本運用,我們絕不會站在一旁袖手旁觀。

關於Generals與Controls的關係,巴菲特說過一段很值得我們深思的話:
如果我們買入Generals的價格長期在低點徘徊,我們會考慮購入更多的股份,這樣Generals類投資就可能演變為Controls類投資。但如果Generals的價格在購入幾年內迅速攀升,我們通常會考慮在高點獲利了結,完成一次漂亮的Generals類投資。(1962年1月24日)

買股票是用來獲利的,尤其面對迅速而來的暴利,沒必要感情用事(貪婪的另一種解釋)。2006年至2007年的大牛市,人們從高喊“死了都不賣”到股票變成了“收藏品”,誤人誤己啊。

巴菲特在1965年7月9日也強調Ge-nerals和Controls投資的估值基礎不同,“對Controls類投資來說,資產價值和盈利能力是估值中最重要的考量因素,對只擁有少數股權的Generals投資而言,儘管資產價值和盈利能力也非常重要,但它們只能間接地影響公司的股票價格,短期內它們可能會也可能不會對公司股票的供求關係產生影響,供求關係的變化才直接導致股票價格的變化。一旦取得了控制權,我們就擁有了一家企業而非一檔股票,因此,從企業的角度進行估值更妥當。”不過,估值角度不同,並不能改變巴菲特實現利潤的意願。

巴菲特投資Dempster公司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Dempster是一家主營農業用具、灌溉系統、供水系統以及自來水管道的公司。1956年,巴菲特開始把它視為一項Generals投資,當時該公司股價為每股18美元,其帳面價值為每股72美元,其中,流動資產(現金、應收款項和存貨)減去全部負債後的淨值達到每股50美元。Dempster過去業績非常好,但最近幾年只能達到盈虧平衡。從定性指標看,公司所處行業競爭激烈,管理層素質一般,但從定量指標看,公司的價格遠低於其價值。巴菲特認為這類投資有七八成的可能會在一到三年內獲得可觀的收益。

不過,巴菲特的預期沒有實現。隨後五年,巴菲特不斷小批買入,自己也進入了公司董事會,管理層卻無法扭轉價格遠低於其內在價值的局面。到了1961年8月,巴菲特取得這家公司的控股權,平均買入成本為每股28美元。巴菲特先將公司的副總裁提升至總裁,仍然沒用,還好芒格在1962年4月介紹了一位專業管理人Harry Bottle出任公司主席,1963年以來,巴菲特將Dempster以每股80美元帳面淨值出售給了新東家。一般般啦,但買價便宜,巴菲特的收益還不錯。

在1965年1月18日給合夥人的信中,巴菲特又把“Generals”分成兩類,原來的(被低估的股票)稱之為“Generals-Private Owner Basis”,另一類是“Generals Relatively Undervalued”。
後者被稱為第四類投資方法,“主要包括那些相對同類質地的公司價格較低的股票。雖然按照目前的估值方法,這類投資價格被低估,但(通常由於規模較大)對私人投資者意義不大。”

巴菲特並沒有好好地對這類投資展開討論,當時他剛剛開始研究和嘗試。後來受芒格和費雪的影響,巴菲特強調要投資有品牌和護城河的好公司,它們不會像Dempster那樣容易被長期低估,十有八九倒是高估。這類股票有時僅僅只是“不貴”而已,相對低估。正如巴菲特指出的那樣,這類公司的內在價值不能和私人股本投資等量齊觀,但它們究竟溢價多少呢?巴菲特當時也在琢磨:和Generals-Private Owner或Workouts類投資相比,這類投資更容易因此陷入深淵。我相信,一旦將這種風險降至最低,該類投資的未來將非常光明。(1965年1月18日)

從巴菲特後來的實踐看,這類投資是非常成功的,如美國運通、可口可樂和華盛頓郵報等,但“傳統”的價值投資者似乎還是以巴菲特所言的前三類投資方法為主,所謂藝高人膽大吧。
我已多次提及,要用好價格買好公司的機會確實不多,應儘量努力。我們尤其不能以為是好公司就不計代價地買。牢記巴菲特的告誡吧:寄希望於最終購買者的投資肯定是項糟糕的投資(在華爾街,這被稱作博傻理論)。所謂好的投資是以低廉的價格買入,這樣即使只是以合理的價格出售,也能獲得不錯的利潤(1965年1月18日)。

(二)

巴菲特列舉的三大投資方式並不是表明盈利之道的多樣化,而是為了對沖市場風險。
在三大類中,Workouts(套利類投資)、Controls(控制類)和道鐘斯指數的表現基本無關。恰恰相反,如果持有Workouts的比重較大,巴菲特的基金在熊市中的表現會非常之好,但牛市中的表現會非常糟糕。
和市場整體走勢的聯動性很強,與道鐘斯指數的表現基本同步的投資方式是Generals(低估類投資)。巴菲特提醒合夥人注意:東西便宜並不意味著它的價格不會進一步下跌,如果市場突然下跌,這類投資通常也會和道鐘斯指數同步下跌。在類似1961年的牛市中,這類股票是我們業績表現最好的投資。同樣,當市場下挫時,這類股票也是最脆弱的。(1962年1月24日)

成長股理論的闡釋者、老費雪的兒子肯尼斯•費雪也是個很有名氣的資產管理人,他在20世紀80年代曾提出了“市銷率”這個新指標,轟動不小。2007年,小費雪在他的新著《股票投資只需知道的三個問題》中,從宏觀到微觀,否定了大量有關影響股票價格的重要因素(包括他自己發現的市銷率),最後認為中長期真正影響股票走勢的是供求關係。

小費雪從事了幾十年的資產管理工作,最終繞了一個大圈子回到了再簡單不過的“供求關係”。我們也許會忍俊不禁,但小費雪還是繼承了父親直言不諱的一面,說出了行業弄潮兒身不由己的真相。
當然,如果小費雪認可巴菲特20世紀60年代致合夥人的信,他就應該看到老前輩早已多次斷言這類Generals股票投資的價格決定因素就是供求關係。

行文至此,爭議也許會來了,至少作為價值投資者,長期決定股票價格的因素應該是其背後公司的基本面吧,對,我們早說過如果股票指數是長期向上的,長期投資基本面好的公司一定是盈利的。關鍵是你選擇的股票能否超越指數或至少與指數業績匹配。“長期”究意有多長?如果牛市長達7年甚至10年,你手中的股票成了大明星,漲了幾倍,拋不拋?拋了,你又買什麼?大牛市中的股票價格一般都不便宜啊。接著是大熊市或小熊市,你的明星股票組合跌了50%以上,拋還是不拋?你買的所謂低估股票不漲反而大跌,又如何?
還有一點很關鍵,下面我們要討論若要超越股指,集中持股是個極好的辦法。問題是,集中持股,價格波動極大,而且不排除資本金的巨大損失。

小費雪不是傻瓜,他說出了投資非套利類與控制類以外股票的市場困局,尤其是如果你是資產管理人,大部分客戶是無法接受業績上躥下跳的,結果就像我們觀察到的,絕大部分資產管理人不約而同成了池塘裡的鴨子。
巴菲特也清楚地意識到在投機大潮之下,市場受供求關係影響而沉浮,單靠Generals也無能為力:
我的導師Ben Graham過去常常說:“投機本身並不違法,也並非道德,當然也不足以致富”。去年如果一直食用投機食譜,你很容易變胖,所以我們繼續吃我們的燕麥粥。但如果人家普遍消化不良,您也不能指望我們完全沒有任何不適反應。(1968年1月24日)

有了與股市關聯度很小的Workouts和Controls,只要資產泡沫化不是過分嚴重,基金的業績狀況就會比較平穩。
1965年1月18日,巴菲特向合夥人比較了1962年至1964年Generals和Workouts的業績(見表1)

表1:1962-1964年Generals和Warkouts的業績比較

年份 Generals Workouts Dow(道鐘斯指數)
1962 -1.0% +14.6% -8.6%
1963 +20.5 +30.6 +18.4
1964 +27.8 +10.3 +16.7



表1中一目了然,1962年Workouts力挽狂瀾,為合夥基金貢獻了大部分的收益。1963年,兩類投資的表現都極好,但Workouts為合夥基金大幅跑贏指數,奠定了勝局。而1964年,Workouts類投資卻大幅拖累了合夥基金的業績。

總之,如果熊市是100%的Workout,牛市是100%的Generals,合夥基金業績將好得發瘋。但由於無法預測市場,巴菲特只能將幾類投資方法組合起來相互對沖。

我認為,我們的投資組合比市場平均組合更加保守,在市場上升時更是如此。我試圖持有部分與市場變動“絕緣”的股票,隨著市場的上揚,這部分股票的比重會進一步增大。當然,與市場的絕緣是把雙刃劍,特別是在市場這個大火爐熱氣騰騰時。環顧四周,我們會發現,即使是業餘廚師也能燒出美味可口的菜肴,而我們自己的大部分股票卻根本不在爐子上。(1961年7月22日)

了不起的是,巴菲特很早就認識到了資產管理乃至投資事業的本質,請看1966年1月20日的見解:
投資管理的一大缺點就是它不存在慣性作用,簡單地說,如果通用汽車佔據了54%的家用新車市場份額,由於客戶忠誠度、經銷商網路、生產能力、終端形象等原因,1966年它的市場份額估計差不多也是這個數字。但對投資管理業和巴菲特合夥基金來說並不是如此,每年我們都是重新出發,從零開始。所有的投資項目都是以市場價格計量,因此,1966年的合夥人,無論是新合夥人還是老合夥人都很難因我們在1964年或1965年的辛勤工作獲利。

這段話對剛入股市的新人而言,可能以為是巴菲特的自謙或是套話,但在資本市場越是呆得久,越會感歎巴菲特的悟性與表達能力。這也是資產管理人與投資人日夜焦慮之所在。

(三)

集中投資的重要性直至近幾年才廣為人知,如“凱利公式”成為人們討論的熱點,因為它是與分散投資(雞蛋不要放在同一個籃子裡)的“常識”嚴重相悖的。然而,巴菲特早在20世紀50年代末就採取了集中投資的策略,1957年,巴菲特重倉持有新澤西州的Comnonwealth Trust,占基金全部資產的百分之十幾。巴菲特保守估計公司內在價值為每股125美元左右,由於它不支付現金股利,股價只有50美元,市盈率5倍。巴菲特用了一年左右時間以每股51美元的平均成本買入這家銀行12%的股份,成為第二大股東。1958年年底,巴菲特以當時市場折扣20%即每股約80美元拋出公司的所有股票,然後買入Sanborn Map公司的股票,占合夥基金資產總額的35%。

順帶提一下巴菲特的賣出理由,除了Sanborn是一個更有吸引力的目標之外,他又指出:以每股80美元買入CommonWealth的投資者仍能在幾年後完美地退出。但對我們來說,以80美元的價格購入135美元的內在價值所享有的安全邊際,和以50美元的價格購入125美元的內在價值所享有的安全邊際是完全不同的。(1959年2月11日)

巴菲特在1965年1月18日給合夥人的信中,將大多數基金經理不能跑贏隨機選股歸因於以下五個因素:(1)集體決策。這或者有失偏頗,但如果所有相關各方都真正參與投資決策,那幾乎可以肯定,傑出的投資管理只能是鏡中月、水中花;(2)遵循公司投資政策及保持與其他大型投資機構相似的投資組合的傾向;(3)制度限制。在目前的制度下,保持“中庸”是最安全的投資之道,特立獨行的投資行為所帶來的個人利益與需要承擔的風險並不匹配;(4)堅持非理性的分散投資策略;(5)惰性。

巴菲特在(4)中採用了“非理性”的分散投資策略,這裡的“非理性”與“過度”可以互換。在同年11月份,他提醒合夥人注意基金又新加入一條投資基本原理:
我們並不像大多數投資管理機構那樣分散投資,與之相反,如果一項投資滿足以下兩個條件,我們可能將基金資產的40%投資於這一專案上:(1) 依據的事實和推理的過程正確的概率非常高;(2)因各種因素變化導致投資內在價值大幅波動的概率非常低。

1966年1月10日,巴菲特在給合夥人的信中專辟一節討論集中投資。因為這個問題十分重要,至今對大部分投資人(包括我)來說還是個難題,這兒全文引用:

我當然也希望有50個不同的投資機會,每個投資機會的年預期收益率(可能的投資結果與概率的乘積)都至少超越道鐘斯指數15個百分點。如果這50個投資機會相互之間並不相關(所謂相關是指一個投資機會的產生與另一個投資機會有關),我非常樂意在每個投資機會上平均分配資金,滿懷信心地等待合夥基金的最終投資業績超越道指15個百分點。

但事實並不如此。
我們非常努力才能發現為數不多的幾個有吸引力的投資對象,我所說的有吸引力的投資對象是指其年投資回報率至少可以超越道鐘斯指數10個百分點,這僅有的幾個投資對象的預期收益率的波幅可能相當大。我們常常思考的一個問題是:“到底要投多少錢在排名第一的投資項目(按照相對收益預期值排序)上,要投多少錢在排名第八的投資項目上?”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這兩個項目的預期收益率的差距有多大,也取決於排名第一的投資項目取得較差收益率的概率有多大。兩項投資的預期收益率可能相同,但其中一項投資的收益率估計有0.05的概率低於道鐘斯指數15個百分點,另一項投資的收益率估計只有0.01的概率低於道鐘斯指數15個百分點。前者預期收益率的較寬波動幅度降低了集中投資的可能性。

實際的投資操作並不像以上所講的如此精確,但我們的任務就是根據確定的事實,基於各種經驗進行適當的推理,最終計算出各項投資的預期收益率。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將不可避免地受到理智和感情雙重因素的影響,這才是投資管理業務的內涵。不管你有沒有意識到自己進行了上述計算,長期的投資業績將客觀地評價你的計算能力。
我確信,任何一檔基金(不管是1,000美元還是1億美元),即使只將取得良好業績作為一個次要目標,也不會考慮擁有100檔股票。加入第100檔股票不僅降低了投資組合的整體業績,而且不能有效地降低投資組合業績波動的風險。

有些投資人在審慎分析各個投資對象後仍然堅持過度分散的投資策略,我稱這種投資策略為“各來一個的諾亞投資策略(Noah School Of Investing)”,這類投資人應該去駕駛諾亞方舟而不是進行投資。諾亞這麼做遵循了生物原則,但投資人這麼做就是偏離了數學原則。

當然,其他人不理智的過度分散投資並不能證明我們集中投資的方法就是正確的,我們必須根據投資目標推敲自己的投資方法。

最佳投資對象是預期收益率和可容忍期望值誤差的最佳組合,可選擇的投資對象的範圍越廣,實際收益率和預期收益率之間的誤差會越小,當然,預期收益率也會越低。

集中投資的策略很可能導致某一年或者某幾年的業績大幅低於分散投資的業績(當我談論“業績”時,指的是相對於道鐘斯指數的業績),但它很可能在以後年度帶來豐厚的回報。我相信這個投資策略將會提高我們的長期收益率。

事實已經證明了這一點,合夥基金相對於道鐘斯指數的優勢從1958年的2.4個百分點提高至1965年的33.0個百分點。與其他投資基金相比,你會發現我們相對道鐘斯指數的波動幅度非常之大。採用分散投資的方式或許可以降低波動率,但同樣也會降低合夥基金的長期收益率。回過頭看,我認為之前要是持股更為集中就更好了。
以上就是我對新加入的基本原理的一些考慮。

此外,我再重申一次,這種投資方法在某種程度上是反傳統的(反傳統本身並不意味著對或錯——只意味著你應該獨立思考這個問題),您可能持有不同的觀點——如果確實如此,那麼,巴菲特合夥基金並不適合你。我們只在非常罕見的情況下才會將合夥基金資產的40%投入一項投資中,一旦發現這種機會,我們會毫不猶豫地這樣做。在過去九年裡,投資額占到合夥基金的25%以上的投資對象大約有5到6個,所有這幾項投資預計都能大幅超越道鐘斯指數,而且出現重大永久性本金損失的可能性非常小(這不是指短期的股票市場報價,短期的股票市場報價會發生任何事情。這也說明集中投資策略將增加各年收益波動的風險)。在進行投資選擇時,我會剔除那些可能導致投資組合整體業績低於道鐘斯指數10個百分點以上的投資對象。

目前,我們持有兩個投資額超過基金淨資產25%的投資項目——其中一項是“Control”類投資,而另一項我們永遠都不會積極參與其內部管理。需要指出的是,合夥基金1965年的業績主要來自于五項投資,這五項投資1965年的收益(其中有幾項過去也貢獻過一定的收益)從800,0000美元到3,500,000美元不等,而合夥基金1965年最小的5項“General”類投資的收益情況就非常普通。

有趣的是,關於投資管理的各種論述都回避了最佳投資分散度的計算,所有的文章都提出要“充分地”分散投資,卻從未解釋是如何得出這個結論的。按博學多才的Billy Rose的話來說,過度分散投資實質上就像“你雖然有70個後宮佳麗,可你一個也不瞭解。”

儘管我認真地讀了兩遍,也似乎明白了字面的意義,但仍無法有把握地將巴菲特有關的“數學原則”用於自己的投資實踐中。說得更明白些,我確實喜歡“集中投資”,但發現業績波動幅度之大超出自己所能承受的。我也考察過喜歡集中投資的投資家的歷史業績,如芒格等(20世紀70年代),但發現他們出現了年業績30%以上的虧損。只有巴菲特(恕我孤陋寡聞)的波幅是最小的,至少他沒出現過年業績在5%以上的虧損(應該說這些年來沒什麼虧損)。

控制不好的“集中投資”有點類似於在亂流中飛行的飛機,它比地下的火車快,可上下左右搖晃的幅度太大,讓人受不了,儘管最後安全著陸。

不過,我在上面討論三類投資方法時已提及巴菲特可以對沖市場風險,而且可以利用Workouts與Controls將集中投資與市場波動“絕緣”。如果我們能做到這一點,相信業績波動幅度會減輕(這可能也是一廂情願,誰說Workouts尤其Controls好做?)。

此外,聯繫到巴菲特在1967年10月9日給合夥人信中的有關定性與定量的關係討論,我們也能尋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對股票和投資環境的評價包括定量和定性因素,極端地看,專注於定性因素的分析師會強調“買入正確的公司(前景良好、行業景氣和管理層優秀等等)”,專注於定量因素的分析師會強調“以正確的價格買入股票”。這兩種方法結果通常都不錯。當然,一般來說,每個分析師都會在一定程度上考慮這兩方面的因素,而不會只看某方面的因素以致完全忽略另一方面,被歸於哪一類取決於他更看重哪方面的因素。

有趣的是,雖然我認為自己屬於定量分析派,但這些年來我最成功的投資決策都是在充分地考慮定性因素後作出的,這種對定性因素的判斷力,我稱之為“高概率事件洞察力(high-probability insight)”,這可是我們賺錢的秘訣。然而,正如洞察力通常是很少見的一樣,這種機會也是非常少見的,對定量因素的考量一般並不需要洞察力——這些資料本身就會狠狠敲你的頭。總之,賺大錢的投資機會通常來源於正確的定性決策,但更多確定無疑的利潤則來自於那些正確的定量決策。

所謂“賺大錢”的投資機會應該是指集中投資吧,巴菲特認為它的成功來源於被稱之為“高概率事件洞察力”的定性因素,這是天賦啊。

(四)

1969年年底巴菲特向合夥人們宣告,他退休了。
眾所周知的原因是巴菲特覺得在日益短視和投機的市場中找不到什麼重大的投資機會。巴菲特是不會對狂熱投機派妥協的,他1967年1月明言,我不會轉向那種“如果你不能打敗他們,那就加入他們”的作派,我的投資哲學是“如果你不能加入他們,那就打敗他們”。現在既然打不敗他們,不妨退出吧。
但我這次細讀這些巴菲特早年的書信,感受到了一個更真實人性的原因。
那就是個人動力,巴菲特在1967年10月9日坦承:

在合夥基金最初啟動時,我確定了投資的基調:“取得超越道鐘斯指數10個百分點的業績”。那時我還比較年輕,沒什麼錢,也更激進。即使沒有上述外部因素的影響,我認為個人環境的改變也會使降低車子的運行速度成為必要。我在生活中看到過很多類似的事情,特別是在企業經營中,在沒有必要這麼做後,仍然出於慣性保持高速運轉(甚至加快速度)。Bertrand Russell提到過兩個在一戰後住在他的莊園的立陶宛女孩的故事:雖然Russel的飯桌上食物非常豐盛,但晚上天黑以後,她們仍然會逃出去,從隔壁鄰居那裡偷一些蔬菜藏在屋子裡。Russel爵士對這兩個女孩解釋說,這樣的行為在一戰期間的立陶宛是必要的,但在英國的鄉村是不合時宜的。儘管這兩個女孩點頭表示同意,但還是繼續偷竊的行為。最後,Russel爵士只能滿足于這樣的想法——雖然她們的行為對鄰居來說非常奇怪,但實際上和老Rockfeller的行為並無差異。

簡單的自我剖析告訴我,如果不全力以赴,我將很難達到原定的投資目標,而現在全力以赴變得越來越沒有意義了。我更傾向於一個允許一些非經濟行為的投資目標,這意味著合夥基金的行為有可能超出投資領域或者合夥基金並不完全按照經濟利益最大化進行投資。典型的例子是在投資於一家收益還不錯(但並不是傑出的)我又很喜歡的“Controls”類投資時,出現了其他的預期回報率更高的投資機會。此時,雖然賣出這項投資可獲得更多的利潤,但我更喜歡繼續持有,並通過略微調整其財務戰略不斷改善其經營業績。

也就是說,我更願意投資那些合理、簡單、安全、有利可圖、令人愉悅的投資專案,這不會讓我們變得比以前更為保守,也不會降低投資下行的風險,反而會減少投資上行的可能性。

相信當時的合夥人聽得一頭霧水,有“後發優勢”的我們知道這正是20世紀70年代中期開始的伯克夏新事業。
其實,我在讀羅傑•洛文斯坦所著的《沃倫•巴菲特傳》時也多少體會到這層意思,但沒有直接閱讀巴菲特給合夥人的信來得真切。應該說,我在讀這些信的過程中,不自禁地感歎巴菲特的少年老成,要知道他1969年清盤合夥人基金時只有40歲啊,比我現在還小兩歲哩。這真是天賦啊。

在1969年最後給合夥人的結尾,巴菲特富有激情與憧憬地說:
有些合夥人問我:“你打算將來做什麼?”對此,我尚未有答案。我知道我60歲時,我追求的個人目標肯定與20歲時有所不同。投資占了我成年以後的18個春秋裡幾乎全部的時間和精力,因此,除非我現在自己把自己從投資中抽離出來,否則我想我不能在未來的歲月裡追求新的目標。

我不由笑了,你猜我笑什麼?40年過去了,巴菲特已遠遠超過60歲,他重讀這些話語,又會怎麼想?

(五)

最後感謝張芹的翻譯,她在會計師事務所從事繁忙的工作,卻一絲不苟地奉獻出了如此乾淨親切的文字,讓我們得以享受巴菲特的智慧與情感。(本文為《價值報告(二)》之《投資大家巴菲特》的導言)

部署

呵呵呵呢排的運氣似乎不錯, 在熊市之中都能賺錢生存, 準備第三次微調.........今次的選什麼目標好呢?

Soho 410

可能最近因北京奧運, 吸引了不少眼光再次關注在Soho China的身上, 當然還有在國內地產一片死水的情況下, 三里屯的熱賣新聞. 對於Soho有兩點是需要去關心的, 第1點是國內地產持續低迷, 預期在未來1-2年內難有好轉. 這最終對Soho的業績有幾大的影響呢? 第2點是對於其商業模式的爭議, 小潘潘還是喜歡用散售的方式去經營商業地產, 未來的三里屯會否又成為另一個Soho尚都呢, 慘遭失敗, 繼而影響Soho的品牌呢?

但是卻沒有人去研究, 為何Soho尚都仆街之後, 其北京公館和今次的三里屯的銷情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 北京公館是住宅或許可以忽略不計, 但三里屯又如何解釋.............

8月 10, 2008

8月 09, 2008

奧運之後...

今次個開幕禮都做得不錯, 特別是地球篇. 感覺這次奧運整個北京的配套投資非常之大, 奧運之後, 短期之內應該對北京經濟不利, 而且整個華北, 東北地區都可能受到影響, 熟悉北京的人都知道, 北京是華北, 東北的經濟中心, 不像其他分析所說, 北京佔中國的GDP一少部份.

奧運之後的投資直接減少, 這3個地區的經濟在1-2年之內都有少許影響. 但中長期的影響應該是正面的, 北京的整體配套改善不少, 對後續發展相當有利.

8月 07, 2008

久候的股息

=_=終於收到招行的股息了.....等了足足買4個月.....每股有0.31x..今年應該會有0.5x了.....但要再等多一年...

8月 02, 2008

Something else....

金融業綜合經營趨勢下 我國銀行保險的發展方向

來源: 中國經濟時報 發佈時間: 2008年07月31日 10:58 作者: 張承惠

  本文分析了我國銀行保險的發展現狀和存在問題,指出銀行與壽險公司的合作缺乏長期利益共用機制是阻礙銀行保險發展的深層次原因。在中國金融業日趨明顯的綜合經營趨勢下,銀行保險將朝著由簡單代理的初級方式轉向深層合作、由短期多頭代理轉向建立長期戰略合作夥伴關係、進一步拓展銀行產品範圍、提高銷售活動的專業化和組織化程度的方向發展。

  一、我國銀行保險的現狀與存在問題

  銀行保險一般指壽險公司利用銀行等金融機構的網路和客戶資源銷售保險產品。對於銀行來說,積極發展銀保業務不僅可以豐富銀行的服務內容,拓展銀行業務,降低銀行對利差收入的依賴性,而且可以利用保險公司的客戶,深挖保險公司擁有資源的潛力,實現資源分享;對於保險公司來說,利用銀行龐大的營業網路銷售保險產品,不僅可以降低保險公司的行銷成本,而且可以借助銀行良好的信譽和客戶資源拓展市場。正是由於銀保合作可以通過資源分享提高經營效率,實現“雙贏”,銀行保險在海外得到了迅速發展。據有關資料介紹,2000年,歐洲保險傭金占銀行總利潤的比例高達10%,2010年這一比例將達到15%,500家大銀行中接近一半擁有專門從事保險業務的附屬機構。歐洲大多數國家銀行保險的保費收入占壽險市場的比重為20%~35%,在法國、西班牙、葡萄牙等國,這一比例達到50%~70%。中國香港、新加坡等地,銀行保險占保費收入的比重也達到20%以上。

  我國自上世紀90年代中期從國外引入銀行保險銷售模式以來,銀行保險發展迅速,成為壽險公司的重要銷售管道。2003年,銀行保險占我國壽險保費收入的比重達到26%。從2004年下半年開始,銀行保險在國內的發展減緩,2005年前10個月更是進入低迷狀態。2005年末起銀行保險一改近兩年的頹勢,出現迅猛上升的勢頭。2006年一季度,銀保業務量占到壽險公司總保費收入的33.9%,中國人壽(25.47,0.14,0.55%,吧)股份公司的銀保收入同比上升了121%,占到新單保費收入的40%。銀行保險業務量的忽上忽下,表明我國銀行保險業務還不夠成熟,銀行和保險公司之間的合作基礎並不牢固。

  從保險公司角度看,隨著保險公司的增多和競爭的加劇,銀行代理管道成為稀缺資源,銀行由於其優勢地位而對合作保險公司手續費要價過高。據調查,保險公司支付給銀行的手續費大體在3%~3.5%的水準,個別管道甚至達到4%。除手續費外,保險公司還須向銀保銷售人員支付激勵費用。此外,相當數量的商業銀行會對合作保險公司提出購買基金產品等不同要求。

  從銀行角度看,各公司的銀行代理產品同質化現象嚴重,結構單一,主要產品一般為期限較短的躉繳型分紅產品,與銀行儲蓄產品相似進而構成競爭。此外,保險公司還有濫用銀行信譽之嫌。

  從消費者的角度看,銀行保險誤導銷售問題仍十分突出。銀行保險的宣傳資料往往混淆了儲蓄和保險的界限,有的銷售人員誇大宣傳銀行保險產品的收益性,以錯誤的收益率計算方法誤導分紅產品客戶。另一方面,銀行保險的售後服務也不到位。各銀行機構代理保險大多為手工操作,保單流轉緩慢,客戶從投保到拿到保單通常需要一周左右的時間。同時由於現行銀行保險合作主要集中於櫃檯銷售,其他方面的合作極少,大部分公司的查詢、契約保全、保單貸款、保單更改及理賠等服務專案,還只能在保險公司操作,從而使客戶感到十分不便。

  進一步看,銀行保險發展困難的深層次原因是,銀行與壽險公司的合作缺乏長期利益共用機制,銀行尚未將銀行保險業務納入銀行發展的整體戰略框架,保險公司也只是簡單地將銀行保險作為一種銷售方式,側重利用銀行的品牌效應而忽視了自身品牌的維護和產品創新。因此,銀保合作只能在簡單代理銷售的低水準進行。在各公司產品差別不大的情況下,對銀行代理網點資源的爭奪就成為保險公司發展銀行代理業務的重要手段,而這種爭奪又主要體現在代理手續費的競爭上。銀行保險產品銷售成本的不斷攀升縮小了保險公司的利潤空間,加大了經營風險。

  二、發展綜合經營對銀行保險業務的影響

  由於綜合經營具有節約交易成本、分散金融風險和獲得協同效應等優勢,在市場競爭日趨加劇和金融機構加速轉型的環境下,通過穩步推進綜合經營來提高我國金融業競爭力已在上下達成共識。特別是隨著我國國有商業銀行體制改革的深化和內部治理的改善,商業銀行正在重構盈利模式,將經營重點轉向理財和零售業務。在這種情況下,發展綜合經營的內在要求更加迫切。在監管部門的支持下,近來金融業綜合經營的態勢日趨明顯。

  綜合經營的實質是通過調整和改進業務結構,滿足客戶對金融服務的全方位需求,將過去需要多家金融機構才能提供的多種金融產品和金融服務集中到一家機構提供,從而使得客戶能夠得到品質和效率更高、成本費用更低的服務。換言之,就是要使客戶能從一個視窗購買更多的商品。因為研究表明,客戶從同一個金融機構購買的商品種類越多,他離開這家機構轉買別家金融商品的幾率也就越低。

  對於金融機構來說,推進綜合經營活動,不僅要加強與其他金融行業的業務與經濟聯繫,更要調整金融機構的內部構造,改進運行機制,以適應經營方式的變動和有效控制風險。從目前金融機構的情況看,已經出現了以下一些調整動向:

  一是從戰略的高度出發統籌規劃各類業務,重估不同業務的價值,調整業務發展方向和發展重點。同時整合、重組內部組織機構與管理流程,提高資訊處理能力和綜合管理能力,全面提高人力資源、業務流程、客戶服務、風險管控、定價與成本等方面的管理水準。

  二是改進行銷模式,使行銷組織由分散向高度統一轉變,行銷管道由簡單的客戶經理服務向一攬子綜合金融服務轉變,行銷方式由僅依靠自身管道向各類金融機構聯動、多管道銷售轉變。

三是積極開發多樣性產品,將多種產品和服務集成組裝成多種“產品套餐”,以滿足不同客戶的需求。

  四是改進技術系統,依託電腦和網路系統的強大功能,實現資料大集中和資訊處理的高效化,以迅速感知客戶需求,開發新產品、新服務,搶佔市場和培養新客戶群。

  在上述調整的過程中,無論對銀行還是保險公司來說,銀行保險的地位和作用都將發生變化。過去銀行保險對銀行只是一項簡單的代理業務,其手續費收入只是銀行利潤的一個管道。今後銀行會越來越重視銀行保險對銀行自身發展的作用,將之納入銀行整體發展戰略格局,整合於銀行的銷售模式之中。過去銀行保險對壽險公司只是銷售產品、拓展市場的一個手段,未來保險公司將更加注重銀行保險的產品開發和配套服務,借助銀行巨大的客戶資源,細分市場和尋找潛在客戶,設計有特色的、對應于不同客戶需求的產品,逐步擺脫低水準價格競爭模式。更加注重通過發展銀行保險,降低對傳統代理人的依賴程度。更加注重與銀行實現資訊、網路等各項資源的共用,降低經營成本。

  具體來看,今後銀行保險將朝著以下幾個方向發展。

  一銀保合作將由簡單代理的初級方式轉向深層合作

  實踐表明,簡單的代理銷售模式使得雙方缺乏長期的共同利益機制,難以建立穩固的合作關係,並成為保險公司之間過度競爭的誘因。隨著我國金融控股公司的發展,出於控股關係的銀保聯盟將產生和增加。銀保之間的合作將由櫃檯銷售深入到售後服務、配套服務、資料資源分享等多個方面,根據產品的特性和目標客戶群的特點,選擇適合的銷售方式。通過深層合作,不僅使合作雙方的金融服務多元化、差異化、綜合化,還要通過融資、資金匯劃、聯合發信用卡等業務的合作,進一步挖掘客戶潛力,深入瞭解客戶需求,拓展雙方的業務空間和利潤空間。

  二銀行銷售銀保產品的模式可能發生變化

  過去一家銀行往往同時代理銷售多家保險公司產品,人們常常可以看到在一個銀行網點中多家保險公司行銷員爭奪客戶甚至互相詆毀,使得客戶無所適從,損害了銀行和保險的信譽。隨著金融控股集團的發展,今後部分銀行可能會從集團的整體利益出發,對關聯保險公司的產品實行專營。即便是繼續採取銷售協定模式的銀保合作,也有一部分會建立起排他性的長期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目前在有的地區,已經出現了網點與保險公司建立“一對一”關係的情況。此外,過去10年中銀行保險業務主要在五行一郵四大國有商業銀行、交行、郵政儲蓄中展開,因為與其他類型的商業銀行相比,五行一郵具有無以比擬的網點優勢。但是近年來股份制等商業銀行發展迅速,尤其在高端客戶的理財業務方面已經佔有競爭優勢。同時由於網路技術和無線技術的發展,國外電話銷售和網路銷售正在成為銀行的主流管道,網點的重要性隨之降低,因此保險公司與股份制等其他類型商業銀行之間的銀行合作也會逐步得到發展。

  三銀行保險產品範圍進一步拓展

  如前所述,目前銀行保險的產品主要是短期躉繳型分紅產品,險種單一、雷同且與銀行儲蓄產品相似,不僅對銀行自身業務發展幾乎毫無幫助,反而在某種程度上構成競爭關係,形成銀行產品與保險產品“兩張皮”現象。下一步銀行保險產品開發的核心將集中於兩個方面:

  一是開發銀行主業關聯業務產品,例如辦理住房貸款時提供房屋保險、辦理中小企業貸款時提供業主壽險、辦理消費貸款提供信用保險、辦理汽車貸款時提供汽車保險、辦理匯兌業務時提供旅行或運輸保險等。這類業務是銀行自身業務的延伸,客戶也存在實際需求,產品開發和行銷的難度都不大。

  二是開發全方位服務類產品,使保險產品與銀行產品相融合,為客戶提供更好的個人財富管理服務。為達此目標,通常銀行與保險公司之間需要共用客戶資料,共同進行新產品開發,甚至建立共同的產品庫。

  四銷售活動向專業化、組織化方向發展

  現有銀行保險銷售網站一般採用兩種銷售模式,一是協管員模式,二是客戶經理模式。兩種模式的區別在於:前者類似個人行銷員,覆蓋網點少,實行低底薪業務提成制;後者為保險公司正式員工,覆蓋網點多,主要負責培訓銀行網點的櫃面人員,實行高底薪提成制。從實際情況看,無論是銀行員工還是保險行銷員,都存在缺乏專門培訓和相關資質認證問題。在高額手續費的利益驅動下,往往出現誤導銷售的行為,直接影響到保險公司的聲譽,並帶來很高的契撤率。因此,銷售隊伍的專業化勢在必行。今後一些大中型壽險公司會通過加強培訓力度、增員篩選、跟蹤督導等措施,提升行銷隊伍的素質和專業化水準。

  國際經驗表明,銀行保險的手續費收入可占到銀行利潤的10%以上,保費收入可占到保險公司全部保費收入的 20%以上。對於如此重要的一項業務,理應提高其組織化和集約化程度。目前有的保險集團公司已在開始考慮整合銷售力量,搭建統一銷售平臺的問題。有的銀行和保險公司則加快了銀行保險業務電子化建設,通過開發適合銀行的業務處理系統、銀行與保險公司聯網等措施,提高業務處理能力,解決保單流轉緩慢、售後服務不佳、潛在風險較大等問題。可以預料,未來銀行保險銷售隊伍的專業化、銷售活動的組織化將成為業內一個普遍的發展趨勢。